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三章:能动手的绝不吵吵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600 2020-08-21 21:00:00

  沐梓柠前世混迹江湖多年,能做到黑帮老大的位置可不是靠吵架得来的,她最爱的三件事,吃饭、睡觉、打架。。。

  最讨厌的事,与人争长论短、斤斤计较。。。

  有那个时间打一架不好吗?

  “沐大将军只怕恨死你了吧?王公大臣们看在眼里,天下百姓看在眼里,这一次只怕是由不得你了。

  我若是你就识相地自己找根白绫吊死算了,至少留点体面。。。”

  周贵妃眼睛落在自己葱根一般的纤纤玉指上,翻来覆去地看,嘴里说得唾沫横飞,神色间不乏神气十足,是胜利者的姿态。

  沐梓柠额头的青筋跳了又跳,终于忍无可忍。

  “你看看本宫我。。。”

  “废话太他妈多了。”沐梓柠回手一拳,朝周贵妃砸去。

  周贵妃的话没说完,下巴就挨了一记铁拳,身体往后横飞而去。

  沐梓柠深知拳头该往哪儿出,打人的时候,下颌前部,是最好的落拳位置。

  这样上下牙齿碰撞,急速撞击头盖骨内侧,会造成人短暂的眩晕,不容易还手。

  当然沐梓柠还是有分寸的,通常这个时候会补上一记后踢腿,但是她忍住了这个惯性动作,而且下手的时候也比平时轻了几分。

  毕竟对方是女人嘛,女人是需要被呵护的。

  周贵妃被这一记飞来横拳砸飞出去,后背撞在院子里一颗梨花树。

  “咚”的一声,她的眼前一片漆黑。

  昨天夜里下了一夜的雨,还没干透,梨树被她这么一撞,雨水和着树叶“哗啦啦”砸在她的头上。

  她昨天守着陛下龙榻哭了半夜,今天又一早费了大心思画的高贵且看不出大的出来的心机妆容,这下全毁了。

  “啊。。。”

  一声尖叫石破天惊。

  周贵妃待眼前的金星散去,颤抖的手指指着沐梓柠。

  “你。。。你。。。你。。。你竟然敢。。。”

  “为什么不敢?又不是没有那个实力。”沐梓柠揉着自己的拳头道。

  周贵妃气得浑身发抖,看了一眼跟在身边的人,“你们都是死的吗?给我上啊。”

  “是。。。是。。。”

  小太监也是这时候才从惊讶中反映过来,撸着袖子便要来捉沐梓柠。

  沐梓柠岂能怕他们?一个扫堂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地放倒了几个小太监。

  然后一个箭步向前,直接摁住了梨树下周贵妃的脖子。

  “你想干什么?以下犯上?对皇后不敬?”沐梓柠盯着她的眼睛道。

  “呵,你算哪门子皇后?所有人都等着你死呢,你哪来的勇气摆皇后的款儿?”

  在周贵妃的眼里,眼前的这个人一直都很废物,别说皇后了,下人都比她强点儿。

  “哦,有道理。”沐梓柠点头,然后抬脚朝着周贵妃的小腿骨就是一脚。

  “啊。。。”

  那是块硬骨头啊,周贵妃疼疯了,捂着小腿,眼睛里呲着火花,“你竟然还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反正你也说了,我是将死之人,早死晚死都得死,你不一样,你还有个儿子,还有未来,我什么都可以得豁出去,反倒是你,你敢吗?”

  周贵妃忽然一下惊醒了,沐梓柠为何会死,别人不知道,她还不知道吗?

  昨天晚上她就已经得到线报,一个是尽添麻烦的活人,一个是可以带来荣誉的死人,沐家人会怎么选?

  沐家人能动一次手,难道不会动第二次?

  而且现在沐梓柠殉葬的名声已经传出去了,她死也得死,不死也得死,满朝文武、天下百姓都看着呢。

  她又何必跟一个死人计较呢?

  她的形象一直维持得很好,现在传出去一个以下犯上岂不是得不偿失?

  把这一切想通了之后,周贵妃打碎了牙齿和血吞,恶狠狠道,“你跟我等着。”

  一般到了放狠话环节,都是架打输了的人的最后尊严,沐梓柠看破不说破。

  “我们走。”周贵妃对着手下的人喊了一声,自己先拖着那条伤腿,一瘸一拐地往外去。

  “你们都是瞎子啊?没看到本宫现在不方便吗?都没个人来扶一下本宫的吗?”

  宫女们这才从懵逼状态清醒过来,战战兢兢上前扶她。

  “怎么养了一群你们这样的废物?”周贵妃边走边骂。

  周贵妃的心态爆炸了啊,她忽然有些不明白了,她的这一趟是干什么来的?

  “本宫倒要看看,接下来,你该怎么办?”临走时,她站在门前,冷冷地说了一句。

  就当是被狗咬了,反正,她才是笑到最后的人,她这般安慰自己。

  “你到底走不走?”沐梓柠挥着拳头朝她晃了晃。

  周贵妃吓了一跳,赶紧扭动着伤痛的腿,撅着屁股快速离开。

  “呼。。。”沐梓柠看着周贵妃走了才长长松了一口气,是吼,接下来,她该怎么办?

  她捋了捋现在的处境,现在呢,她是个被关了六年存在感极低有她跟没她没什么差别的皇后。

  六年没人记得她,然后皇帝一死,她爹马上就记起来了,啊呀,我还有一个女儿在当皇后。得赶紧把她弄死了,这样我们家少很多麻烦不说,还能多很多荣耀。

  于是她死了,她一死,很多人都高兴了。

  周贵妃高兴、她爹高兴、李景安高兴,文武百官把她塑造成典型,吃瓜百姓对她歌功颂德,从前声名狼藉的她一下成了忠贞烈女。

  但是大家还没来得及夸上她两句,她活过来了。

  这特么谁愿意啊?她爹不干,周贵妃不干,王公大臣不干,吃瓜百姓更不愿意了。

  所以她活过来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又得在大家的殷切期盼下再“自杀”一次。

  “唉,难哟。”沐梓柠幽怨地叹口气,这SSS级难度的开局,她得想个什么办法才好呢?

  “可真是倒霉,跟了这么个主子,一天福都没享到,现在她要死了,还得跟着她受苦。”

  下人房间内,丫鬟芷心正在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气鼓鼓道。

  “算了,算了,虽是如此,皇后娘娘对咱们还是不错的,这本就是下人的命,娘娘现在正是难过的时候,咱们应该陪着她才是。”

  说这个话的是另一个下人白蕊,说来可笑,沐梓柠身为皇后,这六年间只有这两个丫头伺候。

  “不错?呵。”芷心将包袱往背上一背,冷笑一声。

  “咱们守着这椒房殿有什么?处处挨别人排挤,挂着皇后的头衔,连饭也吃不饱,去年冬天因为没碳,我脚趾头都生了好几个冻疮。

  她对我们好?她当然得对我们好,整个宫里除了我们谁还能搭理她?”

  “嘘。。。嘘。。。”白蕊赶紧把芷心拉住,“你小声一点,可别叫娘娘听见了。”

  “她听见了又怎么样?”芷辛冲着窗外吼道,像是特地说给别人听的。

  “以前你说,咱们好歹跟着的是皇后娘娘,虽然暂时苦点,但总会有出头之日的,现在出头了吗?

  陛下死了,她自己都自顾不暇呢,我还怕她听见?

  反正我也走了,以后这破地方我一天也不会呆了。”

  “你要走?”白蕊这才发现,芷心已经将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

  “是啊,不走还怎么办?和她一起去皇陵吗?反正李美人看上我了,说我手脚麻利,会看脸色,她至少还有个女儿傍身呢,跟着她总好过在这里吧?”

  “芷心姐姐,你可千万不能啊,眼下真是用人的时候,你若走了,娘娘怎么办?”

  “娘娘?”芷心一把扯回自己的手,“我管得她呢?妹妹,看着我们相处一场,还是听姐姐一句劝吧,现在这个时候,自己的命还是最要紧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妹妹你也得为自己前程考虑考虑才是。”

  “嘣。。。”

  芷心的话刚说完,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暴力推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