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二章:宫斗它带着妖艳儿贱货向沐梓柠走来了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67 2020-08-21 14:00:00

  雨渐渐停了下去,清晨的阳光利剑一般刺破云层,黑云被驱逐,万道金光灼灼。

  一道阳光照在沐梓柠的眼皮上,让她的眼皮细微地跳动了两下。

  耳边叽叽喳喳的讨论声,说什么的都有。

  有说,“皇后一生贪吃好逸、庸碌无为、荒诞不经、百无一用,没想到竟然这么有气节。”

  这位大爷,您的成语用得可真好。

  还有人说,“沐大将军可真是运气好,次女生得花容月色、秀外慧中,长女本来没什么长处,现在一死,也是莫大的殊荣,帝后一墓,配享太庙,受万代供奉。”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酸?还有人羡慕死女儿的?

  还有一人哭得声嘶力竭,几欲断气了。

  “长姐啊,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你随着陛下去了,留下咱们爹爹白发人送黑发人,长姐啊,咱们姐妹自小情深,妹妹我,只恨不能替你去了啊。”

  死?

  一道记忆像电光般在沐梓柠的脑海中闪过,车祸、火光、尖叫。。。

  “这里出车祸了,快打120。”

  “被撞的还是个年轻女人,看这样子怕是没救了。”

  “神经病,在大马路上开140码,这不是找死吗?”

  。。。。。。

  那些声音在脑海中一一闪过,她想起来了,她死了,在被仇家追杀的时候,出车祸死的。

  所以这是。。。穿越?

  一想到这里,她浑身一激,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啊。”围在她身边的人被她吓得魂不附体,飞快地往两侧退开,惊恐地看着她。

  “这。。。这。。。这。。。诈尸了?”

  沐梓柠没有说话,眼神快速地将周围的人扫了一圈儿,刚才说要替她“去”的人是谁?

  很快,她就锁定了一个眼睛红肿,但是脸上妆容依然很精致的女人,“喂,你刚才不是说要替我去死吗?现在我回来了,你快替我去吧。”

  沐桉柠被沐梓柠这么一问,也是一愣,她随便那么一哭,谁能想到,死人居然活回来了,还要她遵守承诺?

  真是见了鬼了。

  但是沐桉柠脑子也快,飞快地思索了几秒,一个飞身上前,一把将沐梓柠抱住。

  “长姐啊,你可吓死我了。”

  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360种表情无缝链接,嘴凑到沐梓柠耳边低声道。

  “命可真硬,这么都杀不死你,不过没关系,我不介意再杀你一次。”

  “长姐,长姐你没死真是太好了,以后可千万不能这么吓妹妹了。”说完,她又假模假样地哭了起来。

  沐梓柠冷笑,她刚才已经差不多记起关于原身的回忆了,双臂一合,将沐桉柠死死摁在怀中。

  “妹妹啊,姐姐刚才在地府想的都是你啊,你我二人姐妹情深,姐姐怎么舍得和你分开呢?姐姐下次再去,也一定带着妹妹一起啊。”

  沐桉柠忽然感觉一股巨力袭来,沐梓柠的手臂跟两根钢筋似的,死死将她抱住,她的肋骨都快被压断了。

  她痛得五官都扭曲了,强行忍着,很努力地憋出一句,“长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那姐姐就借你吉言了。”沐梓柠说着,手掌又“亲热”地在沐桉柠背上拍了拍。

  “咳咳。。。”沐梓柠实在是忍不住咳了出来,这沐梓柠这么多年在椒房殿难不成都在练大力金刚掌吗?

  沐梓柠将沐桉柠放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这哪里是椒房殿?杂草都过膝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纯生态野生园林呢,而且围在她身边的众位大臣居然没有一个对她的这种纯天然生存环境发出疑问的。

  她这个皇后啊,有点惨。

  “皇后娘娘,您。。。您没事吧?”有人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本宫没事。”就是脑门心有点疼。

  沐梓柠扶着头,“你们都退下吧,让本宫一个人静静。”

  众大臣们面面相觑,也不知是该退下,还是不退下。

  安静了片刻,打人群中走出来一人,穿白色深衣,玉冠束发,脚蹬皂靴,上前来对着她端端正正行一礼。

  沐梓柠眼前豁然一亮,哟,这小模样儿,真别致,瞬间连脑瓜子都不疼了。

  只听他缓缓道,“娘娘大病初愈需得静养,陛下新丧,前殿还有许多事等着料理,臣等也不便在此叨扰娘娘。

  只望娘娘暂缓悲痛,放宽心情,陛下也能走得心安些。”

  他的语调不疾不徐,不卑不亢,莫名让浮躁的众人都凝神静气,只听他一人说话。

  显然,这个人在众臣子眼中是个很特殊的存在,他一说完,大家也都跟着纷纷告退。

  后来,沐梓柠才知道,此人叫江寒,在整个大荆都是特别的存在。

  那些都是后话,此刻的沐梓柠见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她捋了捋自己的这个穿越,这个硬件。。。好像不怎样啊。。。

  “呵呵,还以为你真有那个骨气,没想到,也是个雷声大雨点小的东西。”

  此时,门外传来一声刺耳的笑声。

  沐梓柠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妖魅女人正从外头进来。

  那女人双眼含春,脚步婀娜,虽然只是一身缟素,但是腰肢扭动间,也十分勾人,几个宫女、十数个太监,垂着头跟在她身后,这架势,可比沐梓柠这个皇后大多了。

  如果沐梓柠没猜错的话,这就是宫斗冠军,宠冠六宫的周贵妃吧?

  太医说,陛下英年早逝,是因为底子被掏空了,又不肯节制,到处寻仙问药,一味相信那些金丹,一朝病发,才会忽然之间躺在床上爬不起来。

  也不知道,这里头周贵妃贡献了多少力量。

  周贵妃莲步微挪走到沐梓柠面前,两根手指搭在嘴边笑。

  “你怎么好意思醒过来?天下皆知你为陛下殉葬,还没得来得及夸你两句呢,你又醒了。”

  她说着又“咯咯咯”笑了起来,“若是没那个胆子,就不要做那些事嘛,现在好了,成了个笑话。

  也是,你这样的废物,只怕也被笑习惯了。入宫多年,半点恩宠也没,连个蛋也没下,这厚着脸皮活下去的勇气才叫本宫佩服呢。”

  它来了,它来了,宫斗它带着妖艳儿贱货向沐梓柠走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