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湛爷别撩

第162章 趁早欺负

湛爷别撩 卷白菜 2079 2021-02-27 13:11:54

  京漾尴尬了十几秒,清清嗓子说:“我是让你说话,不是让你真的就吱一声,明白吗?”

  “明白,京漾小友。”

  禅机回应得挺快,如若仔细听,声线里还透着一丝薄薄笑意。

  荣湛却忍不住轻蹙了一下眉心,清冷质问:“禅机,你明知京漾的前世身份,为何从来不喊她雁曦?”

  “因为,我怕把她忘记了。”

  禅机声音听上去悲凉悲凉的,就像开在黑天暗地里的彼岸花,布满血腥的味道。

  荣湛眉心拧得更深:“为什么怕忘记了?”

  其实这些天里,岳灼他们仨人也没少问禅机是怎么躲过神劫的。

  可禅机经常讲到一半,意识不是突然昏厥了过去,就是突然涣涣散散的说:“我好想看看京漾小友,看看她有没有好好长大,看看她是不是跟前世一样漂亮好看。”

  “因为……”禅机还想开口回答,却又是讲到重点就停住了,说:“主君,我神识太涣散了,总是集中不起来。”

  荣湛眸色微沉,盯着京漾手中的魄珠:“神识无法集中,就应该好好听话,附到薄常机身上去。”

  “难道就没有第二人选了吗?为什么非要我寄在那种人的身体里?”禅机一身傲气,终是不肯屈尊。

  “没有第二人选,他就是你,你就是他。你若始终不肯附过去,你就只能永远当一颗珠子。”

  “那我就先当一颗珠子,苟到他死了,之后等他重新转世再附过去。”

  荣湛只觉禅机的想法太过天真,唇角扯了一丝冷笑,淡淡说:“你以为等他重新转世,再来寻他很容易?”

  转世这种事情,有很多不可预测的因素存在,要是不小心转成猪怎么办?

  “而且你应该也知道,暗界是阴炼在掌管。但你知道阴炼现在是谁么?他现在的身份,是薄常机的二哥薄潋。”

  “他将你其它魂魄安排转世成他弟弟薄常机,却将你主魄留在结魂树里。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你好好想想。”

  “阴炼也转世了?”禅机无比震撼:“他是暗界之王,他为什么要转世?”

  “还能为什么。”荣湛唇边的冷笑,突而变得匪气,“无非就是在暗界里寂寞了,想来凡界谈恋爱了。”

  禅机:“……”

  禅机:“据我所知,暗界之王受过诅咒,是不能通婚的,不管是在他们暗界,还是在凡界神界,他都不能娶自己心爱的女子。”

  “所以只能说他是个恋爱脑,为了能在凡界和你们家雁曦小公主谈恋爱,他也真是拼了。”

  荣湛嗓音又低又沉,明明是有些痞气和漫不经心的态度在讲这句话,可话里又似裹满醋意,尾音一落,就揉过京漾的小脑袋,在她红唇惩罚了一口。

  “你真是让人不省心,又不放心。”

  “我……”京漾刚刚在整理荣湛和禅机那番对话,刚理出一点头绪,就猝不及防被荣湛吻住了唇。

  “咳咳。”禅机尴尬咳嗽了两声:“主君,请你别在我面前做这种事,我现在能看得见。而且,京漾小友还很小,请你矜持一些。”

  荣湛被迫停下来,笑容轻冷:“禅机,你可能不知,凡界的十九岁,已经成年了。”

  “我、我知道。我只是觉得男未婚女未嫁,还是不能太过随便。况且,若是按神规行事,主君您还没娶小公主过门,就不能碰她一丝丝手指甲。”

  呵。

  荣湛气笑:“按神规行事?那你可知,在神界的时候,我的床,被你家小公主爬过多少次了。她天天勾引我,我现在禁不住她诱惑了,我还不能办她了?而且,现在是在凡界,她是我名正言顺的未婚妻。你懂什么叫未婚妻吗?”

  禅机:“……”

  禅机噎了一瞬:“可就算是未婚妻,还没结婚,也不能……”

  “不能什么?不能亲不能吻不能抱不能搂还是不能睡?”

  禅机似听得有些脸红:“都……都不能。”

  “呵。”荣湛又气笑:“禅机,你胆子还真不小,敢教我做事了?”

  “禅机不敢。只是神皇曾交代过我,一定要看好小公主,不能让小公主受了欺负。”

  “那你认为我是在欺负她?”

  他要是敢回答是,荣湛就要把他捏成珍珠粉。

  “是的。”禅机直言不讳:“哪怕小公主很喜欢很喜欢你,你也不能这样欺负她,你们要成为真正的夫妻才可以……”

  叮咚一声脆响,禅机喋喋不休的经还没念完,就被荣湛捏起来丢进瓶子里。

  “碍事。”

  禅机:“……”

  禅机委屈至极,想再开口,却发现被荣湛禁言了。

  京漾愣愣看着荣湛的一系列操作,见荣湛在瓶口足足封了十九道符箓才肯放过禅机。

  “你真幼稚,不是要劝他附到薄常机身上的吗?怎么一言不合就变成这样了。”

  “他不让我碰你,你觉得我还能和他好好说话?先让他反省几天再说。”

  京漾撇撇嘴,嘀咕:“大主君就是了不起,可以肆意妄为。”

  “什么?”荣湛没注意听清楚,把瓶子放回陈列架。

  京漾连忙改口:“我说禅机其实讲得很对,咱们还没正式结婚,还是不能太随便了。”

  荣湛不想和她拧这些破道理,弯下腰,直接把她从地板抱起来,说:“那是单身狗的想法,等他自己有了女朋友,他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

  万年前的他,就是揣着禅机这种想法才错过了太多太多。

  而今,他不想听那些破道理,想喜欢就喜欢,想爱就爱,又不是欺负了不负责。

  而且,他从始至终,就喜欢她这么一个女孩子。

  她也从始至终就只喜欢着他。

  两情相悦的爱情,为什么要用一纸婚书来证明相爱?

  若彼此不忠,或一方不忠,一纸婚书又能证明和约束什么!

  所以,他不想听那些狗屁不通的破道理。

  他的女孩,他要自己趁早欺负,免得夜长梦多,让别人天天觊觎。

  嗯,自己趁早欺负。

  心里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荣湛暗暗琢磨了一会,就忍不住把心里话抖出来。

  他慢慢低下头,俯在京漾耳边,深情又邪肆的说:“我的女孩,我要自己趁早欺负,免得夜长梦多,让别人天天觊觎。”

  .

  卷:湛爷新语录,超喜欢这一句啊啊啊啊,我的女孩,我要自己趁早欺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