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湛爷别撩

第157章 我知道你们荣家牛

湛爷别撩 卷白菜 2302 2021-02-23 22:17:53

  京家祠堂。

  京漾刚走到月洞门,沈淑梅悲恸的哭嚎声立即就从祠堂里面传出来:“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折磨我的女儿!为什么老天爷要让我女儿遭这样的报应!”

  京漾:“……”

  京漾嘴角一抽,旋即停住脚步。

  鲨刁从小宝袋跳到假山,站在最高处,撇着嘴,说:“沈淑梅还真厉害,连这样的错事都能往自己身上揽。真不知道该歌颂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呢,还是要笑她一声无知。”

  京漾伫在月洞门,情绪却淡淡,没什么波澜起伏,只说:“她一向都是这种套路。先哭着揽错,然后再插针不见血的把矛头指向别人。”

  如果京漾揣测没有错误的话,沈淑梅接下来应该会想尽办法为京珠洗脱罪名。

  鲨刁不太相信沈淑梅能把黑的搅成白的:“京珠和妖兽缔约这是明摆的事情,她能把错推给谁?难不成会反过来诬赖是你把京珠害成了这样?”

  京漾轻笑:“以沈淑梅的情商,她不会直接指名道姓,但她有可能会含沙射影。”

  果真。

  京漾这话才讲完,祠堂里哭得肝肠寸断的沈淑梅,果然就转了话峰:“我真的不相信珠珠会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她一定是被人施了什么妖魔邪术才会变成这样的。母亲,我求您,求您好好调查清楚,还给珠珠一个公道好不好?我就只有珠珠这么一个女儿,我不能失去她啊,母亲。”

  沈淑梅说着跪到京老夫人面前磕头恳求。

  京振方站在一旁,表情同样痛苦不堪,双手松松垮垮的垂着,被沈淑梅一拉扯,也跟失去主心骨似的一起跪了下去。

  京老夫人面色严肃,喝斥道:“都给我站起来!事到如今,求我也没用!这件事,还要三大家族一起做判决,可不是我一个人能说了算!”

  “而且,我眼睛还没瞎。京珠到底是不是被人施了邪术,我一眼就能分辨出来。淑梅你也不必再煞费苦心为她洗清罪恶!我们京家世代铮铮铁骨,京珠自己邪念太重走到这一步,她就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这怨不得谁!就算怨,也是怨她自己咎由自取!”

  京漾此时已抬脚跨进了祠堂的门槛。

  她举目望进去,京珠被锁在结界里,好好的一张脸变得狰狞无比,嘴角一直挂着一抹阴森森的诡笑,毫无忏悔心的盯着自家奶奶看着。

  那副德性,有些丧心病狂。

  荣湛没在场,今天带京珠过来的,是荣湛的爷爷荣耀天,他此刻正坐在高座品着花婆沏好的毛尖茶。

  而薄潋的爷爷薄大富也在。

  毕竟京珠偷走的是薄氏的封妖石。

  这事,薄家既有失职的责任,也有追究的权利。

  但薄大富俨然是为后者而来。

  在京老夫人训完话,他随后就接上了话匣:“京珠这次罪孽深重,她利用障眼术骗过我家大孙子,偷偷潜入百妖窟,险险让我们薄氏陷于不义,就凭这一点,我不可能轻饶她。”

  薄大富向来就不太喜欢京珠,现在京珠搞出这样的破事,他看了只会更讨厌。

  所以他态度非常坚决,绝不会对京珠产生任何的怜悯之心。

  说到障眼术,京珠这是双重罪。

  原本找她回来,只是为了教训她偷学符玺术法一事,现在倒好,她却因畏罪而与妖兽缔约,企图利用妖兽的力量保全自己,简直是愚蠢至极。

  可京珠一点都不认为自己蠢,她觉得自己当时身处绝境,这是她唯一能保命的办法,也是唯一能让她得到自己所想要的东西的最快捷径。

  荣耀天则对这件事保持中立的态度,许是荣湛特意交代过他不要做得太绝吧。

  他吹拂着热烫的茶水,说:“虽说京珠罪孽深重,但你们薄氏子孙也真是学艺不精,京珠就这么一点术法,你们家大孙子薄壹好歹也跟薄潋同是五星境元素师了,竟然都识不破。也不知道你们家生那么多男丁是干什么吃的,个个都是中看不中用,全都不如我家一个病怏怏的宝贝孙儿。”

  “这次要不是我家湛湛儿和我家孙媳妇漾漾儿及时阻止了这场灾祸,我看恐怕整个霄城都要变天了。而且要不是我今天通知了你这件事,你可能都不知道封妖石丢了。”

  “荣耀天!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有必要踩一捧一吗!”薄大富气到暴跳如雷:“你也好意思说你家孙儿病怏怏的,依我看,都是装的!一个六星境元素师能有多大能耐?我看你家孙子明显是隐藏了真正星境,不然怎可能一下子就窜到枞州去把封妖石拿了回来!”

  “猰貐妖神的力量有多强悍,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所以少跟我说你家那个孙儿有多病怏怏的了,我现在打死都不会相信!”

  “出生即是全系天才的人,你跟我说病怏怏!”

  “我知道你们荣家牛,我不跟你比,但你也没必要这样踩我孙儿们。”

  “我看你就是心眼儿小,眼红我薄氏男丁兴旺。活该你家都是九代单传!”

  京漾:“……”

  京漾冷汗连连,这两个老家伙只要一碰面就有斗不完的嘴。

  而且薄大富说的这番话,也不知是在夸荣湛,还是在损荣湛。

  荣耀天依然慢悠悠的拂着茶水:“总之,我认为京珠没酿成大祸,可以减轻她罪行。”

  薄大富却用力拍桌反对:“我看你是越活越糊涂!要是等她酿出大祸,那岂不是都完蛋了!”

  “那是你们家才完蛋,就一只猰貐而已,就算跑出来,也不够我家孙儿拿捏……”

  “得得得。你别再讲了,我不跟你争吵。”

  薄大富一副头痛的模样,打断荣耀天的尾音后,就端起茶水大喝了一口顺气。

  本身因为之前抢亲一事,他就一直郁气在心里,现在又三番五次被荣耀天这样难堪,他没当场气翘烟都算是积福德了。

  荣耀天倒也适可而止,很快就恢复族老的威严,言归正传:“其实,我意思很简单。我只是认为,我们之前能对一些低级妖兽产生怜悯心,没对它们赶尽杀绝。那现在,站在我们面前的,只不过是个因一念之差而误入歧途的孩子。只要她还有一念的忏悔之心,我们这些身为长辈的,难道就不能给她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吗?”

  “我们所要做的,不应该是要把她如何置于死地,我们应该要共同想想办法如何拯救她。我们的存在,不是因为要屠戮而存在,我们是要守护每一个同族而存在。这才是我们身为御妖师的真正使命。”

  “我相信,京珠还能救一救,只要她肯改过自新,我们就应该给她一个机会。”

  原本还在结界里笑得一脸狰狞的京珠,也不知道荣耀天哪一句话戳到她心扉了,她突然就涨红了眼眶。

  眼泪像珠子一样,啪啦啪啦的掉下来。

  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