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湛爷别撩

第143章 大资本

湛爷别撩 卷白菜 2028 2021-02-06 23:27:05

  不得不说,薄常机这招卖惨,还真管用。

  他那些书粉,很快就把这件事闹到霄城公屏上,个个秉着一腔为薄常机讨回公道的正义之气笔伐口诛荣湛,义愤填膺的咒骂荣湛是万恶大资本家。

  骂他比强盗还要强盗,骂他比狗还要狗。

  反正怎么难听怎么骂。

  京漾看到事情被颠倒了是非黑白,忍不住就皱起了眉头,对荣湛说:“薄常机这是反过来给你泼脏水了。”

  荣湛此时正在给京漾煮红枣茶,情绪轻轻淡淡,似乎没把那些流言蜚语放置在心上。

  只是散漫的说:“放心,他蹦跶不起来。”

  “他的书粉都嚣张得要穿破公屏来咬你了,你还说他蹦跶不起来?咱们明明是占理的一方,你在下架他书的时候,为什么不事先把他抄袭的事情公布出去?你就不怕他反过来咬岳灼抄袭吗?”

  京漾觉得荣湛在处理这件事情时,明显有欠缺考虑,才会让薄常机钻了漏洞先煽动舆论,要是弄不好,可能反而会把自己和岳灼弄得一身骚。

  可荣湛仍是一副风轻云淡,说:“他不敢。”

  “他不敢什么?他都反咬你是强盗大资本了,他还有什么不敢。”

  有些人,一旦被逼急了,什么超越道德底线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荣湛明白京漾所担心的问题,但这在他眼里看来,薄常机的做法只能用跳梁小丑来形容。

  掌心里的茶杯慢慢蒸起热雾,清醇的红枣茶香弥漫在空气四周。

  荣湛这才慢慢敛起灵力,将煮好的红枣茶递到京漾面前,说了声:“烫,慢点喝。”

  之后才跟京漾解释刚才的话意:“薄常机绝对不敢反咬岳灼抄袭。”

  京漾手指捏在茶杯的边沿,尽管小心翼翼的啜了一口,还是被烫了一下舌尖。

  她轻轻吐了下舌,听到荣湛这话,略微抬头,不太认同的说:“你怎知道他不敢?说来听听。”

  “因为他从头到尾,都没敢提起抄袭两字。他只是一直把舆论导向成,是我将他的书冠了他人名义重新上架。他其实比谁都害怕提到抄袭两个字,所以他不敢。”

  荣湛说着,把烫到京漾舌尖的那杯红枣茶重新握回手里,暗暗施了点冰系灵力降温。

  但一不小心,没控制好摄氏度,猛地就结成冰块了。

  京漾:“……”

  荣湛:“……”

  荣湛自己尴尬了两秒,为自己找了个台阶:“红枣冰茶更好喝。”

  京漾没吐槽他,默默把那杯红枣冰茶拿回去,当冰棍舔着。

  荣湛忍不住轻笑,她脾气乖的时候,真的很好哄。

  京漾一边舔食着红枣冰,一边琢磨着荣湛那番话。

  仔细回想了一阵,确实发现薄常机在论坛发的那些帖子,没一句敢提到抄袭两字。

  可尽管这样,也不能保证他真的不敢啊。

  于是京漾想了想,又说:“那他要是敢呢?薄常机要是真的无耻起来,想反咬成抄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还有,你让出版社注的那个发书日期,明显就很不走心,也太超现实主义了。这要是对证起来,根本锤不了薄常机抄袭。发书日期就不能弄个正常一点的吗?”

  京漾现在想想,万年之前这个日期,搞不好会落人口舌,成了个饭后谈资的笑柄。

  别到时锤不了薄常机,反被锤。

  然而,荣湛却一点焦虑感都没有,自始至终都是那副没人能干得掉他的大佬姿态,说:“不管我把日期定在哪一天,哪怕是定在今天,他也没有底气来反锤。即使他真的毫无下限来反咬,他也锤不了。”

  “怎么锤不了?”京漾想不通。

  荣湛身形懒懒的往沙发一靠,似笑非笑:“因为我是万恶的大资本啊,他想怎么颠倒是非黑白,我都能陪他玩。而且,对这种没下限的抄狗,就不能用正常手段来处理。懂么?”

  京漾摇头:“不是很懂。我只觉得你要是迟迟不先公布他抄袭,他就会想方设法的洗白自己。”

  荣湛嗤的一笑,伸手把她揽入怀里,说:“抄狗没得洗,我也不会让他有机会洗。”

  “你是想以暴制暴吗?”

  荣湛不否认:“是这么想。”

  京漾:“那你这样做,不就真成了他们口中的万恶大资本了?”

  荣湛却轻邪的说:“他们骂我大资本,我若不做点符合大资本性质的事来迎合他们,那岂不是对不住他们这一声称呼了?”

  “你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

  荣湛:“我说了,对付抄狗,不能用正常手段来处理,尤其是对薄常机这种没下限的狗。公不公布抄袭,都没什么用处。”

  “但至少,能让人知道他做了什么丑陋的事啊。你难不成还想给他一块遮羞布,让他不用接受良心的谴责?”

  这件事,虽不关京漾的事,但她只要一想到岳灼那天含泪控诉的画面,她就莫名很心疼。

  许是感觉到京漾在生气,荣湛换了个坐姿,把她揽起来坐到自己腿上,认真的说:“我没给他遮羞,我只是想确认一件事。”

  “确认什么事?”

  “我想确认他到底是不是禅机。”

  闻言,京漾立即皱眉:“澜妄不是确认过了吗?他不是。”

  “不,他是。”荣湛却又笃定回答。

  “他只是少了一魄,才丧失了人性最基本的道德和良知。他现在完全没有任何的同理心,他感受不到岳灼的难过。不管再怎么锤他,他始终不会低头认错。”

  岳灼想要的,是一个道歉。

  但薄常机要是死不认错和道歉,这件事锤到底,还是没有任何的意义。

  而且也会正如京漾所说的那样,到头来,荣湛以暴制暴,只是落个大资本的骂名,而死不认错的薄常机反而会让人觉得他是真的被冤枉了。

  这并不是荣湛真正想要的结果。

  “照你这意思,薄常机就算被你逼到绝境,他也不会公开认错道歉是吗?”

  “嗯。”荣湛点头。

  “那你到底想怎么做?”京漾真的猜不到荣湛的心思了。

  荣湛:“唯一的办法,把禅机的主魄找回来。”

  ..

  卷:荣湛之所以没公布薄常机抄袭就下架《神劫》,主要是想知道薄常机会做出什么反应。

  其实那天,薄常机在抱荣湛大腿的时候,荣湛就感应到薄常机是禅机了,只是少了主魄,所以薄常机一直觉得自己写书没有灵魂。

  先留个悬念:禅机既然有前世记忆,为什么会喊京漾为京漾小友,而不是喊做雁曦小友?

  等禅机出来解释,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