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湛爷别撩

第120章 天虫·京漾

湛爷别撩 卷白菜 2058 2021-01-15 09:55:39

  尽管隔着一层被子,京漾依然觉得荣湛的声音很烫耳。

  她很想理直气壮的冲他吼:谁他妈的无耻勾你了。

  可脑海里残留的一些零星片段告诉她,她昨晚上真的很他妈无耻的勾他了。

  而且还一直没羞没臊的喊他:主君,大主君,神尉司大主君……

  然后整个人差点被荣湛给折碎了。

  自觉理亏的京漾,闷在被窝里,一声都不敢吭了,连喘个大气都暗暗压制着。

  但隔了一会儿,她磨磨蹭蹭,还是很不悦的说:“就算昨晚是我勾的你,那你也不能趁人之危啊,你干嘛剥掉我衣服,然后换你衣服?你这是什么特殊癖好!”

  荣湛:“……”

  衣服湿了,给她换掉,这也算特殊癖好?

  “我没乱看你。”

  早知道昨晚就应该像上次那样把她衣服烘干,然后再原封不动般的给她穿回去,这样她才不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

  听到这话,京漾猛地把被子掀开,迎着荣湛的目光,怒瞪着他:“你说没看就没看啊,我怎么相信你?我这样顶绝的身材,谁能把持着不看?何况像你这么狗,说没看才怪。”

  狗荣湛:“……”

  早知道昨晚上就应该看了,矜持个什么劲。

  嗯不,是应该要了她。

  看她小嘴儿还怎么叭喳叭喳。

  被诬赖的湛爷,这会儿委实后悔昨夜没那样干了。

  不过末了,他只能无辙般的说:“你若不信,那我现在当面给你再换一遍。”

  京漾:“……”

  京漾闻言色变,下一秒就狠狠的把自己的小指头从荣湛手上抽回来,重新卷起被子,严丝合缝的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风。

  裹得严严实实之后,她才又嚣张的说:“昨晚看不够,今天又想看,没门!”

  荣湛气笑不得,抬手捏了捏眉骨,看着裹成荷叶包饭的她,语气略带无奈:“你这是打算一直钻在被窝里,不出来了?”

  京漾却陡然想起什么,忽而气突突的说:“你明明会瞬间移动,为什么我昨晚喝醉了不把我抱回家去?你就是存心要占我便宜。”

  “看你很难受。”荣湛解释。

  “就算我难受,你也不能动我。哪怕是我主动勾你的,你也不能动。”

  荣湛:“……”

  也不知昨晚是谁委屈巴巴的说:你怎么不吻我?我没吸引力吗?

  然后也不知道是谁又说:你呢,你馋不馋我啊?荣湛。

  听听。

  多要命。

  他能控制不动她才怪。

  若不动她,她可能又会觉得他老得不行了,又或者觉得她自己不够魅力。

  毕竟,她可是霄城第一美的京漂亮,要是在她垂涎已久的大主君面前一点魅力都没有,那她可能会崩溃到垮掉。

  所以,荣湛无论如何都要如她所愿。

  未等荣湛开口回她话,京漾声音嘟囔嘟囔的又从被窝里传来:“我真是亏大发了,醉酒之后的接吻,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你倒是很爽。”

  荣湛:“…………”

  说到底,她是在为哪件事耿耿于怀?

  荣湛心想,今天要是不好好哄她,可能这事儿是没法翻篇了。

  “漾。”荣湛又单字叫她。

  “干嘛啊?”京漾气嗖嗖的语气明显被一声漾,弄得没了脾气,话语反而带了点小孩子赌气时的嘟囔鼻音。

  “我是你未婚夫。”荣湛语气很认真的说。

  “我知道啊。”京漾声调拔高了些。

  “所以,你要是觉得昨夜自己亏了,那你现在也可以向我讨回去。想剥衣服,还是换衣服,还是要我不动让你吻,你都可以要回去。”

  “我们的关系,名正言顺。你想要在我这里索取什么都可以,只要我能给,我也统统给你。”

  “喜欢是双向的,我不会让你单独受委屈。”

  “喜欢?”京漾心头忽然一紧,第一次认真的对待这个词眼。

  “嗯,喜欢。”荣湛说着,试图扯下她蒙在脑袋的被子,“希望我们是互相喜欢对方而在一起,而不是生理需求互馋对方身体而在一起。”

  荣湛这话像在绕口令。

  京漾被绕懵了两秒,从被窝里露出一双亮滢滢的眼睛:“可是我觉得馋你和喜欢你,道理是一样的啊。我要是不先馋你,哪来的喜欢?换句话说,我要是不喜欢你,又怎么会馋你身体?”

  荣湛:“……”

  居然很有道理,没法反驳。

  “好吧,算你有理。”荣湛不与她争执,“但既然你认为我们是互馋互相喜欢,那我给你换衣服,也不该算是什么无耻至极的事。毕竟这种事,以后或多或少还会再发生,你就当作先适应嗯?”

  京漾暗暗琢磨了一会,最后乖乖点头。

  “那你先等会,我去你房间拿衣服过来。”

  荣湛的手在她头顶轻轻拍了两下,未等京漾反应,下一瞬,他身影就隐匿了。

  京漾气结,冲着空气拳打脚踢:“你就不能顺便把我抱回去吗!”

  尾音才落,一套衣服劈头盖脸的就从她脸上砸下来。

  “换上吧。”荣湛说完,去浴室洗漱。

  京漾瞬间又没了脾气,蒙进被窝,轰轰烈烈的换起衣服。

  ..

  和荣湛一起吃完早餐。

  京漾就窝在荣湛的房间研究荣湛炼造出来的那些法器,每件都很厉害的样子。

  正跃跃欲试要拿一件起来玩玩看,荣湛忽而放下手里的古书籍,伸过手按住京漾的手腕:“别乱碰,小心伤到。我带你去桑田走走。”

  “桑田?”京漾双眼放光:“你家那几万亩桑田?”

  “嗯。”荣湛点头,眸底含着宠溺:“以后这些,也全是你的。”

  京漾却说:“桑葚种一棵够我吃就够了,我要那么多干嘛。我又不是蚕,天天吃桑叶。”

  荣湛气笑:“对,你不是蚕。你是天虫,天天馋我的虫。”

  天虫·京漾:“……”

  京漾脑袋一扭,气得不想说话了。

  “好了,小天虫别气。湛哥哥去摘桑葚给你吃。”

  卧槽,这句亿万点爆击。

  京漾扭扭头,在假装不情不愿的情况下,任由荣湛牵住了手。

  然后死傲娇的说:“我也不是多想吃你家的桑葚,主要是你亲手摘,那就给你个面子。”

  荣湛又被气笑,侃道:“我家小天虫,嘴儿真是刁。看来以后,湛哥哥都得亲力亲为的伺候着才行了。”

  

卷白菜

湛爷语录:喜欢是双向的,我不会让你单独受委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