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湛爷别撩

第106章 哥哥当马给你骑

湛爷别撩 卷白菜 2034 2021-01-03 22:46:09

  岳灼不知跑哪儿去浪了,荣湛召唤了他好几遍都没能把他召唤回来。

  京漾双手托腮,在旁边耐心的等着。

  直到深夜,还未见到岳灼的人影,京漾终于微微撇了一下嘴角,忍不住怀疑:“你是不是拿不出证据,故意拖延时间呢?”

  她许是有些困乏了,语气懒恹恹的,没什么脾气。

  荣湛又调了一杯桑葚果汁递给她,言道:“他可能是有什么事情缠住了,等明天他回来,再变给你看,好么?”

  他后面的语气,温柔得像在哄小孩子一样。

  京漾招架不住他的盛世温柔,只好应允:“好吧,我明天再来。”

  讲完,她起身要走,荣湛却突然按住她,“夜很深了,今晚留下来这里睡。”

  京漾心弦紧绷,心跳得极快:“不,不用。我不习惯在外面过夜,特别是在男人家里。”

  荣湛的眸子里充满火欲,她要是留下来还得了。

  但荣湛貌似没打算让她溜走,眸光紧紧盯着她水嫩嫩的唇,蛊惑的说:“我们是未婚夫妻,你在我这里过夜合法合理。而且你也不是第一次在我这里睡过了,又有什么好慌的,嗯?”

  折磨得人心痒痒的语调,害京漾想要理直气壮的对质一番都没有底气:“我什么时候在你这里睡过了?你幻想也要有个度好吗?别以为今天我和你接吻了,你就真以为自己能为所欲为了。我告诉你,我就是好奇和你接吻是什么感觉而已,可不是因为喜欢你才唔……”

  控诉到一半,嘴唇忽而被荣湛俯过来咬住:“口是心非。”

  京漾怔怔吞咽了一口口水,荣湛应该是喝过桑葚酒,唇间尽是醇冽的酒香,京漾差点一吻醉。

  “你真是得寸进尺。”京漾迫使自己清醒过来,反过来咬荣湛的唇,狠狠的咬破嘴皮,溢出腥甜的血腥味。

  末了,两人在沙发大打出手。

  京漾愤怒的抽出一张紫金符,幻出一头很凶残的大野猪,喷着泥石流去扑荣湛。

  荣湛头疼,身形一闪,轻松躲开。

  他站在观景台外面,气定神闲的语气略带诽意:“你的符术,就只会变幻野猪么,没有别的品种?”

  京漾怒目圆瞪:“你少看不起我的猪!”

  之前,她是二星境,变幻出来的战斗符兽太菜,但这回不同了,她已经是四星境元素师了,符兽的战斗力一定可以维持很久。

  京漾对自己的野猪符兽真的是信心满满,可就在她这句话一落下,凶残的大野猪就在转瞬间被荣湛变幻出来的火麒麟符兽烤成烟灰了。

  京漾:“……”

  可恶,又变麒麟来欺负她的猪。

  京漾气得都不想说话了。

  荣湛见她小脸气得乌嘛漆黑,一副哄不好的样子,他最后拿她无辙的说:“再来一次,我的麒麟给你的猪骑。”

  他这话明明是想哄京漾开心,可在京漾耳里听来,他这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施舍怜悯。

  那语气就像是看到隔壁家的小孩子没有玩具,然后大发善心的说:来,哥哥当马给你骑。

  对,就是这种语气,太侮辱人了。

  京漾越想,气越难平,脑袋一扭,看向别处:“少假惺惺。”

  “不然,我给你骑?”

  京漾:“……”

  京漾在风中僵化了好几秒,还没想好措辞,荣湛倏地闪到她面前,邪肆的又说:“要么?任何姿势都可以,服务包你满意。”

  大写的操,京漾怀疑他在开悬浮列车。

  京漾气噎,一大桶脏话压在喉头怎么骂都骂不出来。

  荣湛不敢再戏谑下去,恢复正经神色摸摸她头顶说:“天真的很晚了,我送你回家。”

  说着不等京漾回应,他轻轻握住了她的左手。

  京漾感觉一股能量穿过空气,再睁眼时,人就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能瞬间移动就是好。

  “好了,好好睡。”荣湛帮她捻好被子,熄了灯。

  京漾望着立在床头的身影:“那你干嘛还不走?”

  荣湛:“给你守床头。”

  京漾:“……”

  京漾:“你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你真以为自己是床头婆婆呢,哦不,是床头公公。”

  床头公公·荣湛:“……”

  下一瞬,湛爷腥风血雨的遁走了。

  翌日。

  日出三竿。

  荣湛刚起床在换衣服,岳灼突然气冲冲的飞窜进来。

  “真是气死我了,世上怎么有那么不要脸的人!”

  他气得咕噜咕噜的灌了好几口冰水,也难消心头火气。

  “怎了?”荣湛神情慵懒,偏眸淡淡睇了火冒三丈的岳灼一眼。

  岳灼气炸肺的说:“我昨晚,去新城的一家书屋瞎逛了一圈,无意间发现有人抄袭了我的故事设定和人设,那是我杜撰和主人的故事,他居然只改了主角名字,然后把内容全部照搬了,真是恶心死我了!他是以为我岳灼死了吗,老子可是有永久权的!操他大爷的!”

  荣湛表情没多大起伏,“何必跟一只狗置气。”

  岳灼哪能不气:“我辛辛苦苦熬了多少个日夜才写出来的东西,他轻轻松松就照搬了去。我能不气么,我都想弄死他了!”

  “那你弄死他没?”

  “要是弄死他了,我能这么大火气吗!我昨晚找了他一夜,愣是找不到这个人,真是气死我!”

  岳灼又灌了一大杯冰水。

  “叫什么名字?”荣湛问。

  “馋了一只鸡,他的笔名。”岳灼回答。

  “馋了一只鸡?”记忆碎片忽闪而过,荣湛觉得这个笔名好熟悉。

  “等我揪到他,绝对让他死得很惨!”

  岳灼仍然怒不可遏,荣湛没把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放心上,穿好外套之后对岳灼说:“等会,你跟我去京家,变个身给你漾姐看看。”

  “啊?”岳灼茫然了一秒,而后反应过来,超级激动的说:“湛爷,你这是打算告诉漾姐所有真相了吗?”

  荣湛点头,“嗯。”

  岳灼开心到泪奔,一刻也等不急的说:“我现在立刻就过去。”

  “回来。”荣湛把他唤住,“我先过去看她醒了没。”

  岳灼:“……”

  说白了,就是不让他看到漾姐刚睡醒时的秀色可餐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