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湛爷别撩

第95章 你锁骨红了

湛爷别撩 卷白菜 2215 2020-12-22 23:19:22

  密室外面的天空,逐渐从明蓝色变成烟灰调。

  远处的高楼大塔罩在灰蒙蒙的烟雾中,万家灯火一盏一盏点亮了夜色。

  京漾问出的那一句话,迟迟没有得到“符玺”的回应。

  直到丹炉里的京灿烂惊魂哭吼:“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诬陷京漾了!我也不想争什么京家继承权了!我求求你放我出去,先知!我真的不敢了!”

  京灿烂被抛进去丹炉也有很长时间了,竟然还能在里面鬼哭狼嚎,看来四肢还健全。

  轻微挑了一下眉,京漾嘴角漫出一丝浅淡的薄笑,颇感意外。

  鲨刁暗溜溜的又溢一句话出来,说:“这丹炉该不会是废了吧?京灿烂恐慌成那样,都好像没受伤诶。”

  受伤倒是真没受伤,但精神估计崩溃了。

  京漾没有揣测太多,只是凭直觉说:“或许真不是她偷学的吧。”

  鲨刁反驳:“可是业火无情,只要心术不正,定力不足,就没有一个人能全身而退。但你瞧京灿烂,她都吓成什么样了,却好像还是一点事儿都没有。除非是她灵力强到能压住业火,不然绝对不可能安然无恙。”

  京漾默了一瞬,随后回答:“再看看后面的情况吧。”

  ··

  不知又过了多久。

  花婆收到了京老夫人的传唤,从外面推了张新的轮椅进来,给跌在地上的京诚山坐上。

  京诚山从进来密室到现在,一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制着,根本说不了几句话,也没办法把京灿烂救出来。

  京老夫人看他像个老废物那样无能了,趁势说:“京诚山,只要你们旁支肯安份守己做个人,我现在立马就可以答应你把京灿烂放出来。”

  搭在轮椅扶手上的拳头攥得青筋暴起,京诚山似忍气吞声着,正动了下嘴角要讲话,京大勇嘴快的抢走了话题。

  他急匆匆的说:“老夫人,只要你肯放过灿灿,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没出息!”京诚山气到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愤怒滑动轮椅,毅然决然的先离开了密室。

  没一个人拦他。

  他走了更省事。

  “口说无凭,立书据。”京老夫人很精明,早让花婆备好了契约书。

  契约条条分明,只需京大勇签字印指纹即可。

  看到白纸黑字,条条框框,京大勇本能反应是想拒绝,可转念想到自家宝贝女儿在丹炉里惨烈哭叫。

  他咬咬牙,最终把契约书给签上了。

  契约一式两份。

  京大勇这边才按上指纹,丹炉那边嘭的一声,京灿烂从里面狼狈的滚出来了。

  京大勇见状,立即奔过去扶她:“灿灿,你没事吧,让爸爸看看。”

  京灿烂可能真的吓得不轻,全身都在抽搐,边哭边说:“太可怕了爸爸,丹炉里面真的太可怕了爸爸。”

  她虽然裹在结界里没被业火灼伤到,可那业火变幻万千,幻成各种奇形怪状的上古妖兽张着血盆大口要吞掉她。

  有好几次她都感觉自己的四肢百骸被妖兽残暴的撕扯着分了食。

  真的太可怕太折磨她了。

  京大勇拍着她后背,刚想安抚她两句。

  突然,沉默良久的“符玺”邪佞的开了口:“其实,京灿烂并没有偷学术法,我只不过是代替京家的老祖宗,管教管教她而已。”

  京大勇面色即刻铁青了:“你!”

  少年不惧他心生仇恨,又说:“这只是一个小小教训,若再敢心怀不轨对付京漾,我直接抹杀你。”

  他话语很轻,却腾满杀气。

  京大勇感应不到少年的灵力到底有多强,但绝对在他之上,要不然他的父亲也不可能如此反常的先撤了。

  考虑到自己不够少年拿捏,京大勇最后只好忍气吞声,奉承道:“先知您多虑了,我契约书都签了,哪里还敢再有什么怨念啊,我要感谢您不杀之恩都来不及。”

  京大勇话语半真半假,少年则懒洋洋的回到结界里,没有再应他。

  京大勇没敢多逗留,扶起京灿烂灰溜溜的走了。

  京大勇走后,京老夫人接过花婆递来的契约书,折叠放好,然后向“符玺”道谢了几句。

  京漾适时插话,望向结界里的少年,问出心中疑惑:“既然不是京灿烂,那会是谁?”

  目前,就剩京珠还没有鉴定。

  然而,少年却直接告诉了她真实答案:“京珠。”

  京漾心头一凛:“原来你早就知道。”

  京大老夫人也顿了下:“先知,真是京珠吗?”

  少年轻轻颔首:“嗯。”

  京老夫人身心俱颤,闻讯终是有些痛心:“为什么真是京珠,她为什么要犯这样的蠢事啊!”

  她就这么两个孙女,她真的不愿意看到任何一个走向歧途。

  “快去把京珠叫来,我一定要好好教训她。”

  京老夫人痛心疾首后,狠着心肠对花婆说道。

  少年却说:“她应该跑了,不在霄城。”

  ··

  果然如少年所说,京珠真的跑了,京家人找了一整夜都没找到她身影。

  密室又空空荡荡的,就剩下京漾和结界里的某个家伙对峙着。

  约莫对峙了十来分钟,京漾睿智的说:“荣湛,我知道是你,你不用再伪装了。”

  少年很轻的笑了下,随后调侃:“还挺厉害,能辨出我的气息了。”

  京漾:“……”

  她心里想说,你那么狗,我能辩不出吗!

  忍住三百句脏话,京漾言归正传:“你怎么知道是京珠偷学的?你到底有多少个身份?”

  荣湛只挑了后面的问题回答:“就一个身份而已。”

  话落,他从符玺身体里窜了出来,符玺变成神兽的模样倒在结界里。

  荣湛瞬间移动到京漾面前,京漾忍不住后退几步。

  脚底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不慎跌坐到祭坛旁边的一张椅子上。

  荣湛端着几分欺负人的气势,双手撑在椅子的扶手两侧,压低了身躯,盯着京漾的鼻尖下面看。

  鼻尖下,是薄薄软软的唇。

  京漾把唇抿了抿,雪白的锁骨被他灼热的目光盯得起了一层淡淡绯红。

  荣湛喉结忍不住滚动两下,嗓音变得低沉:“你锁骨红了。”

  他见过红脸颊的,也见过红耳朵的,就是没见过会红锁骨的。

  京漾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紧张。

  她平时顶多就是红红耳根,可这会儿,她感觉自己的整片脖颈都是烫的。

  她捏了捏手指,尽量使自己放松一些。

  然而,荣湛却蓦然凑近了几分,距离近到只要她稍微动一动,就能彼此吻到彼此的嘴角。

  京漾的心,咯噔一声,立即提紧了起来。

  没等自己推开他,荣湛倏而轻笑,语气勾人又凉薄的说:“我又不吻你,你担心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