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湛爷别撩

第60章 可以天天吻

湛爷别撩 卷白菜 1324 2020-11-15 21:21:16

  窗外的天,渐渐明亮。

  就像被画匠重新泼上一层很治愈的粉蓝色,连云朵都沾上几分娇羞。

  床上的京漾,仍睡得憨香。

  荣湛卷弄她发梢的手指缓缓收紧,身形定在床边怔了许久。

  岳灼迟迟等不到他回应,试图叫唤了他一声:“湛爷?”

  荣湛这才轻声嗯了下,眸光却一直落在京漾的小脸上。

  岳灼看他这样的反应,摸不透他是个什么想法,不禁焦急的问他:“湛爷,薄潋在念雁曦主人的名字,难道你就没有觉得这件事不太寻常吗?薄潋会不会是哪个神君重生了啊?”

  荣湛却倏然说:“若是天界的神君重生,倒无威胁,只怕不是。”

  他曾掌管天界众神,所有神君对他敬仰万分,且对雁曦更是宠爱得不得了,谁都清楚雁曦是只属于神尉司的,根本没有哪一个神君敢觊觎雁曦。

  而且,他方才仔细回忆,并没有找到哪位神君的长相与薄潋如出一辙。

  “如果不是神界的仙官,那会是谁?”岳灼抓耳挠腮的问。

  荣湛目光深邃,说:“万年前,你整日跟在雁曦左右,难道就不清楚有谁爱慕她?”

  “……”

  额,这个问题,倒把岳灼给问住了。

  许是时间太久了,暂时没能想起来。

  “我想一想啊。”

  岳灼紧紧闭上眼,屏蔽其他杂念,凝聚全神,仔细回忆在万年前与雁曦一起作天作地的轰动事件,以及各种鸡毛蒜皮事儿。

  就在即将揪到一点线索的时候,窗台那边突然一阵响动,是鲨刁回来了。

  这只该死的貂精。

  记忆链被迫打断,岳灼隐在空气里咬牙切齿,真想扒了鲨刁的皮。

  荣湛极速隐入书里。

  岳灼只好先离开。

  鲨刁站在窗台使劲揉了一下眼睛,再度定睛望去,床上确实只有京漾一个人。

  可它刚才,匆匆跑进来时,余光明明瞥见有一抹清逸如仙的身影坐在床头啊。

  怎么晃眼就不见了?

  难道是自己老眼昏花看错了?

  百思不得其解。

  最后,鲨刁选择把这件事抛到脑后。

  它眼前要做的,是先跟京漾汇报它查到京珠去找薄潋的证据。

  “主人,起床,别睡了。”

  鲨刁跳到床尾,用自己的小尾巴挠京漾的脚趾头。

  京漾的脚趾蜷了蜷,随后小腿一蹬,就把鲨刁蹬翻到床底去。

  鲨刁猛翻了个跟头,又猛猛跃起。

  “主人,天亮了,起床了!”

  京漾可能是在做什么春日梦,不太情愿醒过来。

  “主人!”鲨刁趴到她耳边,用咆哮的了。

  这招果真奏效,京漾一下子就从梦里惊醒。

  她猛地坐起来,待分辨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时,她忽然气得一阵胸痛。

  她气呼呼的看着鲨刁:“我差点就能吻到主君了,你居然把主君吓跑了。”

  刚才在梦里,她梦见主君的手指抚过她的唇,然后又轻轻的抚着她的长发。

  她便顺势抱住他脖子,努力踮起脚尖想吻他。

  可在唇瓣要碰上主君那张性感薄唇的时候,鲨刁就不合时宜的出现了。

  出现也就算了,竟然嗓门那么大,把主君给吓成烟雾飞散了。

  真是气。

  见京漾一脸不满和不爽,鲨刁暗暗吞了一下口水,说:“我哪知道你在做什么梦嗷。”

  “而且,你要真是那么贪图主君的美色,那就趁早嫁给荣湛少爷啊,不就可以天天吻了吗?”

  京漾:“……”

  好想把它塞回炉里重造怎么办?

  噎了噎,京漾赶紧跳过这个话题,恢复正色下了床,问:“查得怎么样了?”

  鲨刁连忙把收集到的录像播给她看,说:“就只有这一个路段,刚好监控到京珠,就在薄家附近。”

  京漾垂眸,屏幕里,京珠妩媚的整理着妆容,随后踩着细高跟,端着优雅的姿态,款款朝薄家大院走去。

  走到薄家大院的路口拐弯,那里没有监控系统,便无法看到京珠是否和薄潋见面了。

  但,光凭这一段证据,也已经足够实锤京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