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湛爷别撩

第2章 当荣湛当上瘾了

湛爷别撩 卷白菜 2058 2020-09-22 10:05:51

  京漾倒也不是完全不信。

  她其实曾在京家的书阁,看过一本古书,上面有记载着关于上古洪荒的一些神灵异兽。

  其中就有一种凤凰,是黑紫色的,叫鸑鷟。

  古书上说,鸑鷟生性高贵孤傲,无人能够驾驭得了它,但后来却被神皇的小女儿雁曦神女给驯服了。

  雁曦神女是神族的团宠,而鸑鷟被驯服之后,也就自然被奉为神族的神鸟。

  鸑鷟对雁曦神女忠心耿耿,在神族历经大浩劫的时候,用自己的丹珠结界誓死保护雁曦神女周全,可终究,还是无法助她逃过神劫。

  最后,鸑鷟痛不欲生,自毁丹珠与雁曦神女在洪荒中一起陨灭!

  所以,方才鲨刁说它见过黑色的凤凰,京漾才会认为它纯属是在瞎扯淡。

  毕竟神族陨落了,神兽也就都绝迹了。

  而这末世,也更不可能会再有鸑鷟了,因为鸑鷟就只有那么一只!

  京漾泡在浴缸里,想到这里的时候,心头莫名的掠过一抹悲伤。

  她突然觉得撰写这本古书的人真优秀,害得她都有点感动了。

  尽管知道这本古书有些内容都是虚构的,但不得不承认,它还是赚到了她的眼泪。

  整个神族,就只有神尉司逃过神劫,也只有他才会知道神族的所有事。

  那……

  那这本古书该不会是神尉司坠落凡界之后撰写出来的吧?

  不会吧?

  传说中不食人间烟火的大主君也会写这种小人书吗?

  眸波潋滟轻转,京漾手肘撑在浴缸边缘,手掌托着下腮,食指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敲着被热气醺红的耳廓。

  她似乎在想事情,想得很投入,连浴室的大镜子变成了水液在流转,她都不知觉。

  镜子扭转了几下,便形成了一个空间,有人在里面窥视浴室的一切。

  “怎么样了湛爷,你看到没有?”

  镜后的空间,有人在讲话,但京漾并无法听见。

  讲话的那个人,身披着一件黑紫色斗篷,面料刺着金色线暗纹。

  如若仔细瞧看,便能发现,那金色线暗纹,如同一片片潋着神光的凤羽。

  “怎么样了湛爷,到底看到没有啊?”

  岳灼心急如焚,见窥着镜子的人不吭声,忍不住又催问了一遍。

  被岳灼唤作湛爷的少年,身影匿在灯光昏暗处,轮廓朦朦胧胧,仿若云上仙君,显得几分缥缈。

  他神色平静,声线宛如秋光水月那般轻淡,缓缓溢出俩字:“没有。”

  没有?

  岳灼貌似不信:“不可能没有呀,我看看……”

  他急切于想找到答案,一时脑热忘记分寸,正要一头钻到镜空间看个究竟。

  却陡然被湛爷神情冷冷的收起了镜空间,他猛地一头就撞上硬梆梆的墙。

  他撞得可不轻,头顶有几只鸟儿在晕眩眩的乱飞。

  他缓了好半会,才缓过劲儿来。

  斗篷少年捂着撞疼的额头,哭巴巴的看着湛爷,很是委屈的说:“湛爷,你有必要这么小气吗,我就瞅一眼她的后背,又不是看别的地方。”

  湛爷的笑意却很冷,像雪夜里的冰花刺进人的血骨,寒凉得不行:“她脖子以下,你都别想看。”

  岳灼:“……”

  湛爷果然还是你湛爷,小气吧啦的抠搜劲万年不变。

  岳灼无奈的靠在墙壁,歪头看着荣湛,又说:“那你刚才到底有没有看仔细啊,神烙就在她蝴蝶骨的左侧。”

  荣湛手里把玩着一张御妖符,神色有些漫不经心,忽而反问岳灼:“你会不会认错人了?”

  岳灼立即就反驳:“我绝对不会认错人的!虽然她现在的仙气很稀薄,但她仙气里有一缕很清透的荷香,那是主人才有的气味,我相信你也感应出来了。她就是主人,绝对错不了!主人她真的回来了!”

  符箓在指间幻化成了一叶荷香,荣湛目光渐深,思绪渐渐飘远,仿佛飘向万年之前,又或比万年之前更久……

  久到他好像已记不清她的模样,却又永远无法忘记她的模样。

  岳灼许是洞悉到荣湛的心事,倏而嘻皮笑脸的说:“湛爷,其实就算京漾大小姐身上没有神烙,但看她的长相,一眼都能确定她就是主人了,对吧?”

  “是吗?”荣湛神思归拢,嘴角染着几许匪气:“她那么丑,哪像了。”

  岳灼:“……”

  整个霄城最美的京家大小姐京漾,竟被湛爷说丑!!!!!

  岳灼无法忍:“湛爷,你眼神是不好使了么?你看京漾大小姐的长相完完全全就是从主人的模子里印出来的啊,唯一的差别,就是她穿的不是仙女裳,所以你才会觉得她不像。”

  荣湛身形懒懒的陷进沙发里,不作解释。

  岳灼仍然碎碎念的说:“还有一点就是,京漾大小姐又腐又废材,你就觉得她无法跟主人相比了对不对?湛爷你是嫌弃主人了吗,你怎么能嫌弃主人呢,你应该要知道,万年前的神劫,要不是主人她……”

  说到后面,不小心瞥见荣湛冰冷的眼神,岳灼很识趣的闭上嘴了。

  荣湛从沙发站起身,态度无比明确:“岳灼,你记住了,就算你家主人丑成煤球,我永远都不会嫌弃她!毕竟灯一关,什么都一样。”

  岳灼:“……”

  前面听着还挺感动的,后面一句,咋就那么毒呢,承认京漾很美,是会死么?

  您还真是当荣湛当上瘾了,忘记您自己本尊是谁了吗?

  岳灼气死,气得差点现出原形。

  瞧岳灼气呼呼的,气得羽毛都掉了好几根,荣湛总算说了句人话:“行,你家主人最美。”

  岳灼高傲一哼:“那还用说!”

  只是说完,他又纠正荣湛的说辞:“你应该要说,京漾最美。”

  “嗯,你家漾姐最美。”

  没想到荣湛今夜这么好说话,岳灼简直既意外又惊喜。

  他赶紧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说道:“那,湛爷,我之前跟你讲的那个计划,能进行了吗?”

  湛爷淡淡冷了他一眼,没拒绝,也没应允,随后只在空气里留下一句:“尽出馊主意。”

  便不见了人影。

  岳灼权当他是答应了,嘿嘿傻笑两声后,就自言自语的说:“太好了主人,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