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书后我成了暴君的黑月光

第二十章 越描越黑

穿书后我成了暴君的黑月光 楚玥 1042 2020-08-11 12:09:00

  话落,容依依面色大变,再维持不住镇定了,“姐,你怎么能这么诬蔑我呢?”什么叫但凡她看上的,爹都会设法给她抢过来?容卿卿这不是直接在说,她看上了凤墨,即便他是自己未来的姐夫,他们也照样使手段将他抢过来的吗?

  容卿卿立即捂住嘴巴,一副说漏嘴的模样,着急地说:“依依,对不起对不起,我说错话了,你千万别生气。”末了,又急忙转头朝凤墨道,“三皇子,刚才那些都是我乱说的,您可别当真,依依最纯真善良了,她无论如何也是不会觊觎未来姐夫的……”

  然而她这番话,却给人越描越黑,急欲于掩饰真相的感觉。

  凤墨审视地看向容依依,就连谢景怡心里都对容依依有了怀疑。

  “我真的是乱说的,我就是气不过依依抢了你。”容卿卿急得抹眼泪,“三皇子,你别信我的话,景怡,你也不要误会依依,她一直都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容依依简直要气急攻心了,眼前一阵阵发黑,坚决不能再让她说下去了,“姐,你、你不要再说了,清者自清……”说罢,身体晃了晃,双眼一闭,厥了过去。

  她本来是想倒在容卿卿身上的,毕竟两人靠得近,也是算准了她不会当着凤墨和谢景怡的面将自己推开,然而,她终究是想错了。

  正在她要倒在容卿卿身上的时候,容卿卿突然低叫一声,蹲了下去,“我的玉佩怎么掉了?”

  “砰!”

  没有东西可支撑的容依依,脸朝下,摔在了地上,疼得她眼睫颤了颤,差点要装不下去了。

  容卿卿捡完玉佩,站了起来,在看到倒在地上的容依依时,一脸茫然不解,“咦,依依怎么躺地上了?”

  凤墨瞥了眼她手里握着的玉佩,眼睛眯了下。

  所以刚才就是那么恰好,她玉佩掉了,蹲下去捡,完美避开了要往她身上倒的容依依?

  她是真的没有察觉,还是故意借着捡玉佩,让容依依倒在地上的?

  谢景怡也被眼前一幕,震得说不出话来。

  屋子里,有种诡异的静默。

  好半晌,容卿卿眨了眨眸,看向凤墨。

  想说,喂,你未婚妻摔倒了,你怎么也不扶一下?

  凤墨顿了顿,这才站起身来,朝容依依走去。

  看着将容依依扶到臂弯里的男人,容卿卿目光闪了闪。

  这个时候的凤墨,还没有爱上容依依,两人是在大婚后,凤墨被容依依身上的温婉气质和才情所吸引,这才渐渐爱上她,于是共谱了一段佳话。

  容卿卿目光闪了闪,这时她似乎才反应过来般,连忙扑了过去,将容依依从凤墨怀里抱了过来,哭天抢地地说:“依依、依依,你怎么了?来人,快请大夫!”

  谢景怡这时也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上前几步,帮忙将容依依扶到椅子去。

  “她应该是厥过去了。”凤墨说了自进来后的第一句话。

  “怎么好端端的……”容卿卿忧心忡忡地说。

  凤墨瞥了她一眼,想从她脸上找出演戏的痕迹,然而她脸上的担忧不像是作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