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今日从我了吗

第72章 友情

摄政王今日从我了吗 山有鸾声 2114 2020-08-26 07:53:49

  微微咬唇,徐离蓿盯床幔色答,

  “皇娘娘,臣妾此次,一人道歉。”

  又半晌,菟姬音紧慢传,

  “谁道歉?”

  “臣妾朋友,臣妾该错怪,该信任,该辜负臣妾一片意。臣妾,错。”

  完,徐离蓿清秀面容满坚毅,一瞬瞬盯凤床,就怕错细微静。

  一白嫩手将床幔掀一角,徐离蓿清里面,菟姬却透缝隙徐离蓿模。

  盯徐离蓿半晌,菟姬微启朱唇,语气听喜怒,

  “徐离蓿,因本宫皇,才愿与本宫交?”

  死死盯执床幔一角柔荑,徐离蓿做面一切准备,色道,

  “。”

  缓缓将床幔放,菟姬轻柔音再度传,

  “敢誓吗?”

  二话,徐离蓿应,

  “徐离蓿此誓,皇娘娘所言半句虚,必遭打雷劈,永世受苦!”

  话落,菟姬并未话,室内又陷入静谧。

  直至一盏茶间,菟姬未等异变,才彻底松口气。

  与人类空口誓,自妖精口道誓言被道察觉,若心口一,便立即降所言责罚。

  而一次失望菟姬,确定徐离蓿话否真,才苜蓿草精,便求誓。

  久久未言,寝居内弥漫凝重气息,徐离蓿一皇娘娘心所,仍纹丝跪原,耐心等待。

  ,菟姬轻软音似潺潺流水流泻而,

  “徐离蓿,本宫愿与交朋友,贫富,身份,位,单凭投缘二字。本宫誓,所言半句虚,必永生遭炼狱之苦。”

  徐离蓿立誓,便誓言。

  红尘漫漫,觅一至交友,何等之难?

  番话让徐离蓿心里极感,就伸手掀床幔,菟姬音响,

  “退吧,本宫乏。”

  伸手僵原,徐离蓿清秀面容浮一抹失落,快重新振,面容含笑恭敬行礼,

  “便打扰皇娘娘,臣妾先行告退。”

  直至身离寝居,踏殿门,带一众奴才院内与摄政王告退,菟姬未口任何话。

  吩咐萝北御膳房取熬药膳汤,封烺踏入殿内,推门走安静寝居。

  并未书案一大堆未处奏折,封烺径直走凤床,用修长手指掀床幔一角。

  见菟姬伸手将面青丝一一拨,奈何千烦恼丝,觉如瀑长纠结一,剪断乱,愈将人面孔挡住。

  见险自己打,封烺哭笑俯身,伸修长手指替将面丝撩。

  带薄茧指腹擦菟姬柔软面颊,指腹激一丝酥麻之意。

  酥麻感觉沿皮肤爬四肢百骸,最心脏处汇聚,化一滩春水。

  指尖微颤,封烺欲收手,菟姬却猛挥手,一捂住脸颊,

  “干、干……”

  面颊并未被柔荑完全盖住,透莹白手指指缝,渐渐漫红意肌肤。

  悄一笑,封烺将手放身侧,微微拈指尖,似味,

  “方才观徐离蓿离神情,娘娘,?”

  将脸埋入枕间,菟姬试图将自己滚烫脸蛋藏,用闷闷音答,

  “等本宫再找玩。至,总该让体当初本宫感受……”

  心间满无奈,小兔子挺记仇。

  “。如今便养伤,其,再。”

  俯身揉菟姬脑勺,封烺将床幔放,又走书案坐,执羊毫笔继续批改奏折。

  床幔翘一角,菟姬将扭,刚巧透缝隙封烺。

  紧紧盯,菟姬觉一颗心越跳越快,简直快蹦似。

  封烺,又一切常。

  底何般?

  抱疑惑,菟姬又床躺大半月。

  玉镜殿内消暑冰运一车又一车,让皇娘娘舒适入睡。

  直至菡萏殿杜嫣怜床活自如,菟姬仍被封烺按床老老实实休养。

  酷暑八月,烈日杲杲。

  王太医诊断,菟姬摆脱凤床,又恢复往日活蹦乱跳。

  往落翘殿跑几日,菟姬终将复仇计划提日程。

  荣太妃虽被处死,杜嫣怜除遭受一顿鞭刑外,全身而退!

  若几日寝居内,封烺睡,二冬此,真晓原一切杜嫣怜计划。

  堂堂九桐山兔子精,武力值虽排名号,论小心比狐妖姐姐差!

  莫名遭受般大罪,岂种将委屈咽肚里妖精?

  虽面手撕杜嫣怜,其方面,总寻法子治一治!

  话,菟姬此满脸思虑六鱼十灰蹲殿门门槛处。

  烈日当,却晒阴凉里菟姬,而殿内由冰块带冷气往外涌,叫愈舒适。

  微微侧,菟姬用白嫩手指戳颌六鱼十灰,

  “?”

  面面相觑,十灰挠,面带犹豫凑菟姬跟悄道,

  “,属寻麻袋,将人套住打一顿?!”

  恰巧萝北端水盆路,听十灰话,蹙眉走,语气里带赞,

  “怎般暴力?娘娘教训哪奴才?!”

  用手撑住脸,菟姬抬蹲萝北,笑嘻嘻叫萝北吓一跳话,

  “奴才哪需本宫般心,当教训菡萏殿子。”

  险将怀盆砸,萝北一脸惊恐单手捂嘴,连忙凑人跟惊,

  “娘娘怎般法?,怎就由娘娘胡?!王爷呢?晓此?!”

  伸手掐萝北脸蛋,菟姬一脸坏笑,

  “王爷宫,估摸日子才。小萝卜,本宫决定情无人阻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