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今日从我了吗

第49章 惩罚贵妃

摄政王今日从我了吗 山有鸾声 2089 2020-08-14 08:09:56

  话落,殿内鸦雀无声。

  乖乖坐椅子菟姬默默感叹。

  美色误人。

  许久未开口萧杜煜微微皱眉,

  “小小一宫女,配十三皇叔?”

  却萝南丝毫畏惧子,甚至哈哈笑,

  “自见王爷一刻就知晓,配!但除,其妄图接近女子配!

  特别知廉耻皇,贵一之,三番次缠王爷放!王爷早就烦,就顺势帮除掉皇!”

  周身气息冷凝如刀,封烺怒极反笑,微微抬右手打一道内力,见萝南捂住左肩狼狈滚,额际快浮现一层冷汗,且发闷哼声。

  随手弹袖摆,封烺懒懒开口,

  “定夺本王之事,配?”

  努力仰向封烺,萝南脸淡定容表情龟裂开,奋力将手伸向封烺,试图爬,

  “王爷,您怎般,您!”

  封烺缓缓背身,抛五字,

  “管自己。”

  揉额角太心神疲惫,抬手朝汀兰挥,

  “拖,赐白绫。”

  领命,汀兰面无表情架住将手伸向封烺萝南迅速撤,殿门阖,听萝南深情呼唤王爷声音。

  待殿内安静,太将手里佛珠轻轻放桌,站身,

  “知奴才怎敢生等心思,妄飞枝变凤凰?加强对宫女管束。”

  踱步至一直跪杜嫣怜面,太美眸划暗光,将心间满全数发泄身,

  “虽处置宫女,但罚,否则,白白让鹓扶受委屈成?”

  顿,太冰冷声音如一记重锤砸杜嫣怜心,

  “泽芝贵妃贬贵嫔,罚祠宫跪拜七日。”

  如遭五雷轰顶,杜嫣怜猛直身子向太,一双杏眸睁极大,里面满敢置信。

  最终目成皇,独揽宫,而被老女人随意贬低妃位!

  但现,一位二实权,座任何一随意处置!

  心思转极快,杜嫣怜快反应,潸落泪向皇。

  敢求情,就用一双通红杏眸幽怨萧杜煜,直将心生愧意。

  怎生愧意?

  嫣怜如今场因。

  明明自己心人,却最该保护候护住。

  若自己让嫣怜安全感,嫣怜又如何信小宫女话指证皇?

  自责片刻,萧杜煜心疼至极,顶自封烺与太压力沉声开口,

  “母,嫣怜罪至此。一片心,若皇真被冒充,大启岂闹大笑话?

  至于十三皇叔嫣怜嫉恨皇,人之常情,嫣怜爱朕至极,若真丝毫嫉妒,朕才信。”

  见萧杜煜真站替自己话,让心逐渐漫绝望杜嫣怜梨花带雨挤一抹微笑。

  自己爱错人。

  却听封烺嗤笑,狼眸淡淡,语气里带戏谑,

  “因嫉恨,所证据情况诬陷人?皇,偏心人敢怪,但些事情,该罚罚。”

  见泽芝贵妃受委屈?见小兔子受委屈呢。

  据理力争一番,太微抬手打断略显激动萧杜煜,

  “行。哀知道疼泽芝贵妃,但凡事讲点道理,惩罚轻重,贬妃位、罚跪而已,如何?”

  微蹙眉,萧杜煜自赞太话。

  当初将嫣怜抬入宫,给位,但贵妃之位必嫣怜!

  顾害怕,萧杜煜大步拦杜嫣怜面,正色反驳,

  “十三皇叔,母,若罚嫣怜祠宫反省倒无错,但贬贵嫔,未免太分些!”

  丝毫意外萧杜煜话,封烺藏青眸子深几许,向一脸置否太。

  少经事,就简单踏入太陷阱。

  日需让萧杜煜自己决策。

  一如封烺所料,太露胜券握笑容,老狐狸似,但话带严厉,

  “分?鹓扶被诬陷就分?哀怎教?宫一事休偏颇!现又怎做?”

  ,太见萧杜煜脸色青白一片,语气渐缓,

  “,哀讲情面之人。皇,宫底冷清些,若人,鹓扶与泽芝太寂寞。”

  话落,太盈盈一笑向菟姬,美眸里满慈爱,

  “鹓扶,意如何?”

  笑容里含太其意味,菟姬眼里觉皮发麻浑身瘆慌,连连点,温婉笑,

  “太娘娘极,臣妾自赞。”

  满意点,太又笑向萧杜煜,

  “皇意思呢?”

  缓缓将袖里手握紧,萧杜煜太慈祥笑容,背泛一层凉意。

  机关算尽,太直现才暴露本目。

  分明纪尚轻,母就般希望自己延续血脉吗……

  但嫣怜,应交换条件。

  咬咬牙,萧杜煜面色僵硬颔首应,

  “母意思,便朕意思。”

  拽龙袍柔荑紧几分,杜嫣怜纵使心里千般百般愿,却任何立场开口阻挠。

  入宫一,太就迫及待往皇身边继续塞人。

  一皇就够受。

  几争宠?!

  些心思敢打落牙齿往肚里吞,但凡泄露半点,被太拿捏!

  皇允许,太象征性问封烺,

  “王爷意见吧?如今皇室凋零,添点人气错。”

  懒懒勾唇,别动小兔子,皇便娶三千佳丽与无关。

  见无人反驳,太眉间阴郁散尽,喜笑颜开拿桌面佛珠,小安子搀扶准备离开,

  “哀半月懿旨广招美人。皇回挑选,性子乖,生养。”

  扔句话,太心满意足踏门而,消失院门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