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今日从我了吗

第33章 临幸

摄政王今日从我了吗 山有鸾声 2274 2020-08-06 12:22:30

  一脸复杂。

  拒绝。

  皇难违。

  且见大公公模,热水澡怕洗。

  而且……

  何,菟姬忽封烺。

  一旁萝北并晓菟姬心思,手脚利索跑玉镜殿拿绣芙蓉花纹藕色斗篷替菟姬披,面喜色快溢,

  “娘娘,您卧虬殿定与皇共浴,您快,别让皇等急!”

  共共共共浴?!

  虎狼之词!

  攥斗篷缘,菟姬无措六鱼与十灰二人,二人暗卫,纵使希望皇娘娘,却拦住。

  形势凝滞,大公公口催促,

  “皇娘娘,等呢?步辇备,您就随奴才吧。”

  咬咬牙,菟姬将斗篷裹紧,闷往院门口冲,带萝北祝福与六鱼十灰担忧,跟大公公消失院门拐角处。

  一喟叹,萝北院门神亮几分,

  ”守云见月明,娘娘终等一!“

  一旁十灰猛反应,抬手狠狠一拍六鱼,

  “愣甚!快追娘娘,禀告王爷!”

  完二人反应,十灰身形一闪,消失原。

  伸手挠泛疼脑勺,六鱼一脸苦大仇深模准备纵身而,被一旁萝北拽衣角放,

  “甚追娘娘?!十灰禀告王爷做?娘娘宫久,终被宠幸难道大?!”

  若萝北任何冰雪聪明,唯独感情一迟钝。

  盯萝北面困惑解表情许久,六鱼长叹口气,俯身萝北耳低语几句。

  见萝北面困惑逐渐转变惊讶,就险惊呼六鱼一捂住嘴,悄叮嘱,

  “所才禀告王爷。”

  一脸纠结,萝北将六鱼手拽,环视一圈四周确保无人,才用手掩住嘴悄道,

  “、娘娘皇啊……”

  抬手敲萝北,六鱼敢做逗留,

  “等插手,总之休息吧,娘娘跟。”

  话虽。

  当六鱼赶卧虬殿却殿外守备森严,连苍蝇飞。

  六鱼王爷,仍拿十八般武艺功潜入卧虬殿房顶!

  赢苍蝇!

  自豪!

  除蹲房顶盯娘娘踏入寝居,六鱼自己做。

  就落就诛杀场。

  另厢,十灰匆忙赶符离殿,封烺殿内批改奏折,剑眉蹙沉浸奏折,一竟未察觉十灰。

  “,娘娘被皇召入卧虬殿!”

  就一跪,十灰沉唤封烺思绪。

  十灰顾其,封烺身暗卫,最清楚皇娘娘王爷心分量。

  落笔一顿,毛笔笔尖凝聚一滴墨滴落奏折晕染,狼眸带刀扫十灰,语气竟比殿外寒冬冷几分,

  “何?”

  “,一盏茶!”

  猛身,封烺将毛笔随手甩奏折,连大氅未披,带满身凌厉杀气径直冲。

  被晾原十灰连忙身,一捞挂架子玄色大氅,匆忙追。

  冬夜渐深,偶尔冷风刮,带一阵萧瑟。

  披大氅封烺脚步渐止,抬仰视夜色里巍峨森严宫殿,再未一步。

  方才冲消散沸腾血液里,面杀气尽褪,封烺面色冷凝寂静卧虬殿,如山。

  跪一旁十灰懂,分明所暗卫暗处待,一令直接闯入就将娘娘带走,何殿门却停。

  就十灰口提醒,一道黑影小心翼翼自卧虬殿房顶翻,避御林军,绕一圈跑跪封烺面。

  六鱼。

  沉默许久封烺薄唇微启,低沉音带嘶哑,

  “娘娘呢?”

  “,娘娘……卧虬殿,属功力浅薄,听里面静……”

  缓缓阖,六鱼话犹如一柄利剑当胸刺,将坚如磐石心捅穿,鲜血淋漓。

  “吧。”

  良久,封烺沙哑吐二字,一挥大氅转身步入张巨口夜色里。

  见离步伐带丝毫犹豫,六鱼十灰慌,连忙身追。

  六鱼纪小,性子稚拙,见未做就离,顾一切冲封烺背影喊,

  “,您救娘娘吗?!”

  黑暗封烺脚步一顿,

  “何救?。”

  低语喑哑,自觉流露微寂寥,封烺并未,脊背绷笔直,大步踏入名黑夜巨兽口。

  甘心六鱼,却被树蹿二冬一拉住,

  “忘平教?!置疑子任何话!便让死,将刀递子!”

  若十灰,六鱼辩驳,二冬除一东外跟随摄政王最久暗卫,之更亦父亦兄,无法,六鱼呐呐闭口。

  分明娘娘往提满脸欢喜,何……

  踏寒风符离殿,封烺挥退一众暗卫,面无表情踱步至院内白玉石桌旁。

  附一层薄茧修长指尖划冰冷桌面,封烺藏青狼眸深如夜空,带易察觉痛楚。

  慢慢石桌旁坐,凝视面空无一人石凳,封烺仿佛一脸狡黠笑意菟姬坐石凳偷摸悔棋模,偷吃功兔子。

  往日一颦一笑,封烺自觉勾唇角,随即又此番所之处,抹浅淡笑容僵脸。

  叹息一。

  “般…………”

  封烺自懂,未觉自己决定之错,唯独待菟姬一,突觉自己做错。

  若让背负骂名,底舍。

  或许坐稳位,名副其实、至高无皇,之才最结局。

  长夜漫漫而,院内烛火燃尽,东际始泛白,封烺石桌旁枯坐一夜。

  一道黑影闪入院内,悄走封烺身跪,

  “,娘娘玉镜殿。”

  盯石桌呆封烺才神,缓缓启唇,音沙哑至极,

  “……如何……”

  相比六鱼与十灰轻气盛,二冬显沉稳少,余话一句未,

  “娘娘脸色苍白,一脸疲累。”

  “吗……”

  一句,便又捅自己心一刀。

  收敛情绪,封烺又恢复往日冷峻又危险摄政王,

  “退吧,让十灰六鱼,用跟皇。”

  将手石桌挪,封烺身,白玉石桌化齑粉,散落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