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今日从我了吗

第25章 宠着

摄政王今日从我了吗 山有鸾声 2132 2020-08-03 12:03:26

  就六鱼与十灰准备皇“献身”,萝北拖张小桌气喘吁吁小跑而。

  深冬寒冷,萝北光洁额际却泛一层汗珠。

  见小宫女瘦弱小身板,六鱼连忙跑帮忙。

  抬高大六鱼,萝北面一红,匆匆低将未全脸蛋掩,呐呐道谢呲溜一窜菟姬身旁,

  “娘娘,东西拿。”

  原萝北光搬小桌,提一长方形盒子。

  满意,菟姬厚实貂毛斗篷重伸缠绷带手,朝六鱼十灰指,

  “,陪本宫打麻将!”

  与玉镜殿内喧闹,承乾殿此安静仿若间凝滞一般。

  幽香伴青烟自书案一方金鼎小香炉袅袅升。

  殿内门窗紧闭,将深冬寒冷隔绝门外。

  一身玄青衣袍封烺将手背身,藏青眸子淡淡萧杜煜,

  “抄?”

  底少,萧杜煜见封烺般模心里一紧,站直老老实实答,

  “,朕嫣怜抄,。”

  桌厚厚一摞纸张,封烺走一旁书架拿一本书,

  “温习日子课业?”

  见封烺因御花园一置气,萧杜煜松口气走书案坐,

  “温习。方大明白,十皇叔,您今日朕解惑解惑。”

  二人般相处数,萧杜煜虽宫一整颗心偏,面其情分清次。

  待今日授课结束,冬日太阳西斜。

  伸懒腰,萧杜煜身朝站一,费心费力教导封烺拱手恭敬道,

  “谢十皇叔教导。”

  将手书放书案,封烺面划一丝疲态。

  伸手捏高挺鼻梁,语气淡淡,

  “臣应敬之,无需言谢。局势紧张,皇您比往更用心,,臣才放心将您父亲托付臣大启,交您手。”

  提先皇,萧杜煜面禁露伤感之意,若生意外,匆匆忙忙就扛沉重江山……

  见殿内授课结束,门口恭大公公一脸笑意迈碎步走,

  “皇,王爷,今日饿一吧,奴才先见二位专心致敢打扰,奴才就人传膳。”

  抬手拦住准备转身大公公,封烺深邃五官浮温之意,

  “大公公,安排皇膳食便,本王另安排。”

  连忙躬身应,大公公带一脸笑呵呵踏殿门。

  就封烺准备跟离,盯许久萧杜煜突口叫住,

  “十皇叔……何皇总符离殿找,……”

  并未,封烺淡口打断萧杜煜接话,

  “皇,皇人。垂怜,宫孤苦无依。保全自己,总归寻靠山,恰巧选择本王而。

  喜爱,怪,阻拦活。”

  话让萧杜煜一噎,杜嫣怜先话总脑海浮,思,仍皱眉道,

  “,宫里奴才走太近……”

  “本王做,奴才脸色?心无愧便。”

  信步踏殿门,封烺扔句话离。

  踏暮色,封烺第一次归心似箭感觉。

  才刚走玉镜殿院门,听一阵稀里哗啦洗牌菟姬带欢欣哈哈笑。

  剑眉一挑,封烺放缓脚步,悄走。

  见身披雪青貂毛斗篷菟姬背坐小凳,未见表情,光音就听应当赢少。

  最先封烺坐菟姬面十灰,停洗牌手,猛站单膝跪,

  “。”

  逗菟姬与萝北六鱼反应,将面表情收敛,利落跪,

  “,您。”

  慢慢踱步,示意六鱼人身,封烺抬手牌桌拿一张九筒,

  “本王,手未,玩。”

  话虽般,封烺语气分明并未带责备之意。

  鬼灵精菟姬自听,仰笑眯眯封烺,

  “今日王太医本宫手伤差,再者,,根本需本宫洗牌。”

  见分外爱模,封烺心里一软,再计较打麻将一,而温,

  “般高兴?赢少,莫让六鱼将俸禄输光吧。”

  提菟姬就高兴,第一次赢钱!

  往寻人打麻将,就各顶尖高手让输精光!

  今日许运气爆棚,连连胡牌!

  轻咳,菟姬努力将面意之色掩,话语间仍卖,

  “哎~运气罢,赢少,玩?”

  扫满脸苦笑人,封烺察觉,狼眸含笑,淡拒绝,

  “,色晚,该用膳。吃,让六鱼十灰取。”

  提间,菟姬才反应此暮色垂垂,将手揣身兜兜里,一脸遗憾站身,

  “晚啦,次再。吃本宫便吃,反本宫将膳食换~”

  完又露喜自胜笑容,护身兜兜往殿内小跑而。

  兜兜封烺让萝北缝制。

  先菟姬总注意自己手,封烺将兜兜挂菟姬身,除却平日踹手外,塞其小玩意儿。

  比如小巧汤婆子,又比如牌桌赢银钱。

  无奈摇,封烺猜小捣蛋定藏银子,身人淡淡道,

  “辛苦,次皇娘娘赢少,本王双倍补。”

  演一人顿松口气。

  娘娘牌技太差,若人停喂牌,怕娘娘输哭鼻子。

  未免摄政王见娘娘哭而怒冲冠,六鱼人委屈自己荷包,逗娘娘心。

  才怕被王爷责骂。

  若王爷当场让扫茅房,岂面子?!

  定被其暗卫指鼻子笑!

  丢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