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今日从我了吗

第11章 兔叽

摄政王今日从我了吗 山有鸾声 2075 2020-07-26 21:38:24

  连忙往一撤,菟姬面颊绯红慌忙摆手,

  “本宫怎怕等!本宫奇其‘池妃’底生何等之,让宫内传言愈演愈烈……”

  坐直身子,封烺双藏青狼眸停留棋局,半晌才淡道,

  “池妃……谣言应当当历宫女太监传,意外,胆子太小,便胡乱罢。”

  ,一就将菟姬奇心勾,

  “所,当底意外呢?”

  狼眸扫菟姬面掩住奇,敲敲桌面示意菟姬棋,才含糊,

  “宫里腌臜无非就,池妃……当算先皇疼爱之人,奈何红颜薄,失足青禄湖桥摔,再湖水里爬。”

  小心翼翼放白子,菟姬感叹,

  “纵使圣宠,逃老一关。”

  倚石桌,封烺用手背撑侧脸,目光懒懒菟姬,

  “决定?本王允许悔棋一步。”

  被一,菟姬确定,白嫩右手悬棋盘许久,终将方才颗白子又换方,

  “决定!就里!”

  扯呵欠,封烺落黑子,

  “输,本王如何惩罚。”

  撑石桌站,菟姬一脸敢置信瞪大观察棋局,失叫,

  “、刚刚诈本宫?!”

  抬手弹一菟姬额,封烺露坏笑,

  “兵厌诈,娘娘长心,若再般,本王就客气。”

  往封烺面表情偏浅淡,一笑太耀,直接将菟姬心湖搅乱。

  明白自己心何跳般快,菟姬怕副模封烺,就被吃掉一。

  猛站身,菟姬面色通红匆匆道别,转身兔子似落荒而逃。

  直至菟姬身影消失门口,封烺目光里戏谑才渐渐散。

  真,越解,越爱。

  抬手将棋子归棋盒,封烺欲身殿内,意瞥躺粉嫩物。

  弯腰将其捡,封烺静静卧手心粉色坠子,仿佛面感菟姬温度。

  让人舍。

  收拢手指,封烺心情甚走殿门,许久未玉镜殿,明日如借机走一趟。

  隔日气暖阳高挂。

  心情甚封烺独自一人沿宫内幽静小道快步而行,未花长间便玉镜殿。

  信步而入,次此因贵妃一,封烺倒道,般久,玉镜殿如先一般透露荒凉。

  院内见一人,封烺张望,待往殿内走,桂树贵妃榻传一阵极轻微响。

  剑眉微蹙,封烺悄走一,榻竟一巴掌大浑圆白兔?!

  伸手将兔子拎,封烺观察半晌沉道,

  “太胖。”

  兔子似听懂似,原本迷蒙兔忽睁大,甚至半空划短腿挣脱。

  一忍住,封烺笑,左手端小白兔打量。

  兔子小小,手掌大,未免太圆,若放见腿,跑一蹦一跳,而球一般滚。

  就爱。

  兔子似乎太喜欢,奋力手心里挣扎,甚至微弱咕咕。

  眉梢一挑,封烺伸手指轻轻弹小兔子,

  “般讨厌本王?昨日人本王坏话?”

  反抗小兔子一僵,随即更用力挣扎。

  无奈笑,封烺捧兔子玉镜殿内寻人,一惊呼自院门传。

  ,封烺认人,皇娘娘贴身宫女。

  提食盒踏入院内,萝北一脸惊讶朝封烺跪行礼,

  “拜见王爷!”

  “免礼,”封烺轻抚兔子,神色淡淡,“皇娘娘呢?”

  爬,听摄政王话,萝北意外道,

  “娘娘殿内?方才娘娘饿,吩咐奴婢御膳房取吃食,娘娘应当躺院内贵妃榻小憩才。”

  闻言,封烺自觉将目光落贵妃榻,半晌又手心里兔子,封烺觉自己大概疯,怎人变兔子?

  “许偷溜哪儿玩,”封烺伸手将兔子递,“兔子皇娘娘养,怎如此粗心将放,若被人捡就拿。”

  小小疑惑,萝北大胆子凑打量兔子,随即低恭敬道,

  “王爷,兔子娘娘养,玉镜殿未养任何宠物,奴婢猜,兔子御膳房溜?”

  竟养?

  收手,封烺盯兔子,越越觉次次被皇送兔子糕格外相似,既无,如……

  捧兔子,封烺萝北引领走玉镜殿,如猜一般,殿内空无一人,菟姬溜何处玩。

  桌坐,一直未等菟姬封烺失望,怀里拿坠子放桌面,朝侍奉一侧萝北淡,

  “昨日娘娘落坠子符离殿,本亲自交,一半,本王便放。“

  完站身,揣兔子信步离玉镜殿。

  菟姬哪儿?

  其实哪,躺贵妃榻晒太阳,一忍住偷偷变原形,算,等萝北之变就!

  惜,算萝北间,却算封烺意外。

  伙嘲笑胖!

  兔身就圆!怎胖!

  分明毛!

  虚胖!

  洗澡就瘪种!

  暗暗磨牙,受制封烺菟姬敢暴露,蜷缩手心,随一符离殿。

  原本趁封烺注意偷溜走,却见封烺寻软帕子垫桌,将放其抚摸温柔道,

  “本王就人,听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