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今日从我了吗

第8章 有求

摄政王今日从我了吗 山有鸾声 2252 2020-07-23 08:19:18

  玉镜殿躲几,菟姬萝北处杜嫣怜醒生一场病,盛怒萧杜煜将当所奴才罚,底谁所,依旧查。

  甚至奴才之间流传一段话,常伴先皇身侧池妃娘娘伸冤,见伸冤便直接索……

  流言传模,几功夫就演变数十版本,连带杜嫣怜遭受情变玄乎。

  松口气,缩贵妃榻晒太阳菟姬心,自己暴露就,就池妃娘娘。

  呆,萝北提红漆木盒匆匆跨院门小跑,

  “娘娘,东西拿!”

  连忙贵妃榻弹,菟姬结果红漆木盒打检查,一脸疑惑道,

  “就,让摄政王本宫印象儿?萝北,莫被骗吧?”

  走跪,萝北伸手将菟姬皱巴巴裙角扯平,才仰信心满满道,

  “娘娘您就放心吧!奴婢花大价钱符离殿里小太监儿打听。,摄政王平日瞧喜欢,唯独,念念忘!”

  偷偷心里吐槽摄政王反差爱,菟姬挺胸膛一脸决,奔赴场似,

  “走,随本宫摄政王!”

  带萝北,菟姬绕路才终符离殿。

  四处张望,并未见其人,菟姬连忙抬手推院门径直踏。

  跟做贼似。

  符离殿院子极大,里面一汪池水,养几尾斑斓锦鲤,池栽种许竹子,简单又贵气。

  一握扫帚小太监院子偷溜二人,顿惊叫,

  “谁?!怎敢擅自闯入符离殿?!”

  脚步微顿,菟姬萝北,萝北心领神盈盈一笑行礼,

  “位公公,皇娘娘今日探望摄政王,见外人,便擅自,恳请您通报一?”

  “何?”

  未等小太监应,自殿门信步走一身量颀长男子。

  听低沉慵懒线,菟姬抬。

  见一身玄色长袍俊美男子往走,窝深邃,瞳孔罕见藏青,犹如浩瀚星空,一扫仿若将人吸。

  分明先玉镜殿见,菟姬仍心里一抖,浑身兔毛炸一般。

  被敌盯。

  狼。

  直封烺菟姬面站定,才哆嗦神,由自带乖巧笑容,

  “本宫拜见摄政王您,今日一见,果与传闻一般无二。”

  挥手让小太监退,封烺低定定菟姬,饶兴趣,

  “传闻?敢皇,传闻本王人?”

  握手红漆小盒,菟姬咽口水兢兢答,犹如面严师拷,

  “传、传闻摄政王身手凡,一人一枪一挡百:气度非凡,举手投足惊人:外表超卓,将皇城所女子魂勾……”

  求求别!

  再就胡诌风华绝代倾倾城眸一笑百媚生!

  似被取悦,封烺狼眸含笑,侧身带菟姬往池小亭走,

  “坐。”

  快步跟,菟姬将小食盒放白玉圆桌,浅笑道,

  “王爷,本宫带吃食,您尝尝?”

  待二人落座,封烺才抬手打红漆盖子,一顿,见暗红格子里躺几浑圆爱兔子。

  细细,才兔子由白糯米做糯米糕,用小红豆睛,瞧栩栩如生,叫人嘴。

  狼眸暗几分,封烺神色无常菟姬,语气淡淡,

  “卖相般,莫非自娘娘手?”

  走神菟姬满脑子封烺脸双骇人眸,连话听清就胡乱应,

  “……”

  身低站萝北连忙轻咳一,菟姬才神自己错话。

  封烺辩解机,伸骨节分明大手执筷子夹一兔子放入嘴里,咀嚼几咽。

  喉结轻微滚,让紧张菟姬忽口渴。

  “味道错。娘娘果真心灵手巧,”封烺薄唇微勾,露一丝浅笑,随即又夹第二兔子吃,

  “糯米糕味道怎御膳房张大人做糯米糕一?”

  心里一突,菟姬哪敢您吃就张大人做糯米糕……

  堂堂大启摄政王竟独爱糯米糕等,原本打死菟姬信。

  结果摄政王爱吃,分辨谁做!

  菟姬灵机一,掩嘴轻笑,

  “糯米糕本宫寻张大人,若味道,本宫真就怀疑哪儿错。”

  忍住自己机智赞!

  菟姬面藏住意之色,封烺努力忍笑,淡吃完所兔子糕。

  见摄政王并未流露满,菟姬抓住机小心翼翼口,

  “王爷,本宫一相求……”

  轻轻将玉筷放食盒旁,封烺双藏青狼眸盯菟姬,懒懒口拦话,

  “本王道何而,放心,既本王选,自。宫莫负担,一切本王。”

  料摄政王般道,菟姬热泪盈眶!

  将激握小拳拳手藏宽大袖子里,菟姬努力维持温婉形象,让自己傻乐,

  “摄政王句话,本宫幸运。本宫与摄政王一见如故,否常叨扰?”

  怕归怕,靠山之间需笼络关系!

  若二人关系,就算闯大祸,准摄政王二人交情甚份站替话?

  走,菟姬就一次。

  身袍子,封烺狼眸淡淡,“若无其,娘娘便吧,本王处。”

  偿所愿,菟姬当纠缠,站身封烺道别,欲往外走,封烺薄唇微启,又口道,

  “,娘娘次,记带兔子糕。本王觉兔子糕比张大人做吃许。”

  背一凉,菟姬敢,讪讪笑一应,随即带萝北落荒而逃。

  菟姬消失门口背影觉笑,封烺终憋住,食指关节抵唇,轻笑。

  待笑够,才招一旁阴影等久黑影,

  “查?”

  单膝跪,黑影双手奉手蜡黄小纸卷,

  “,皇果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