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今日从我了吗

第2章 手撕贵妃

摄政王今日从我了吗 山有鸾声 2037 2020-07-20 10:13:36

  其实菟姬让萝北快些将太医请。

  萝北吃素。

  忍住心里给竖一萌萌大拇指。

  粉唧唧种。

  而杜嫣怜,却实实被吓傻。

  狼狈跪坐,蜀锦右手捂面颊、左手狠狠攥衣角,一悲愤交加,忘反驳萝北话。

  殿内陷入一片死寂,菟姬将白瓷小杯轻轻往红木八仙桌一放,轻叩声将众人目光尽数吸引。

  举止温柔端庄,似眼一切场闹剧,菟姬用温语气,

  “萝北,无礼。小宫女护心切,本宫计较。倒泽芝,需调教奴才,否则,次若太面般闹,怕止罚跪般简单。”

  温温婉婉一段话,轻巧将杜嫣怜问责化解闹剧,倒叫杜嫣怜面无光。

  心里暗恨,但却无奈何,杜嫣怜低咬牙朝菟姬行礼认错,

  “皇娘娘教训,臣妾回定管教奴才,谢娘娘体恤,臣妾觉,怕用劳烦您请太医。”

  气势完全将杜嫣怜压倒,菟姬浅浅一笑,朝萝北挥挥手示意退至一旁,开口赶人,

  “泽芝贵妃知错便,散吧,清早便将本宫吵脑门疼,次请安,记提知声,进宫,便懂宫里规矩。”

  “臣妾无礼,臣妾便先行告退。”杜嫣怜话里话外柔柔弱弱,但藏帕子左手狠狠攥,尖锐指甲险些刺破手心,但仿佛感觉疼一般。

  恭敬完,面色无常转身往殿外走。

  坐蜀锦见泽芝娘娘连一眼神未给,心由些慌,连忙匍匐朝皇娘娘磕几,娘娘允许,才爬踉跄往外走。

  待玉镜殿终于恢复往日清净,菟姬才大叹一口气,毫无形象往桌一趴。

  “萝北......本宫饿......本宫刚刚手气极,差点就赢,惜被人打断……”

  一声气若游丝娇嗔将本性暴露无遗,身份卑微宫女将含笑目光落身,话语间尽宠溺,

  “方才辛苦娘娘,奴婢就一趟御膳房,清炒胡萝卜加白灼白菜?”

  若让人听菜肴,指定认皇娘娘处境凄惨无比。

  一瞬,却听菟姬用带欢欣语调,“甚甚,再拿清蒸白豆腐,今日本宫饿胸贴背,需三道菜!”

  虽菟姬如今宫处境确水深火热,但本人似乎并未觉。

  笑盈盈回首行礼领命,萝北快步离开玉镜殿。

  殿内又陷入寂静。

  扯呵欠,菟姬将脸贴冰凉八仙桌。

  娇滴滴贵妃定皇面告状。

  但愿皇震怒,最将位撤,打入冷宫,再管!

  就激动搓手手。

  比日宫被揭穿身份做成麻辣兔,宁冷宫熬小皇帝驾崩溜宫逍遥自!

  任谁猜,被摄政王与太选皇,竟替嫁!

  文丞相嫡女文夜兰,大婚当日将自己丫鬟推位,自己府里侍卫私奔!

  菟姬妖精。

  欠文夜兰一条命份,就硬皮盖盖迈花轿。

  兔生艰难。

  需三碗米饭安慰。

  与玉镜殿其乐融融,杜嫣怜险些被气晕。

  先踏玉镜殿院子些急,被门槛绊,险些往栽,跟蜀锦一脸惊慌扑扶住,“娘娘,您无事吧?!”

  杜嫣怜见蜀锦烦闷已。

  若戏,岂被文夜兰教训!

  思及此,当门外等候一众奴才抬手直接赏蜀锦一耳光,将掀翻!

  目光冷冷,杜嫣怜抬手招另一位小宫女,小宫女极眼色,见状连忙拿帕子,细细替杜嫣怜擦拭青葱白嫩手指。

  直蜀锦战战兢兢爬跪,杜嫣怜才用软软嗓音冷话,

  “蜀锦,本宫念初犯,次便饶,次机灵点,别总给本宫添麻烦,知道吗?”

  瑟缩,蜀锦捂被泽芝娘娘尖锐指甲划破脸颊连连点,怯弱回答,“奴婢知错,次再犯。”

  将方才怨气发蜀锦身,杜嫣怜此觉心情平缓些,神色淡淡朝小宫女摆摆手,示意将蜀锦扶。

  待见蜀锦流血面颊秀眉微蹙,但随即计心,罥烟眉舒展开,带一众奴才转身快步离开玉镜殿,“走,本宫承乾殿!”

  菟姬猜错,杜嫣怜找皇告状。

  脚步匆匆带一众奴才绕水榭楼阁,待遥遥望见金瓦宫殿,已日三竿。

  细细将绣连翘纹路鹅黄襦裙侍弄褶皱,杜嫣怜又将长发随意挑弄凌乱,让自己添几分怜。

  做完一切,杜嫣怜正欲往走,似什,回身瑟缩蜀锦面,伸纤长手握住蜀锦脸左右,蜀锦面颊伤痕并深,就功夫,已经止住血。

  眉间蹙,杜嫣怜美眸带耐之色,未等蜀锦反应,杜嫣怜高高举右手,冲愈合左颊狠狠扇一巴掌!

  蜀锦惨叫一声捂脸颊向仰,其奴才接住,才狼狈倒。

  一步握蜀锦巴蛮横将脸扭至一旁,杜嫣怜打量蜀锦脸颊。

  见左颊并未再次划破,但接连挨三巴掌,整左颊已高高肿,配未擦拭干净血迹,便被狠狠摧残一般。

  才满意松开默默流泪蜀锦,杜嫣怜抬手接一旁小宫女手帕子细细擦擦手,面带冷笑转身,

  “蜀锦,哭更惨些,待承乾殿,本宫自用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