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反穿大佬技能多

第20章 编剧老师的职责,一个眼神都是戏

反穿大佬技能多 银羡 2005 2020-08-07 08:00:00

  想到这里,桑盛不免唉声叹气:“唉,人生好难啊……”

  天天都要想着怎么赚钱这种费脑子的事情。

  转念再一想,桑式企业桑责……

  那个原主的亲生父亲。

  而她记忆里的父亲……

  桑盛眸光微微黯淡了些,她想到了原主。

  原主的记忆与《繁星八月》这部小说中所描写的她的亲生父亲桑责,是完全一致的,并且,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完全是按照原主所了解的桑责,最真实的写照。

  那是一个疼爱怜惜自己那个身世可怜女儿的好父亲。

  当年,忍痛让十六岁的桑戎将年仅八岁的桑盛带走,也不过是因为桑责知道自己无可奈何之处。

  而这其中的缘由,也不过是一个生死二字。

  是因为桑责--

  “桑盛!”

  导演那边的大喇叭又上场了。

  桑盛思绪被打乱,也来不及多想,将没喝完的牛奶递给黎过,交代了他一句‘别喝也别扔’,这才朝着镜头前快步走去。

  黎过:“……”

  我是那种会喝你牛奶的人吗?

  **

  “找准镜头,第148场47镜第1次,开始!”

  导演在监视器前喊了话,所有参演人员都进入最佳拍摄阶段。

  这一场拍的不是其他的戏份,是连着上面的几场戏,其中一场‘桑盛’刚从男主那里出来,而后,将她认出来的女主追着她跑出来的一幕。

  这场戏很考验女主的演技,因为这一部分是楔子分界点后期女主成长的初始阶段,她已经抛弃过往,换了另外一个身份重活于世。

  不能再像从前那般单纯善良,可她内心却又要保持着那一份的善意,那一份希望。

  而在男主这里,她就必须做到压制自己不外露,又要理性的、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待所有的事情。

  这一部分,也算是女主的一个过渡阶段。

  要坚持自己的内心,还要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让自己逐渐成长变得强大。

  而桑盛就不一样了,除了设定是娱乐圈花瓶代表,小说中‘桑盛’的人设,其余出场时刻的安排都是比较面无表情,眼神逐渐冷漠的。

  所以,这一场,不仅考验女主的演技,更考验桑盛的演技。

  因为,桑盛的台词并没有很多,全程基本上都是那双眼睛在演戏。

  众所周知,眼神情绪是很考验一个人的演技的。

  但桑盛,似乎只需要……本色出演?

  不对,这本来就是她。

  做好所有准备之后,在听到导演喊了开始,桑盛就从搭建好的屋内,一边拉上自己黑色斗篷的大帽子,只露出小半张脸往外走着。

  给人的感觉既神秘又冷漠。

  与此同时,身后,有道急促的脚步声,在那人还没出声之前,桑盛便慢了脚步,藏在帽檐之下的那双眼睛向后瞥了下。

  这时,镜头会给一个眼部描写。

  “等等。”

  听到声音,桑盛停住脚步,却没有转身,直到追着她前来的女子站到她面前,桑盛才抬了抬眸,神色中几分探究提防却又不动声色。

  这一场,桑盛基本上没什么台词,全程都是女主在说话。

  而所有人都知道,演技好的,就连一个眼神都是戏。

  桑盛刚才的那两个眼神,不论是前面警觉的那个往后一瞥,还是此时,看向女主的不动声色又把人打量了一遍,都演绎的淋漓尽致。

  呈现给人的视觉感观便是,她不需要多说,只要一个眼神,就足够了。

  站在桑盛对面的许静,明显也是被桑盛这个眼神给惊到了,不过,镜头对准她时,她还是快速的将自己的台词脱口而出。

  只是……

  “cut!”

  现场一瞬间安静,导演从监视器前站了起来,看向许静,微蹙眉梢,道:“许静,你这个表情不对,还有台词说的跟课堂老师点你背课文一样……”

  顿了,他又转向桑盛,笑呵呵的,十分满意的说道:“桑盛,你刚才那两个眼神非常到位,很有戏,代入感也强,继续保持……看来你还是适合台词少的。”

  桑盛:“……”

  感觉有什么被内涵到。

  这一场,拍了四五遍都没过。

  而且,每一次,都是许静那边出现的问题。

  最后一遍导演喊了‘停’之后,就有点安耐不住脾气说了她两句,但是碍于她是女主,之前的表演也从未出现过什么太大的差错,导演便让休息了五分钟,顺道安排桑盛给她讲戏。

  桑盛:“……”

  编剧老师的职责,讲!

  另一边,黎过站在镜头外,若有所思的摸了摸右耳上的蓝色耳钉,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桑盛刚才是在压戏。

  可她什么时候演技这么好了?

  还能压别人的戏?

  可事实却证明,刚才桑盛的演技一直在线,出现问题一直被导演骂的人也不是她。

  黎过有点想不明白,甚至是觉得匪夷所思。

  “第148场47镜第6次,开始!”

  导演坐在监视器前,直接从许静一直出现差错的那一段开始演,镜头内,许静调整了情绪跟眼神,开了口。

  “你,还记得我吗?”

  对面的桑盛面色淡淡,眼神冰冷,听到问话,她并未出声,反观站在她对面的许静,因为她的态度而变得有些紧张,但却又不敢让别人发现,所以,这时她需要往周围小心的睇一眼,眼神几分慌乱不安。

  再开口说话时,她吞了吞口水,神色是极力压制的惶恐,她快速低声道:“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但是我一直都记得你,八月七号那天,鼎盛大楼,你救过我,只不过……”

  话音到这,有另外一道脚步声响起,许静未说完的话霎时间顿在喉咙里。

  也是这时,监视器前的导演,绷着神经,松了口气,喊了声停。

  镜头内,许静也如释重负的长舒了口气,笑对着一众工作人员鞠了一躬:“辛苦大家了。”

  反观桑盛,摘了大兜帽,表情轻松自如,歪了点头看眼许静。

  “谢谢编剧老师指导。”

  桑盛挑眉,笑:“不客气,继续努力。”

  许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