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在偏执的他头上撒个野

第7章:示好

在偏执的他头上撒个野 丞汣 1030 2020-07-08 11:06:17

  秦酒妈妈死后,秦酒外公外婆也被秦霖远变相软禁。

  秦家完完全全落入了他秦霖远的手里,狼子野心秦霖远,立即将小老婆喻岚扶正。

  喻岚家世虽不及秦家,却也不差,跟秦霖远在一起强强联合,两人之间还有一个比秦酒大的女儿,虽被诟病,可滚滚利来的状态,让秦霖远也顾不上流言蜚语。

  秦酒才是秦家的大小姐,秦晚最多算是鸠占鹊巢的闯入者。

  而且因为本身比秦酒出色,在秦家比秦酒受宠得多。

  当然,喻岚为了捧杀秦酒,放给秦酒手里的权利也不小。

  足够她胡作非为,作天作地。

  陷入回忆的秦酒,忘记回答李妈的问题,她看着脸色苍白的秦酒,也有些尴尬。

  眼底的不自在在触及秦酒额头上还未结痂的伤疤时,闪了闪。

  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汽车平稳的行使着,秦酒看着窗外掠过的风景,一路上想了很多,想着怎么在自己不熟悉的环境生活下去。

  怎么样,才能不被未来大佬顾情长掐死。

  很快,车行驶到了秦家御湖庄园二号别墅门口,两边都是盛开的冬梅,有佣人正在清扫沿路两边的白雪。

  秦晚生病,喻岚并没有空闲时间下来安慰她,她喝过鸡汤,就被李妈送回了卧室。

  她的卧室在二楼靠南的方向,整个房间呈暖色系,地上铺着厚实的羊绒地毯,不少布偶整齐的放在落地窗前。

  李妈边给她收整衣物,便叮嘱她,“伤口不能碰水,晚上的时候,我再让家庭医生来给小小姐换药。

  小小姐如果洗澡不方便的话,直接叫我一声就好。”

  秦酒眉眼冷淡,拒绝了李妈的好意,“不必,我自己可以。”

  李妈想说什么,欲言又止,觉得说什么都苍白得很。

  从秦晚跟喻岚进入这个家门之后,秦酒的日子看似不错,实际上佣人们都能看出来,非常艰难。

  李妈转身想走。

  毕竟是佣人,说太多,不太合适。

  “李妈。”秦酒叫住她,“顾情长,没有被罚吧,之前已经说了,跟他无关。”

  秦酒觉得自己就算有多余的心力,也不该是放在为难顾情长身上,而是放在怎么才能让自己在秦家站稳脚跟身上。

  她记得她十八岁,可以继承一笔不懂产,喻岚这么想她死,估摸着知道这笔不动产的价值。

  她需要保证,自己好好活着,活到十八岁,成功继承一大笔钱。

  李妈有些意外能从她嘴里听到顾情长的名字。

  愣了一下,缓慢道,“他回来就被夫人罚跪在8号别墅门口,夫人说,即便小小姐你不追究,这件事没这么容易过去,免得以后家里的人都不长记性。”

  如此,喻岚是想让顾情长知道,她秦酒多虚伪,说一套做一套?

  “所以,他跪了三天?”

  李妈点点头,“是的小小姐。”

  秦酒脸色微微一变,越过李妈就往外走,李妈忙叫住她,“小小姐,你干什么去?已经跪了这么多天,他早就习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