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在综艺里嗑神颜

第二十八章局外人,已经死了

我在综艺里嗑神颜 九方yu 2133 2020-07-13 20:18:44

  有没有人早就知道会有这场戏,看不出来。

  但在这场戏里无动于衷的人,很有嫌疑。

  偏头检测旁边人的表情之后,大家把视线集中在了程知让身上。

  程知让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表情,因为那双潋滟的眼睛和嘴角一直维持着的微弱弧度,别人的云淡风轻到他那儿还加了一份温柔。

  “我不是。”他说。

  慕秋&关妤:“我相信他!”

  黎阳露出一个难以言说的表情:“你们的相信是不是来得太快了点?”

  朱岐:“如果我这样说,你们也会相信我吗?”

  关妤:“要听实话吗?”

  朱岐:“不用了,再见。”

  舒苒破涕为笑,在众人努力堆砌起来的综艺感中插播了一段仙女变脸,“看程哥的样子,不像是坏人,我也相信他。”

  唯一能无缝无尴尬衔接她话茬的只有朱岐了,他感叹一声,“或许颜值就是上帝给我这种老实人的考验吧。”

  慕秋决定忽略这种尴尬插播,继续盯着程知让:“程哥,你确定你说的是实话?我们是队友。”

  林半烟在旁边点头,也盯着他:“我们是队友。”

  程知让表情无比自然,不答反问:“如果你发现我们之间有了欺骗,你会怎么做?”

  林半烟清凌凌的声音毫不犹豫:“抽身走人,反戈相向。”

  苏宴的眼神在她脸上停留一瞬,很快又挪开了。

  慕秋默念着“周围全是镜头别看他们别看他们”,努力控制自己的眼神停留在自己面前的地面上,“这一期说到底是个人输赢,如果你骗了我们……导演,队内举报可以加分吗?”

  程知让露出美男失望的表情看着她。

  “其实现在,我们可以进行第一轮分析了。”

  苏宴又是不经意地开口,“既然猜出来每组都有这样的场景重现,那肯定不会是白白重现的,会有线索,每一轮场景重现之后我们都可以分析一次,把大家的线索集中起来——反正作者也说了,这次说到底是个人战,把那个上帝投出去,我们就赢了。”

  大家都若有所思点点头。

  稍微对狼人杀或者类似综艺有点经验的,其实都能知道该怎么做,但是这才第一期,又来了个顶流,能混娱乐圈的都是些聪明人,知道哪些风头该让给谁。

  朱岐在苏宴之后两秒就接上了话:“那我们可以先来分析一轮你们,先把场景重现里的主要角色分析了,再来看场外表现。”

  舒苒也同意道:“那我们先来分析一下苏宴吧,他和那两位表演人员接触过。”

  “所以请苏宴开始嫌疑犯自我陈述时间吧。”关妤做好倾听的准备。

  苏宴垂下眼眸想了想,说了一句十分奇怪的话。

  “我一开始对我的身份一无所知,我所得到的信息,全是关于程哥和慕秋的。”

  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程知让思考了一会儿,问他:“什么信息?”

  苏宴把自己最开始从任务卡里得知的消息说了出来:“住在小别墅右边的那对夫妻,十七岁恋爱,二十二岁结婚,他们遇到的,是所有长时间恋爱情侣里最容易碰到的一个问题,但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是,他们一个执念太重不肯放弃,一个无时无刻想要逃离但又无比愧疚。至于那个局外人,已经死了。”

  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

  “局外人,已经死了?”

  慕秋看向了林半烟,林半烟看向了朱岐。

  林半烟倍感奇怪:“我是家人。”

  “可你是这段感情里的局外人。”

  朱岐:“那我呢?总不能因为我的出场角色是尸体我就要背所有死人的锅吧?!”

  黎阳默默看着他:“所以朱岐哥,原来你是安插进来的间谍吗?”

  朱岐崩溃:“我不是!我冤枉!我就是你纯纯的小舅子啊!仗势欺人吸血败家的那种!”

  “这种形容都说得出来,应该也不能是间谍了。”关妤笑得大声,“施与淮,你觉得呢?”

  部分人视线落到一直没出声的施与淮身上。

  他看起来不是很适合综艺,没有主动提及他,他都不怎么开口。可偏偏节目里有相当一部分的流量都来自于他……

  慕秋还在分析施与淮的性格,那边施与淮就已经冷静发言了,并且直接点名。

  “关妤姐应该不是,苏宴待定,程哥太冷静,嫌疑很大。朱岐为什么要扮演尸体?和这个已经死了的局外人说不定有联系。舒苒表情太激动,有可能是演出来的,也很有嫌疑。”

  再次被针对的舒苒:………

  大家没想到他一直沉默,居然是在认真分析每个人的可能性。

  关妤立马兴冲冲搞事:“那如果让你盲投,就是随便投出一个上帝,你会把这票给谁?”

  施与淮抬眸:“苏宴,或者程哥。”

  “为什么?”

  “因为信息不全,没办法说其他人。”

  “………”

  信息不全,好吧确实是信息不全。每个人利用这不完全的信息分析了一遍之后,决定主动去寻找第二个场景重现的机会。

  刚站起来准备走,那个一直坐得笔直的律师突然出声。

  “关大姐。”

  关妤听到这句话都又走了两三步,觉得不太对劲儿这才回头,迟疑着问:“………叫我?”

  律师小姐姐诚恳点头。

  关*大姐*妤沉默着走回去两步,表情沧桑:“还有什么事吗?”

  “唉,大姐,你这样我心里也不好受,这样吧,两天后你再来找我一次,我帮你问问我的师兄,看还有没有其他办法。记住,三天后来啊。哦,还有,你家旁边那两家邻居也是要离婚,我给他们打电话没人接,还要麻烦你回去告诉他们一声,通知他们也是两三天后再来一次。”

  关妤愣了下,点头,回头看其他人。

  律师为什么要强调三天后?

  其他人也要离婚?

  同一天来这里?

  不愧是不一般的邻居,离婚都要一起离。

  慕秋刚想着这句话,脑海里突然有个念头飞快地滑过。

  她脚步一顿,回头问关妤,“你来过这里几次了?”

  关妤:“两次?她说我三天前来了,然后是今天。”

  “场景重现是三天前的,三天前你刚好来询问过第一次。最开始我以为小广播里说的三天前,是今天的三天前,但刚刚那个律师说,三天后我们会一起再来一次……”

  “你不会怀疑,那个三天前是三天后的三天前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