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我在末世养萌宝

40遇到做无聊事的

我在末世养萌宝 千炏 2121 2020-06-29 10:45:00

  云水姚直勾勾的盯着人家的背影瞧,一脸审视,“她不会就是来砸着玩的吧?”

  何怜拽着她往里走,“别看所有人都像罪犯,那姑娘看起来没这么无聊。”

  云水姚呵呵,“小丫头真天真,坏人的脸上不会写字。”

  何怜耸耸肩,“反正我就觉得那姑娘不是,赶紧走吧,收完去下一个地方。”

  收完博物馆,蓝诗若察觉小乐宝醒了,正“啊啊”的呼唤老母亲伺候。

  他拉粑粑了,蓝瘦。

  蓝诗若无奈,只好停下来伺候小祖宗。

  身心舒畅的小乐宝不乐意回空间自己玩,蓝诗若也依着他,穿上厚厚的小棉袄,绑在身前,罩上跟宠物背包一样有个透明罩的背包,小家伙手短脚短的直扑腾,高兴得很。

  “以前真是委屈我们小乐宝了,就该放出来多遛遛,以前那些养孩子的,谁不是一天遛好几回。”何怜住的小区,随时都能看到遛娃的,以前觉得这是个麻烦事,现在想想,挺羡慕的。

  蓝诗若点头,“是挺委屈的,都是我这个当妈妈的不称职,以后尽量做好点吧。”

  “得了吧,放在末世前,好多人都没你当妈当得好,都是世道啊。”瞧小家伙白白胖胖的,小身子骨结实,这么久了连个喷嚏都没有,这可是末世啊,够好了,换做是她做不到,有空间都做不到。

  蓝诗若笑笑,“走吧,天黑前多走几处。”

  小乐宝第一次在白雪飘飘的新世界里飞速前进,兴奋得直嗷嗷,将相频频回头,以为小主人受了什么刺激,担心死獒了。

  看小乐宝这样,蓝诗若是既心疼又高兴,以后得多遛娃啊。

  “追。”

  隔壁街,一群人追着两个女人,满脸凶狠。

  “等等,”何怜叫住小伙伴。

  雪橇摩托停下,小伙伴回头看她,“怎么了?”

  “隔壁街有人在打斗,人数不少。好像在追赶,往我们这边来了。”

  蓝诗若挑眉,“我们避开。”

  “来不及了。”何怜道。

  街头,两个女人在前面狂奔,身后二十几个男人狂追,每次都是只差那么一点就能抓住,男人们气得脸红脖子粗,嘴里骂骂咧咧,什么贱人,别让他们抓到,要不然要怎么弄死她们一类的。

  两个女人中,有个在博物馆外一面之缘的,应该是冰异能,为了躲过追赶,一直在使用异能,使地面冰化,她穿上溜冰鞋,带个累赘,跑得浑身是汗,脸色惨白。

  累赘只知道哇哇大喊,哭哭唧唧,也不知道自己用点力,全靠短头发女人拽。

  小伙伴们无不感叹,世上还是好人多啊,这个时候了,还能舍己为人。

  看双方实力,应该舍了己,也为不了人。

  初步鉴定,这应该是个傻缺。

  何怜笑了,“我说她看起来不会是无聊的姑娘吧。”

  云水姚咯咯乐,“哟,就这了还不无聊啊。”

  何怜......好吧,从另一个角度出发,是挺无聊的。

  苗苗问蓝诗若,“姐,我们出手不?”

  蓝诗若眉峰轻挑,问云水姚,“想锻炼异能吗?”

  云水姚摇头,“想也不行,对方人太多,情况也不好,成不了。”

  “那就算了,让路吧。”

  小伙伴们退到街边,很明显的表述。

  只是有人却不怎么有眼色,白舞从她们身边过时,竟然迅速挣脱章韵,直直朝小伙伴们扑过去,她是个有脑子的累赘,知道谁才能当靠山,显然,章韵在蓝诗若一群人出现后,已经不够格了。“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

  章韵本就又累又弱,被她这么一挣扎,立马岔气,砸进雪地里,整个人没进去,不见半点人影,空气里还残留着她砸进去前的不可置信和愤怒。

  小团队还没说话,一群男人已经到了跟前,看到五个姿色各异,且装备精良的女人,眼冒绿光。

  徐强舔舔嘴唇,几人里,一定有人有空间,啧啧,这一趟,没白出。

  “去,围起来。”

  这事经常干,一群人训练有素。

  “几位打哪来?归哪去?可知道这是我荣昌帮的地?”伸手不打笑脸人,可徐强脸上的笑,实在是太欠揍。

  蓝诗若冷眼看过去,“你做你的事,我过我的路,别找事,别挑事。”

  “哟,这姑娘是个烈性子啊,哥哥喜欢,啧,这是捡了个娃还是生了个娃?长得不错。”

  蓝诗若放下背包上的黑套,隔绝视线。“人你带走,注意最好少打,没时间跟你浪费。”

  “呵,敢跟哥哥这么说话的人不多,这么说过的人你知道都怎样了吗?”

  “不想知道。”

  徐强张嘴大笑,一口大黄牙招人厌恶,“兄弟们,小娘们不懂事,是不是该好好教教?”

  一群人附和,笑得张狂无比,“强哥说的是,兄弟们愿意代劳,好好教教小娘们。”

  小伙伴收紧拳头,谁教谁不一定。

  章韵好不容易从雪堆里爬出来,狠瞪一眼缩在角落的白舞,转头看向徐强,“人和东西我都给你,放他们离开。”

  “又来个不懂事的,”徐强冷笑,“臭娘们好像没明白自己的位置,她们,包括你,都是哥手里的蝼蚁,只要这么轻轻一捏,都得死。不过,哥是个怜香惜玉的,你们只要好好伺候,少不了你们的好处,你拼死拼活要救的女人就是这么活的,不信就问问那个贱人,以前都是怎么伺候哥几个的,是真的浪,哥喜欢,你们也可以跟着多学学,哥几个高兴了,你们也就好过了。”

  章韵蹙眉,没得谈了,转头看向蓝诗若几人,够淡定,也够野。也是,能在这个世道活得这么肆意妄为的,不野点不行。

  能合作,“拼一把?”

  云水姚咯咯笑,“我们不喜欢和圣母合作,怎么办?”

  对这事,章韵只能说马失前蹄,“当时只看到她在男人堆里誓死不从,觉得是个有血性的,所以伸了把手,结果,是我眼瞎,所以,放心,我不是圣母。”

  “这就好办了。”云水姚媚眼一挑,藤蔓尽数窜出。

  徐强饶有兴致的看几个女人的垂死挣扎,没想到她们会这么快出手,怒气顿生,“给我上,只要留口气就行。”

  一群人本没将云水姚的藤蔓放在眼里,植物系催生出来的藤蔓都弱得不行,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扯断,以前不是没做过,现在自然照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