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我在末世养萌宝

29自称很强悍的队伍

我在末世养萌宝 千炏 2070 2020-06-24 09:03:00

  “大哥,要不把油换飞机里吧,这些东西速度怎么这么快?”

  敖承逸没开口,冯涛就给了丁嘉嘉一个如来神掌,“蠢货,这点油还不够飞机起飞的,废话这么多,还不如多弄几阵风,把写东西掀走。他娘的,都是个什么鬼世道,全都成精了。”

  丁嘉嘉龇牙,“你这么能耐,咋不弄团雾让它们迷路?”

  冯涛......又戳他痛脚。

  “行了,都省点力气,我们没水了。”段江河一人瞪一眼,口水很值钱的好吗?

  俩人瘪嘴,不再说话,确实得省着点口水用。

  敖承逸拿着地图蹙眉,“按照我们现在的方向,全力前进需要半个月才能出去,还是有车的情前提下,没车得走上一个半月。我们没有食物,路上还有很多未知的危险,所以时间还得延长。为了活着出去,必须找到吃的,各类变异生物是首选,火龙要负责查验他们是否有毒。现在,可以先用这群蚂蚁试试水。”

  “大哥是让我吃蚂蚁?”丁嘉嘉惊悚了,这玩意能吃吗?

  郭梓摸着后脑勺笑,“其实蚂蚁能吃的,以前小时候在农村,我奶就用蚂蚁当药吃。”

  “蚂蚁确实有药用价值,不过也要分种类。”段江河道。

  好吧,丁嘉嘉无话可说。

  段江河又道,“大哥的主意不错,许多含毒的物种并不是全身上下都是毒,只是身体的某一方面有,比如血液牙齿皮肤,所以,大多东西都是能吃的。”

  吕朝阳抬抬眼镜,“所以,我们不跑了,开始捕食。”

  几个汉子对望一眼,都看到了香喷喷的肉。

  B城南郊烂尾楼里,外面的安全架子都没拆,就被放弃了,听说是因为老板带钱跑路。

  之前规划是要建一个大商场来的,就在B城南面城区和城郊的交界处,这应该是个盈利项目,里临南郊富人别墅区,外临最大种植基地,周遭住了不少人,后来因为规划的高铁要从这里过,高架桥的柱子正好在商场大门口,而且以前计划的五层楼最后要求只能建两层。

  老板找人说理去,人微言轻根本没用,索性带着钱跑路,老子不伺候了。

  高架桥没受任何影响,继续建设,差不多就要完工,没想到却迎来了末世。好吧,现在谁也别想建。

  乔治巴顿停在上二楼的楼梯口,四人一獒在二楼烧烤,躲在暗处的人捶胸顿足,还让不让人活了,作死无节制,别浪费粮食,给他们留着该多好。

  蓝诗若放下肉,“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小乐宝醒了,我去看看。”

  “去吧姐,我再给你烤点留着。”

  “好,谢谢。”

  烂尾楼没门窗,一眼望穿,蓝诗若去车里进空间,小乐宝在挥舞爪子,呼唤麻麻,人家都尿好久了,坏麻麻还不来。

  蓝诗若在小屁屁上拍一巴掌,“臭小子,一天怎么这么多尿?”

  快两个月了,小乐宝时不时会发出点哦,呜一类的声音,尤其是跟他聊天的时候,他好像听得懂似得,给你回应,就好像现在,给了亲妈一个“哦。”

  蓝诗若笑了,“哦什么?乐宝也知道自己是个臭小子,就知道折腾妈妈是吗?”

  小乐宝吐了个泡泡,人家还是个宝宝,什么都不懂。

  母子俩自问自答,玩得很嗨,把小屁屁洗干净,穿上尿不湿,再给喂饱饱,又玩闹了一会,小乐宝睡着了。

  蓝诗若出来的时候,发现二楼多了不少陌生人,氛围虽然奇怪,但不剑拔弩张,安静的待在车里听了一会。

  “你们几个女人再强也强不过人家几十号人对吧?何不考虑考虑多找些帮手。”

  “我们队伍虽小,但有也二十多人,而且有超一半的人有异能,没异能的人也有战斗力,绝对是个全员参战的强大队伍。”

  “重要的是女人在我们队伍里都能得到应有的尊重和地位,我们都是靠实力说话的。”

  “别看我们没有固定的基地,但我们有车队,性能虽然没有你们这辆好,却也差不了多少。我们也不是建不了基地,只是现在哪都不安全,还不如边走边寻找资源和志同道合的人。”

  “你们的物资给了我们,同样的,我们的物资也是和你们共享的,并没有谁占谁便宜。”

  “时间不多了,龙战的人应该已经到了半路,你们要是落在他们手里,绝对生不如死。”

  “龙战以前是开会所的,里面的小姐没有一个逃脱过他的魔抓,各个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

  “现在他们基地里的女人,也都遭过他的毒手,个个惨不忍睹。”

  “女人在他们那里,只有一个用途,每天给口水,给个面包馒头什么的,饿不死就行,然后就是无止境的折磨,一个接一个,男人是女人的两倍多,每个女人每天至少要承受两个男人的折磨。他们队伍里的男人全都是禽兽,畜生。”

  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说得唾沫横飞,三人一獒像看大戏一样,盯着他瞧,旁边十多个男女盯着烧烤架眼冒绿光,拼命忍住上去抢的冲动。

  蓝诗若很疑惑,不是强悍的队伍吗?不是有一半是异能者吗?不是有物资吗?怎么个个看起来都像难民,风吹就能倒那种,真不是来骗吃骗喝的?

  实在听不下去了,打开车门下去,上二楼。

  “姐,你睡醒了,快来再吃点。”三人一獒都觉得苗苗这货是故意的,故意馋这一群人。

  咕咚咕咚声,比心跳声还响,要不是舍不得口水,他们能湿了整片地。

  蓝诗若淡定坐下问,“苗苗,还有多少没有烤?”

  “还有二三十串,姐吃不?”

  “我不吃,都烤了吧,请众位尝尝,这个天也放不住。”

  苗苗舍不得,但她姐的话必须得听。

  自称很强悍的队伍此时惊喜益于言表,唾沫横飞的男人狠狠吞口唾沫,“那那个我叫于飞,不知道怎么称呼?”

  “蓝诗若。”

  “蓝小姐好,不知道你是不是赞同我的提议,和我们一起组队了?”

  蓝诗若勾唇,“并不,我不知道你是凭借什么来这里当说客的,听你说得头头是道,但有一点很疑惑。”

  “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