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我在末世养萌宝

契约小伙伴、藤蔓

我在末世养萌宝 千炏 2084 2020-06-22 09:03:00

  将相速度快,虽然也被抽了几下,但和四人比起来,不要太幸运,早早的跑到攻击范围之外,在原地干跺脚,人类太弱了。

  好在挨打是值得的,藤蔓已经烧了起来,火光照亮了大半边天,就是不知道集装箱能不能扛得住,要是被融成了铁块,他们今晚就白忙活了。

  四人瘫在墙角,一个比一个狼狈凄惨,身上的衣服被抽成了条,血糊糊的。四个女人都要脸,下意识的把脸护得很好,身上没一块好肉,尤其是露胳膊大腿的云水姚,水嫩的肌肤全都血肉外翻,太惨了。

  “我去,要是留下疤老娘还怎么露,蓝丫头,有祛疤的药没有?”

  蓝诗若摇头,“不知道,不过我们搜刮过美容院,应该会有,改天找找。”

  “那就好,哎哟,心疼死了,这可都是每天用牛奶养出来的,气死老娘了。”

  “行了老阿姨,能把命留下就不错了,留点疤才够霸气。”苗苗萝莉的躯壳里住了个汉子,难怪会觉醒力量异能。

  云水姚白她一眼,“小丫头不懂事,等以后遇见顺眼的男人,你才要哭。”

  “那个,我们就这么看着,不再做点什么?”何怜看着藤蔓扭动的身躯上,火光冲天,内心激荡,久久不能平复,活了二十几年,头一遭做这么刺激的事。

  “做不了,先看着吧,火熄灭了它还没死,就再来几箭,你们都注意一点,我们身上有血腥味,可能会引来其他东西。”

  几人后知后觉,是啊,他们成了危险体。“要不我们离开这里。”

  “离开更危险,谁知道路上有什么,待在这里至少算得上是自己的地盘,不会被打得措手不及。”

  几人想想也是,决定待在原地。

  藤蔓扭动得越来越力不从心,半个小时后,彻底停了下来,将相过去试探了几次,确认已经死了,几人才放心。

  “我得去把保命的东西找回来。”云水姚走得龇牙咧嘴,这会才开始痛,刚刚痛麻木了,没什么感觉。

  苗苗紧随其后,“我也是,我的铁球,不能丢。”

  两人走得跟鸭子似得一摇一摆,蓝诗若和何怜对看一眼,也过去。

  将相跺着步在周遭巡视,有不长眼的东西,直接灭了。

  苗苗和云水姚在一堆焦黑的藤蔓里扒拉,何怜在旁边帮忙,蓝诗若绕着集装箱检查,质量不错,烧了这么久也没见扭曲变形,“你们先让开点,我收了之后再慢慢找。”

  三人让开,蓝诗若大手一挥,一堆集装箱消失在原地,上面的藤蔓断裂成无数节,堆在地上,垒起了一个小土坡。

  苗苗大力士一阵扒拉,黑尘满天飞,找到了她被烧得黑黢黢的两个铁球,心肝肉疼的抱怀里擦。

  云水姚撅着屁股还在翻找,整个人跟从灰坑里捞出来似得,黑不溜秋,哪有一点平时的妖娆妩媚。

  “我去,给老娘埋最底下了。”

  拽紧鞭子往外扯,顺带扯出了一株小幼苗,“啧啧,它倒是命大。”扯掉,随手一扔。

  哪想到弱得一根手指头就能摁死的小幼苗竟然活了过来,扒着云水姚的手到处蹿。

  云水姚吓得大叫,三人一獒赶紧围拢过来帮忙,竟是半点作用都没有,眼睁睁看着幼苗顺着云水姚的伤口钻进了肉里。

  云水姚脸色惨白,莫名镇定了下来,“我是不是要死了?虽然很不甘心,但也不是不能接受,看在我们朝夕相处一个多月的情谊上,能不能答应我个请求?”

  苗苗眼泪汪汪,再也不跟云水姚抬杠了,“老阿姨,你别这么说,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

  云水姚有一股看破红尘的潇洒,“小丫头不懂事,我活了这么多年,什么不懂,放心,我能接受,只会这具躯壳护了几十年,不想死了变成那副鬼样子,所以,我希望你们在我病变之前,能先杀死我,再把我火化,我就这么一个心愿,你们能帮我吧?”

  “水姚?”何怜泣不成声,又不知道说什么,拉着云水姚的手不放。

  云水姚笑着把她揽进怀里安慰,“没事,很快就能过去的。”

  “哇,老阿姨,你不要死,我不想你死。”苗苗哭声震天,扑进云水姚怀里,悲痛欲绝。

  云水姚不怕死吗?她也怕啊,可到了现在的境况,怕又有什么用,然后三个抱作一团,哭天抢地。

  蓝诗若......

  将相紫色的眼眸里,全是嫌弃,人类是世上最奇怪的生物,也是最可怕的生物,吓死獒了。

  “行了,先别哭,应该是死不了的。”

  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三人......

  “姐,什么意思啊?”

  蓝诗若没搭理苗苗,拽过云水姚的手,“你看看你身上,伤口是不是好了大半?”

  三人齐齐看去,别说,还真是,“什么情况?”

  “应该是认主了,变异植物和动物能够和异能者签订契约,成为主仆,亦是伙伴,两者生死同行,算得上是最亲密最忠实的家人。不过,签订契约这事得看机缘,两者之间是相互选择的,还要本身契合,一般很难成事,水姚的运气不错,往后,你就多了个帮手,现在可以试试感应,它就在你的血肉里,在精神上,你们能够进简单的交流,等以后熟悉了,或者进阶了,便能心灵相通。”

  “这么牛?”苗苗和何怜都羡慕了,刚刚白瞎了那么多眼泪,“这个是刚刚欺负我们的藤蔓吗?”

  蓝诗若摇头,“不知道,这个要问水姚。”

  苗苗和何怜眼巴巴的望着云水姚。

  云水姚满心激动加迷茫,试着感应一番,还真得到了点虚弱的回应,“嗯,是刚刚的藤蔓,不过伤得不轻,需要休息,暂时做不了什么。”

  苗苗炸了,“不行,刚刚我们被欺负得那么惨,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得抽回来。”

  云水姚开始护犊子,“差不多就行了,它还被烧了那么久呢,你怎么不说?人家就剩也口气了,也不知道大度点。”

  苗苗磨牙,“又不是我烧的,我的仇一点没报。”

  云水姚小蛮腰一扭,“那你就要去找蓝丫头了,问她为什么要替你把仇报了,实在太过分,她要是不给个说法,你就去抽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