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我在末世养萌宝

添加小伙伴

我在末世养萌宝 千炏 2126 2020-06-20 09:03:00

  蓝诗若不想搭理这俩人,“你们和将相看着,小乐宝尿了。”

  “没问题,我们乐宝最重要,你赶紧伺候好了。”小伙伴挥舞爪子让她走。

  何怜背了个大包,急匆匆跑出去,没想到撞上五个壮汉,吓得小脸惨白,赶紧往回跑。

  五个壮汉眼睛都直了,何怜虽然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但五官在那,身段在那,气质在那,如今被吓,跟受伤的小白兔似得,惹人怜爱。

  壮汉们心痒难耐,多年的牲口生涯,让他们知道,这绝对是个尤物。

  追着何怜跑进去。

  何怜吓得慌不择路,跑到了男工宿舍。试着开门,结果都锁上了,惊恐后退,“你们,你们想干嘛?我,我没多少吃的。”

  “哈哈哈......”何怜的楚楚可怜激起了男人的兽语,笑声里透着嬴荡,表情猥琐,“小姑娘别怕,哥哥们不要你的吃的,你要是乖乖听话,哥哥们还会给你吃的。”

  “我我不要你们的吃食,让我离开就好。”

  “啧啧,这么娇嫩的小美人一个人离开多危险,跟哥哥们在一起,哥哥会保护你的,要听话,要不然,哥哥们会生气,后果很严重的。”

  何怜哭得梨花带雨,踉跄往后退,“不不,我不跟你们在一起,放我离开。”

  汉子们没耐心,调笑两句已经是极限,当即露出凶相,往前逼近,“臭娘们,别给脸不要脸,要不然老子弄死你。”

  一个狼扑,何怜搭在门把上颤抖的手瞬间用力,拽开了房门,因为动静,游荡道门口的腐尸猝不及防,蜂拥摔了出来,正好砸在扑过来的汉子身上。

  汉子惊呼,“救我。”

  其余四人见状,迅速逃窜,哪会救他。

  何怜早就用最快的速度躲进旁边的安全屋里,这里的情况,她早就摸得一清二楚,门也都是被她锁上的,要坑一个人,真的很容易。

  只是,现在怪物都放出来,她要怎么离开,楼道太窄,她自认没能力把这么多怪物弄死,更何况,里面还有很多曾经熟悉的面孔。

  云水姚悠哉悠哉,拿了杯红酒,“哎哟,我的影后宝座都快被抢了。”

  蓝诗若放好小乐宝,招呼将相,“去关门,这几人不能离开。”

  “呜呜,”知道。将相吞下肉干,一跃而出。

  “走吧,”蓝诗若又招呼上云水姚苗苗,“都是些穷凶极恶的人,手上有不少人命,手上功夫肯定也不错,都小心些。”

  “知道。”

  死了一个壮汉,剩余四个已经突出重围,他们没想放过何怜,贱人,敢阴他们,不弄死出不了这口气。

  蓝诗若带着两人躲在转角,准备好各种重物,只等他们过来,当头砸下去。

  什么床,钢筋铁管,跟下雨似得落在四人头上,来的猝不及防,四人被砸了个准,晕乎乎时,听到一声娇喝,“上。”

  苗苗直接捧起大铁球,对着一个脑袋哐哐砸,没多大功夫,血肉模糊,死得不能再死了。

  云水姚抄起钢鞭,缠上一人脖子,不见半点平时的妖娆妩媚,面部表情狰狞凶残。

  蓝诗若抄起西瓜刀,手起刀落,砍掉了一颗脑袋。

  趁三人都有对象之际,另一人抓紧时间逃,眼底的阴沉恨不得将这几人喝血吃肉。

  何怜听到动静出来,腐尸被这里的血腥味吸引了过来,她倒是安全,见人要跑,急了,“不能放他离开。”

  混迹刀口上的人,怎么都有两把刷子,跑得比兔子还快,四人面色都很沉,只是都来不及阻止。

  就在汉子跳墙离开时,将相猛然蹿过来,咬住汉子的腿,拽了回来。

  汉子怒,拔出腿上绑的短刀,刺向将相。

  唯有何怜不知将相的能力,吓得惊呼,“小心。”

  将相紫眸里闪过人性化的鄙夷,亮出利爪,一爪子下去,短刀碎成渣,在汉子不可思议的眼神下,又是一爪子,扎穿了他脑袋,完美收工,一切不过短短一秒。

  云水姚撩过长发,扭起小蛮腰,“一人一个,妥妥的。”

  何怜过来,带着忐忑,“抱歉,我第一次做,所以只伤了一人,你们给我个机会,以后我一定努力。”

  “嗯。”蓝诗若淡定点头,收东西去了。

  何怜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愣在原地,“什什么意思?”

  云水姚勾唇,“意思就是以后要努力。”

  苗苗搂上何怜的肩,“走吧,这里不安全了,必须马上离开。”

  何怜大喜,这是同意她加入了?露出一个多月来,难得的笑,大喊,“放心,我以后一定努力。”

  将相瞅了她一眼,人类犯什么傻,招来更多怪物算谁的?

  何怜缩脖子,畏惧将相刚刚的凶残,本以为是纸老虎,没想到是真王者,怕怕。

  苗苗拍她肩安慰,“獒老大很严厉的,以后多努力。”

  何怜认真点头,“獒老大放心,我不会拖后腿,争取早日成为一个有用的队员。”

  满脸嫌弃的獒老大......扭头走了。

  蓝诗若绕着工厂扫荡一圈,叫上几人出去,“何怜,你听听周围有没有活人。”

  能派上用场,何怜自然高兴,专心听了三秒,“暂时没有。”

  “注意周围,有人靠近了及时提醒我。”

  “知道了。”

  苗苗问,“姐,你打算现在收?”

  “嗯,厂里有鲜血味,很快就会吸引更多腐尸过来,我们得尽快离开。”

  “有我们能帮忙的吗?”

  “暂时没有。”

  蓝诗若绕着别墅快速转悠一圈,她能收东西,靠的是什么并不清楚,只是隐隐有种指引和感应。

  这座别墅是样品,并没有扎根很深,为了更直观的展示给客户看,甚至连地基都是裸。露形式的,可以清楚看到地基样式和深度。

  蓝诗若不要地下的地基柱,只要和屋面链接的二十多公分厚的现浇水泥板,要切断连接,得废不少力气。

  所以,蓝诗若双手扶在墙上,意识念着切割,一连试了好多次,脸色惨白,汗水一颗一颗往下滴,看得三人一獒担忧不已,“姐,要不就算了吧。”

  “蓝丫头,有房车就挺好的,别勉强。”

  何怜不知道他们一群人的情况,但看蓝诗若这么拼命,也捏了一把汗,“虽然轻钢别墅和传统的钢筋水泥建筑相比,确实轻巧,但实际上本身也不轻,你若喜欢,我知道哪里有集装箱,要不就去弄那个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