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我在末世养萌宝

有人投诚

我在末世养萌宝 千炏 2095 2020-06-19 10:45:00

  蓝诗若挑眉,“不行吗?以后有个什么野外活动的,有了它,帐篷房车都省了,把里面布置好,一人一个房间,绝对舒适,你们不想要?”

  我去,怎么不想。“这么大的也能收?地基一起?”云水姚很激动,她花了全部积蓄买的大别墅还没住上呢,就开启了逃亡生涯,本来以为这辈子都没有住别墅的命了,这下好了,连老天都可怜她。

  “能,我们就在这呆着,晚上动手。”传统的钢筋水泥建筑地基太深,分量太重,弄不走,这个倒是可以,半米内的土层深度,都能行。

  苗苗激动得手舞足蹈,“现在能进去看看吗?”

  “大门锁着,也没人打它主意,我们还是低调点好了,四周看看就行。”

  苗苗失望一瞬间之后,满血复活,绕着别墅转圈,占地至少两百平。

  建材厂家的厂房比其他厂房都普遍更加宽敞,轻钢别墅是特意规划出的一块地做的展示,在这里还真算得上是别具一格,赚大发了。

  三人一獒看得认真,厂房里突然跑出一个套装女人,一脸神秘,“快,快跟我来。”

  三人一獒平静的看她,她们是不是看起来傻,你说跟你走就跟你走?

  何怜急忙解释,“我没坏心思,是有人跟着你们,想打主意,要是不信就跟我进去,躲在一旁看,我就一个人,伤不了你们,真的。”

  何怜看起来很狼狈,套装已经分不出原来的颜色,精致的妆容早就糊了满脸,她这德行,跟乞丐没差。

  三人一獒对望一眼,点头,“带路。”

  何怜大喜,带路到轻钢别墅建材厂房里,熟门熟路的上了楼,躲进屋子。

  “我是建筑公司老总秘书,酸雨前一天听老板吩咐来这里送图纸,跟进度,确认细节,赶时间,必须加班加点,就没能回去,再次醒过来,都第二天下午了,打开门一看,整个世界都疯了。我当时吓得不轻,躲在屋子里没敢出去,这一躲就是三天,靠着一点零食度日。后来听到外面动静小了才出去,正好遇见周边厂房的人,就和他们一起搭伴,准备先去食品区拿些吃的,再到城里看看什么情况。结果我们运气不好,刚到食品区,就遇到一大波怪物,大家吓得四散逃窜,死了不少人。被吓过几回,大家也都摸到了一点门道,胆子大了不少,敢动手打怪。但也只是少部分人,后来那少部分人不乐意养一大群人,就偷偷商量怎么将这一大群没用的人利益最大化。我也属于没有人之一,听到后赶紧逃回了这里,太慌忙,只带了一包吃的,现在也吃完了。”

  三人看她,“然后呢?”

  何怜不好意思笑笑,“能给我点吃的吗?”

  蓝诗若给了她一盒牛奶一个面包,一包肉干。

  何怜激动得眼睛都红了,“谢谢。”

  何怜是上市公司大老板的总秘书,属于高级白领,自身修养很好,即便饿得面黄寡瘦,也没有狼吞虎咽,吃得很优雅。

  “这也是命,跑工厂这事以往都不用我,难得勤快一回,没想到就遇到这事,让你们看笑话了。”

  苗苗耸耸肩,“这不一定是坏事,你在城里说不定活不到现在。”

  “也对,”何怜笑着点头,“福兮祸兮,谁能说得准。他们过来了。”指着窗外让几人看。

  窗外空旷的路上,五个壮汉长得凶神恶煞,正四处打望,嘴里骂骂咧咧的不干不净。

  “就是他们,听他们的谈话,跟你们好几天了,说你们几个女人长时间呆在这里不离开,也不和其他人一起组队收集物资,其中有人一定有空间异能,身上物资肯定丰厚,他们想把你们收为己用,既用来暖床,又可以当移动仓库用。他们都是从监狱逃出来的死刑犯,以前干的都是丧心病狂的事。”

  “你怎么听到的?”云水姚满眼警惕,“不会是一伙的吧?你跟我们玩套路?”

  “当然不是,”何怜澄清,“他们那种人一看就是畜生不如的东西,和他们在一起的女人绝对好过不了,你们自己看,我虽然脏,但身上没任何痕迹。”撸起袖子证明自己清白,还准备脱衣服。

  蓝诗若阻止道,“行了,我们信你,你应该觉醒了听力方面的异能吧?”

  “对对对,我昏睡过后醒过来就发现我耳朵特别灵,隔几栋楼都能听见,因为这个,我避过了好几次危机。我虽然战斗力渣,但绝对是个探路好手,让我加入一个行吗?”

  三人没出声,何怜又道,“现在世道乱,我躲在这里就是想找个可靠的伙伴,但明显的,很失望,实力为尊,没实力的女人只能成为男人的附庸,虽然我有异能,但很多时候都显得很鸡肋,得不到重视的。骄傲了一辈子,我不想最后沦落成玩物。你们都是女人,和你们在一起,我很安心,而且也坚信你们肯定是有能力的,要不然不会在末世都能过得这么干净。”

  “放心,我也不会拖后腿,真要舍弃一个人的时候,可以选择我,我被困了,你们也不用拼命救,只是希望在那之前,能让我有活着的希望。在这里躲了一多月,真的快疯了,探路的事我也能做,虽然鸡肋,但像今天这种情况,也能很好的提前预防不是?今天这事,也算是我投诚的礼物,能考虑一下吗?”

  云水姚掏出镜子,整理仪容仪表,苗苗望着蓝诗若笑,“我听姐的。”

  蓝诗若神色平静,“我的队伍不仅不要叛徒,也不要胆小鬼,你要证明自己的话,就去把他们引进来。”

  何怜看着蓝诗若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出点什么,只是眼眸平静如水,什么也看不见。抿紧唇沉默,三秒钟之后,坚定点头,“好,然后还需要我做什么?”

  “不是我们需要你做什么,是你能做什么。”

  何怜蜡黄的脸有一丝苍白,也不知道是不是害怕,双手在抖。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怯懦,握紧双拳,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云水姚咯咯笑,“看来蓝丫头最爱的还是我。”

  苗苗瘪嘴,“你也就仗着脸皮厚而已。”说不嫉妒是不可能的,她姐不爱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