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第56颗厌厌 (二合一)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阮邪儿 4039 2020-07-29 19:01:00

  顾瓷说话又毒又狠,对方的律师也没有想到顾瓷竟然这么的能言善辩,他没接顾瓷的腔,只冷静地说道:“希望开庭之后,顾小姐也能如此淡然镇静。”

  顾瓷不再说话,漂亮的眼眸轻飘飘的从对面这些人身上掠过,对身边的律师和南楠说道:“我们走。”

  “以前顾小姐的性格有这么锐利吗?”律师问陈姐。

  她冷笑一声,“怎么可能,以前顾瓷一脚都踹不出一个屁来,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是陈姐将顾瓷一手拉近这个圈子的。

  她最开始看到顾瓷的时候,她还一身大牌,本来以为是某位老板家中的孩子,最开始那两个月陈姐还挺尊重她的,而那时候的顾瓷,性情温和,又没多大主见,指哪打哪。

  过了一段时间,顾瓷才说自己只是很普通人家的孩子,这让陈姐差点没呕死。

  要不是她那张脸,陈姐也不至于捧她这么久。

  哪知,顾瓷刚刚踏入娱乐圈没多久,一次赴宴的时候被制片多灌了两杯酒,竟然阴差阳错的怀了孩子,陈姐问她那个男人是谁,她也只是摇头,竟然一句话都不肯说,气的陈姐把房中的东西砸了一个遍,陈姐让她给打了,当时顾瓷也点头了,不过刚到医院,她就听见流产的妇科房间里面,女人的惨叫。

  顾瓷被吓得满脸苍白,说什么都不肯进去。

  她向陈姐保证生下来之后绝对不会让他出现在大众面前,那时候顾瓷哭的梨花带雨,就算是个女人看到了也不免心软,陈姐勉为其难的点头,把她送到私家疗养院把孩子给生了下来。

  两年多前,顾瓷生下孩子没多久,就直接开始接戏,陈姐看她还算拼命,勉强的原谅了她。

  两年多,顾瓷给公司赚了太多钱了,虽然只混成了三流明星,但她那张脸吸人眼球,走美艳风格有不少人买账。

  可孩子仍旧埋下祸根。

  就在两个多月前,孩子仍旧爆出来了。

  陈姐想到这里,就十分后悔没有把顾瓷押进流产房,好好地摇钱树变成了催命符,就算以前给她赚再多钱,变成仇人之后,她也绝对不会可怜顾瓷一秒钟。

  她死死的盯着顾瓷的背影,看着她后背挺拔,心中愈发的怨恨。

  这个顾瓷都混成这样了,凭什么还这么的自信?

  等着吧,这次开庭,胜诉的人一定是她!

  这次开庭所有过程面向大众,等顾瓷她们到场之后,外面的那些记者们也陆续的进入庭中。

  他们甚至举起了仪器,准备向大众进行一场直播。

  这次不管顾瓷究竟会不会胜诉,她的所有证据,都会向所有人展开。

  九点。

  审判长与陪审团站起,宣布开庭以及相关事项,并告知当事人,法定代理人在审理过程中依法享有的诉讼权利。

  说完之后,众人坐下。

  审判长敲锤,宣布开始法庭调查。

  顾瓷的律师站起来,向审判长,陪审团鞠躬示意,“我是辉耀经纪公司旗下艺人顾瓷顾小姐的代理人,何承言,下面就我方当事人开始宣读诉讼书,自xx15年三月起,受雇于辉耀经纪公司,至今已四年,从xx16年一月开始接承接第一件商业性质合同开始截止到xx18年六月,近三十个月接受商业性质活动一共有三百四十件,除去缴纳税金,利润为三亿四千万RMB,辉耀经纪公司抽取我方当事人利润的百分之七十为公司为我方当事人经营团队与经纪人应得,公司应得费用。”

  “辉耀公司理应支付我方当事人一亿余两百万RMB为我方当事人应得利润,但是,截止到xx18年九月十日,我方当事人只接到两千万的应得利润,我方有理由怀疑辉耀经公司拖欠我方当事人的工资,并有理由追求辉耀经纪公司补全我方当事人的应得利润,此为其一。”

  “辉耀经纪公司在与我方当事人签约合同之中明确指出,理应为我方当事人进行人身安全保护与网络个人保护,在xx18年五月二十七日,我方当事人被网络抨击,被人诬陷虐子,辉耀经纪公司的公关团队对此并无对我方当事人进行维护之举,xx18年六月十五日,我方当事人在进行工作时有人恶意在我方当事人的窗外挂一只死鸡,我方有理由怀疑是有人对我方当事人进行威胁,而辉耀经纪公司并未提前为我方当事人进行人身保护,并让我方当事人受到了极大的身心伤害。”

  “xx18年七月十日,辉耀经纪公司在明知我方当事人被威胁却仍然不为我方当事人进行人身保护,在北城机场遭受恶意泼垃圾事件,此为其二。”

  “辉耀经纪公司曾在官方账号上面贴出对我方当事人的解约申请书,但是我方当事人并未收到纸面书约,并任由网络人员对我方当事人进行抨击,我方有理由认为辉耀经纪公司要与我方当事人进行劳动合同解约,此为其三。”

  “综上,我方当事人要求辉耀经纪公司偿还拖欠工资八千两百万RMB,因辉耀经纪公司并未做到对我方当事人的人身保护,并让我方当事人受到外界的伤害,我方当事人要求辉耀经纪公司进行劳动合同解约。”

  “审判长,我方诉讼书宣告完毕。”

  何承言在念诉讼书的时候,一件件证据送到陪审团和审判长的手中。

  有些进行直播的媒体,网上的人也听到了何承言的诉讼书。

  上面的评论哗哗不停的刷。

  ‘卧槽,顾瓷之前这么赚钱吗!?’

  ‘三亿啊!还是税后!’

  ‘别说,要是顾瓷没办法挣这么多钱,辉耀怎么可能会给她这么多资源,当初在辉耀可是摇钱树好吧。’

  ‘顾瓷就这么大咧咧的将虐子的事情在法庭上说了,这代表什么?代表她根本就不虚这件事吧。’

  ‘有什么不能说的,不过是吃个路边摊,被网友丑化到虐子,那些人才可怕吧?’

  ‘辉耀拖欠工资这事儿,算是违反劳动法了吧?顾瓷没告他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只有我觉得顾瓷很可怜吗?’

  ‘能做到拖欠这么多工资没给的,你们以为辉耀是什么好鸟?这些天在网上这么博同情,还不是因为看顾瓷没人帮。’

  ‘赫赫,看人拿出证据了,这会儿无脑黑怎么不敢出来说话了?’

  ‘之前跟精虫/上脑似的,好像顾瓷和他有多大深仇大恨。’

  ‘楼上这就过分了吧?顾瓷她未婚生子我们说还有错了?她自己被金主包养,怎么还不能让别人说了?’

  ‘我寻思,你锤到顾瓷真被金主压床上了还是看见她和金主进房间了?一张图能说明什么?’

  弹幕上就顾瓷的事儿又开始吵,但显而易见的,在顾瓷被黑这件事上逐渐冷静的人越来越多。

  现在他们黑顾瓷的点主要有两个,一是她未婚生子,二是她被金主包养。

  这种事情没有办法洗,除非她站出来说清楚她孩子的父亲,和证明自己并没有被包养,不然网上的人就一直有理由去黑她。

  但又因为顾瓷在法庭上直接说出虐子事件,他们反而不敢再轻易的拿这件事去黑顾瓷,没办法,怕顾瓷打他们脸。

  弹幕吵起来的这段时间里,辉耀方的律师显然没有想到何承言竟然已经掌握了这么多证据。

  他站出来,推了推自己鼻梁上架着的眼睛,冷静开口:“针对原告的第一条我方当事人拖欠八千两百万RMB工资一事,原告未婚生子后,我方当事经纪公司因原告的丑闻遭受影响赔偿各家品牌违约金约一亿两千万RMB,我方当事经纪公司损失巨大,而劳动合同之中明确指出,因艺人本身所作出对社会对公司有害影响巨大的事情,公司有义务向艺人索要赔偿基金,而艺人的赔偿基金,却为八千两百万RMB。”

  “而原告在xx18年五月到xx18年七月期间所遭受的人身威胁和人身伤害,早在xx18年五月二日,我方当事经纪公司就已经向原告表明过不应在大众面前出现,而原告不听劝阻,所遭受到的这些,我方当事经纪公司也没有办法强行阻拦。”

  “针对原告诉讼书上所提的第三条,我方认为纯属无稽之谈,绝对不愿意也不会承认原告的污蔑。”

  他淡定的向审判长和陪审团鞠躬,“我的陈诉完毕。”

  陈姐对律师的表现表示十分的满意,她讥讽的看向顾瓷。

  没有暴怒,没有不愤,甚至连表情都没有。

  她不应该这么冷静才对!

  对于顾瓷的冷静,陈姐十分不满,要不是现在还在开庭期间,恐怕她就冲上去摇醒顾瓷。

  陆氏集团。

  开完会的陆总身边跟着人,往总裁办公室而去。

  他身后的人怀里抱了一堆报表和计划,大气不敢喘一声。

  而此刻总裁办公室外的秘书处,几个人围在一起,似乎在看什么东西。

  里面有声音传来,那些人还在小声讨论:“这辉耀也太不要脸了吧?白的都能被他们说成黑的。”

  “也不尽然,顾瓷她之前丑闻确实让辉耀赔偿了不少违约金,不过一亿两千万这个数目肯定没有,毕竟顾瓷她也只是一个三流明星,不可能接到那么好的代言。”

  “我看,说不定辉耀他们会反咬一口呢。”

  “要我说也是活该,要不是顾瓷她自己不检点,未婚先子,怎么可能惹出这么多事儿。”

  “咳咳。”

  瞧见自家老板越发阴沉的脸色,陈阳努力的重重咳嗽。

  那些还围在一起讨论的秘书,闻声扭头。

  却见公司里的几位大佬都站在她们的身后。

  几个秘书的脸瞬间煞白。

  却听领头的人无情道:“工作时间插科打诨,罚两个月的工资,若有下次,直接走人。”

  几位秘书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正襟危坐,生怕老板直接叫他们滚蛋。

  陆总坐下后,刚刚点亮电脑,却见右下角有一个提醒。

  上面显示标题“昔日摇钱树与老东家开庭!”

  还贴了两个人的照片。

  而其中一个,陆总看着那张芙蓉般的脸,目光微顿。

  联想起刚才秘书处的那几个秘书说的话。

  他的食指与中指轻轻摩擦,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陆总,您觉得企划案是否可行?”

  “前期投资大,后期养护费用大,撤了。”

  “是。”

  “继续。”

  前者打击甚大,后面那些企划案也讲的战战兢兢,生怕被狠批一顿。

  陆总冷淡的听着,手却不自觉的点进那个提示页。

  里面是一个帖子,此刻正跟踪报道顾瓷与东家辉耀经纪公司的开庭审理,文字表述,根据现场报道,不算太过夸张。

  他一目十行,面无表情的看完。

  过了一会儿,一声冷笑传来。

  还在念企划案的人声音一停,不由得抹汗,小心翼翼的看向陆总,难道陆总觉得他的企划案也不行?

  没了声音,陆总抬眸,“怎么不读了?”

  后者激灵一下,反应过来,立马又读了起来。

  而法院那边,开始当庭辩论之后,此刻两个律师已经口诛笔伐起来。

  (请自动带入各个大状开庭相互对骂,哦不,讲理现场。)

  屏幕前的人看的也是津津有味。

  没办法啊,何大状的口才太好了,几乎是唇枪舌剑,说一句话就带一个陷阱,不知不觉的就把对方的律师给套了进去。

  对方律师的表情不怎么好。

  何承言是名状了,那张嘴黑的都给你说成白的,他对付起来实在有一些力不从心。

  等到讯问结束。

  双方分别出示,核实证据。

  根据有关规定,证据只有经过当庭查证核实才能成为定案的根据。

  调取新证据的时候,顾瓷又掏出一张牌。

  在网上闹的沸沸扬扬的金主事件,其主谋就是辉耀经纪公司的陈姐!

  看到那个证据的时候,陈姐脸色煞白。

  大众哗然。

  没想到啊!辉耀经纪公司真狠啊!竟然往自家艺人身上这么泼脏水。

  牛逼!

  对方律师也没想到顾瓷最后竟然会来这么一手,他脸色不太好看,目光沉沉的看了一眼陈姐。

阮邪儿

这章内容比较多,就没有分开,直接合在一起比较容易表现,(没有真实碰到过法院审理案子的事情,只能从网上找步骤,如有错处请多多包涵。)我追求稳健发育,所有加更都要保持在我有存稿确保明天不会因为突发事件而无法更新,所以加更会比较慢,见谅。   最后!   求收藏!求推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