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第53颗厌厌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阮邪儿 2021 2020-07-28 19:01:00

  等顾瓷推开卧室门的时候,顾厌还趴在那往远处看大白鹅呢。

  今天大白鹅出来了,在他的眼中,自动变成了一个个行走的做的十分诱人美味的烧鹅。

  他不由得砸吧嘴。

  看着就好吃。

  心心念念看大白鹅的顾厌听见一声轻咳。

  扭过头,就看到他妈正倚着门框看他。

  神色深邃,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在酝酿。

  顾厌咽口水,爬起来,“我刚才可什么事儿都没惹。”

  她冲着他招招手,“过来。”

  生怕顾瓷会打他似的,顾厌往后退了退,警惕摇头。

  “刚才保姆都跟我说了,你扔的那几瓶护肤品都过期了。”

  忽然提起这个,顾厌微楞,然后扭过头不去看她,嘟囔,“本来就过期了。”

  “谁说的保质期只有三个月?”

  顾厌身子一扭,撅着屁股对着她。

  他也是有小情绪的。

  哼。

  顾瓷没哄过孩子。

  在她的眼中,孩子无非就是累赘,吵,闹,一言不合就开始哭。

  这种孩子对于顾瓷来说,仅仅是面对就属于地狱模式。

  但顾厌不一样。

  这家伙的哭闹就是耍赖和固执。

  说实在的,哪怕顾厌是重生的,她也没怎么把他当成一个大人。

  小孩儿受了委屈,自然还是得哄着的。

  顾瓷走过去,坐在飘窗上。

  倚着一个抱枕,手里捏着一直鸡毛,在他的脖子上划划。

  “你干嘛?”顾厌捏住顾瓷的小手指,不满她的作祟。

  “来吧,让你报复回来。”

  “???”

  顾瓷把手中的鸡毛给他。

  光着脚丫伸到顾厌面前。

  “你真让我挠你?”

  “挠。”

  顾厌眼睛一转,一丝笑意划过,“这可是你说的,一会儿可不能报复我。”

  顾瓷点头:“成。”

  他嘿嘿一笑,想起刚在自己差点笑岔气的模样,一会儿就能看到他妈也是那副模样,心中就激动的不行。

  什么低气压和火气顿时消散。

  “妈,你可别笑岔气了啊!”

  “费什么话。”

  顾厌学着之前顾瓷的模样,捋起袖子,抓住那根鸡毛,就开始在顾瓷的脚掌心划。

  还怕顾瓷会反抗,顾厌一屁股坐在她的小腿上。

  笑笑笑!给我笑!

  挠你挠你挠你!

  挠了半晌。

  身后的人屁都没放一个。

  他狐疑的扭头。

  “你怎么不笑?”

  顾瓷掩嘴轻咳,眼底却盛着笑,“可能是你力气不够?”

  这么一听还蛮有道理。

  顾厌咬牙,握紧鸡毛,又开始。

  我挠我挠我挠!

  顾瓷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奋力,最后还是配合的笑了两声。

  听到顾瓷的笑声,顾厌立马就兴奋了,得意洋洋的看她:“让你还误会我。”

  顾瓷懒洋洋的,“还没挠够?”

  “没有!”

  “你不是想看大白鹅?”

  “!”

  “再不去我们就准备吃饭了。”

  话音刚落,她小腿上的小家伙就立马蹿起来,自觉地爬下飘窗,把衣服弄好。

  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她。

  “我准备好了!”

  顾瓷:......

  好一会儿,顾瓷才没忍住轻笑。

  她换了一身衣服,在顾厌不停的嚷嚷下,终于准备出门了。

  “小姐,你们还没吃饭呢。”

  这都一点多了,刚准备吃饭就带着人出去。

  “没事,我们四点之前没回来你就放冰箱。”

  拿着小小的黄色渔夫帽给顾厌带上,自己则带了一顶黑色没有任何花纹的同款帽子。

  顾瓷都这么说了,保姆也不好说什么。

  她只好点点头,“那你们在外面要小心。”

  分给顾厌一只口罩,母子二人带好口罩,临走之前,保姆又塞给顾瓷一个小书包。

  她掂量掂量,还挺沉。

  “这里面都是厌厌的水壶和小零食,他要是饿了就吃点。”

  顾瓷:怎么没有我的?

  单手挎肩上,顾瓷拉着顾厌下楼。

  顾厌自己虽然可以下去,但速度太慢了。

  光是在一旁看着,顾瓷都能急死。

  她弯下腰,把人抱怀里一路下楼。

  从八楼下来,顾瓷额头出了一层薄汗,微喘:“儿子,你该减肥了。”

  顾厌脸红,哼两声,“是你应该锻炼了!”

  来到小区外的大湖旁,里面的大白鹅有几十只,有的还在岸上扑闪,顾厌瞧见就两眼发亮,迫不及待的往大白鹅的方向扑去。

  别看他个子小,跑的速度还挺快。

  挨着大湖,顾瓷眉头微蹙,“你给我慢点!”

  后者完全没有听见顾瓷的话。

  气的顾瓷额头直跳。

  这小崽子,别让她逮住!

  湖旁边的大白鹅见顾厌扑过来,像是碰到馋嘴的狐狸一般,立马“鹅鹅鹅”的大叫着,飞往水中。

  顾厌就看着到嘴的大白鹅安稳的落在湖面,还挑衅般的扑闪翅膀,似乎在嘲笑他:小样,有本事你下来啊!

  他双手握着拳头,掐腰,奶音中气十足的在岸上喊:“有本事你上来啊!”

  大白鹅:“鹅鹅鹅!”有本事你下来啊!

  顾厌:“胆小鬼!你上来啊!”

  大白鹅:“鹅鹅鹅!”有本事你下来啊!

  一人对一群鹅,没有一点伤害的对线,你来我往,不见半点刀光剑影!

  双方可谓是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四州!

  ......的菜鸡互啄。

  顾厌凝神静气片刻,忽然开始威胁攻势:“我要把你做成烧鹅,烤鹅,烤鹅掌!炖鹅汤!”

  大白鹅似乎是感受到他的挑衅,怒气横生,立马展鹅亮翅,腾飞而起!鹅掌直向顾厌的脑门。

  其他大白鹅在其他方向分攻,抬着脖子往他身上啄。

  顾厌见状。

  敌众我寡,实非好汉!

  今日不敌,改日再战!

  然后哇哇直叫的跑到顾瓷身后躲了起来。

  “为什么它们还会啄人!”顾厌非常疑惑。

  它们打不过他就开始叫伙伴,气死他了。

  顾瓷安稳的站在那里,那些大白鹅见状也不敢再接近,大摇大摆的往水中游去。

  “你没事挑衅它们干什么?”顾瓷站在树下,看他犯傻了半天,自己玩的倒是兴致冲冲,旁边在这里钓鱼的人都忍俊不禁,还有人瞪顾厌,怨他把湖里的鱼给吓走了。

  “好玩。”

  之前看了一眼,见它们在马路上大摇大摆的,一点都不怕人,他就上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