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第52颗厌厌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阮邪儿 2037 2020-07-28 19:00:00

  顾厌开始干嚎,“打孩子了!”

  顾瓷:“你妈要是打你,就不是揪耳朵这么简单了,快点去把我的东西给找出来。”

  昨天太累,顾瓷没保养,刚才洗漱完找她自己的护肤品的时候,才发现桌子上哪看得见护肤品,清一色顾厌拼好的乐高。

  从高到低,跟军训似的,距离分毫不差。

  顾瓷自己的东西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保姆一般不会动她的东西,幕后黑手只有眼前这个捣蛋鬼。

  顾厌被顾瓷威胁着,別了好久,才磨磨唧唧的说道:“扔了。”

  顾瓷:“???”

  “你再说一遍?”

  “我看它们上面写着保质期就只有三个月,肯定过期了,所以我就把它们都扔了。”

  他说的还颇为理直气壮,仿佛自己的是对的。

  顾瓷捂着自己的脑袋,生怕自己被顾厌这个混蛋给气死。

  她的神仙水,她的面霜......

  深呼吸了几次,顾瓷才说:“你觉得我赚钱容易吗?”

  “应该不太容易?”

  “你知道不容易你还敢扔我的东西!”

  她捋起袖子,“今天我不教训你一顿,你就不知道这家谁当家做主!”

  见状,顾厌手忙脚乱的跑起来!

  天啊!他妈疯啦!

  “不就是几瓶子吗!等我长大了给你买!”他鸡飞狗跳的乱跑,“你不能打孩子!”

  “等你长大黄花菜都凉了!顾厌!你还敢跑!你给我站住!”顾瓷薅住他致命的后颈,“什么护肤品保质期三个月?那是三年!你年纪轻轻怎么眼睛就不好使了!?”

  “敢跟我横,你妈称霸学校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顾瓷美眸一瞪,火气轻而易举的被某个小家伙给惹了起来。

  未来校霸顾厌: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揪着他,顾瓷把人放到墙角,“给我站直!”

  顾厌立马挺直了后背。

  看他还算配合,顾瓷心里的火气才消下去,但是她仍旧严肃着脸,冷酷的说道:“在这里站半个小时,好好想想保质期究竟多久!”

  顾厌又憋屈又不满的站在角落里。

  谁知道保质期是多少时间。

  那玩意儿生产日期比他的年龄都大,指不定顾瓷用了会不会烂脸呢!

  他帮她把东西扔了,还是他的错了。

  以后等他给她买上百八十瓶,让她一天用一瓶!

  用一瓶扔一瓶!

  顾瓷让顾厌罚站之后,便去翻箱倒柜的找自己带到云城的护肤品。

  不会再大众面前出现她也没怎么没化过妆,又一直带着口罩,索性连口红都省去了。

  找出来之后,顾瓷还专门看了一眼保质期。

  确定是三年。

  这小崽子要气死她了。

  等到顾瓷吃完饭,这才走过去。

  “现在记起来保质期是多久了吗?”

  顾厌也是倔强,梗着脖子:“就是三个月。”

  “你是不是非要和我杠?”

  顾厌双手抬起来准备环胸。

  手太短环不住==。

  好一会儿,他又换做掐腰,哼唧一声,一副拒不配合的状态。

  顾瓷凶残一笑。

  五分钟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哈哈哈哈哈......放开我哈哈哈哈哈哈,放开哈哈哈哈哈。”

  “下次还扔我的东西吗?”

  沙发上,顾厌被按在她的腿上,光着两个脚丫子,顾瓷一只手拿着鸡毛掸子,一只手固定住顾厌的小jio,慢悠悠的用鸡毛扫他的脚掌心。

  他挣扎不过,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不扔了哈哈哈哈哈......”

  听到这话,顾瓷才满意的把鸡毛掸子给收起来。

  顾厌笑的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累瘫般的趴在那里,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耻辱的冲顾瓷龇牙咧嘴,“你这是家庭暴力。”

  顾瓷拍他屁股,“行了,等你长大了再来报复我。”

  把人放在沙发上。

  歇好的顾厌从沙发上下来,拖沓上自己的小拖鞋,抓住顾瓷的手,“我想出去玩。”

  “想玩什么?”

  顾厌连想都不想的,顺口就说道:“飙车夜店网咖什么的,都......可以。”

  说完,他就感到阵阵危险涌来。

  眼前本来还漫不经心的人,忽的气息一变,就像变脸一样,整个人都迸发出一股分分钟把人给砍了的气息。

  “飙车?夜店?”

  “我看是车飚你还差不多!”她大力压制,把他的脑袋按到沙发上,火气比刚才都旺,“还夜店,你毛长齐了吗?”

  顾厌敢怒不敢言,心中不停的狂刷:草,他刚才说了什么!?

  被武力镇压的顾厌,独自一人待在卧室里面,房间的电脑还在播放着东西。

  唐诗三百首。

  育儿家庭值得拥有。

  顾厌趴在飘窗上,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

  耳边不停的响起一首首唐诗。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半眯的眼睛很快的合上。

  睡梦中的顾厌,又想起自己的从前。

  糜烂迷醉,疯狂堕落,看不到一点希望。

  他在灯红酒绿之中,心甘情愿的当一个瘾君子。

  忽的眼前的光景被人一把劈开,一个人拿着鸡毛掸子,背对着光,抬手往他身上打。

  “老娘叫你堕落!让你去夜店!让你飙车!你妈当霸王那会儿你还没出生呢!”

  一个激灵,顾厌醒了。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电脑里面的唐诗还在不知疲倦的响着。

  而顾厌的后背却是被吓得全是冷汗。

  可他又不得不承认,他抓住了那个可以把他脱出泥泞的手。

  顾厌咕噜一声,爬到窗口,看着外面的骄阳,喃喃:“我再也不想回去了。”

  中午,保姆从外面回来。

  她的手里拎着装菜的袋子,便看到顾瓷正在做瑜伽。

  后者听到声音,抬眼看向保姆,随口说道:“袁姐,以后不要让厌厌乱把我的东西给扔了。”

  保姆微微疑惑,很快就想到了顾瓷说这话的原因。

  她笑着说道:“您是说那些护肤品吧?我看过了,那些产品都是三年前的,已经不能用了。”

  平稳心情的顾瓷脚下一滑。

  差点没一头栽下去。

  她开口:“你说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