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第五十颗厌厌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阮邪儿 2014 2020-07-27 19:01:00

  她包的并不算太严实,一条黑色的阔腿裤,橙金色的真丝衬衫,有些宽大,将她的身材都给隐藏,只露出一截光白纤长的脖颈,脸上带着口罩,和一架黑色最常见的框架眼镜,那双桃花眼被她可以的画得有些平淡,哪怕不戴帽子,别人也认不出来这会是顾瓷。

  顾瓷自己拎着行李箱,从狗仔们的面前走过。

  要不是他们眼尖,恐怕就把人给错过了!

  可惜,她很快就上了飞机,至于去了哪里,机场的工作人员面带职业的笑容:无可奉告。

  几个小时后,飞机抵达北城,换了一身衣服的顾瓷悄无声息的拦车离开。

  郊外的小区,顾厌故意般的在保姆面前走来走去,用最明显的意图告诉她,他要出门!

  保姆叹气,“厌厌,不是我不让你出去,现在我们不能出去。”

  “我要出门看大白鹅。”

  “外面没有大白鹅。”

  “有,之前我看到了!”

  顾厌也是个固执的,他一直心心念念那几只大白鹅,想着能不能搞一只让保姆做个烧鹅,他被关了大半个月,关的都快神经质了。

  “我要出去!”顾厌掐着腰,认认真真的对保姆说。

  “不行,啊对了,厌厌是不是还没有把小姐留下来的乐高拼完,要不然我们拼乐高好不好?”小孩子的注意力很容易转移,保姆笑着去拿乐高。

  “我不玩乐高,我要看大白鹅!”顾厌摇头,乐高他早就拼完了,现在都被他摆在卧室里面,保姆对这件事并不清楚。

  厌厌这么固执,保姆也觉得快无计可施了。

  她叹口气,说道:“厌厌外面没有大白鹅,我们可以出去玩,但不能跑远,知道么?”

  听到这话,顾厌心里一转。

  算了,只要能不在家闷着就行!

  他勉为其难的点头。

  保姆很快就收拾好东西,带着顾厌下楼。

  下楼的时候,顾厌也不让保姆抱,哼哧哼哧的扶着扶手,一台阶一台阶的下到一楼。

  外面的空气真是太清新了!

  顾厌像是投林的鸟,飞快的往外跑去。

  保姆在后面跟着他:“厌厌,你别跑那么快!”

  他才不会听保姆的,一溜烟的跑到小区的主路上面。

  这个小区其实已经没有多少人住了,大部分的楼房都是空房,主路上面也没人,也怪不得保姆会找这个地方照顾顾厌。

  顾厌的目光在四周打量,这地方好破......

  倒也不是嫌弃,顾厌再破的地方都住过,被福利院赶出来的那阵子,他能有个地方住就已经不错了。

  只不过他心中更为担心的是顾瓷一个人能养得起他吗?

  毕竟做音乐真的很不赚钱==。

  还是得想办法去联系那个人,最好能把他们俩撮合撮合,那个人的钱就算是他妈花几辈子都不可能花完。

  为了自己以后的生活,顾厌不得不考虑的多一点。

  刚到小区门口的顾瓷并不知道某个小家伙已经开始帮她拉红线了。

  付完款之后,顾瓷下车。

  这一次大马路上没有大白鹅了。

  她扭头看向不远处的大湖,那里倒是有不少人在钓鱼。

  风一吹,顾瓷就感觉到这个大湖的善意,太凉快了!

  她捋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拉着行李箱往小区里面走去。

  霎的,她听见一声呼喊。

  “厌厌,你别跑那么快!”

  顾厌?

  她寻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却见一个堪堪到她大腿根的小家伙哼哧哼哧的迈着小短腿,一溜烟的往前跑。

  再定晴一瞧。

  嗐,是她儿子。

  小家伙在小道上跑,神采飞扬,看上去很是开心的模样。

  被口罩盖住的唇角微扬。

  她冲着顾厌抬手,“儿子!过来!”

  这声音顾厌太熟悉了。

  顾厌瞧见不远处站着的女人,眼睛噌亮。

  是顾瓷!

  她回来了!

  顾厌生生的制住自己想奔过去的念头,耳朵红红的,矜持的站在那里,想让顾瓷过来。

  哪知,顾瓷素手一招,“愣在那干嘛,过来。”

  后者那一点点别扭的矜持瞬间就被抛到脑后,小短腿迈的飞快,一溜烟的跑到顾瓷的身边。

  顾瓷放开行李箱,微微弯腰,手一揽,将人抱起来。

  “你,你把我放下来!”顾厌仿佛被踩中尾巴的猫,通红着小脸,挣扎着想下来。

  顾瓷掂了掂他,迟了一会儿,道:“胖了。”

  然后迅速的将人给放下来,淡然的说道:“以后不抱你了,自己走。”

  顾厌:......

  你可真是冷漠无情啊。

  “你怎么回来了?”他仰起头,看着顾瓷。

  “工作完了不回来我去哪?”

  “......”

  顾厌忽然发现自己问了一个无比愚蠢的问题。

  没有发现顾厌的想法,顾瓷道:“你这是准备去哪?”

  “看大白鹅。”

  顾瓷有些欣慰,“看来你还有点童心,知道看鹅。”

  没坏到骨子里。

  却听顾厌认真的说道:“想搞一只吃烧鹅。”

  顾瓷:不好意思,高看你了。

  “吃什么吃,回家!”

  拉着顾厌的手,顾瓷不由分说的拉着他往家里走。

  虽然顾厌对此十分不满,但他看在顾瓷刚刚回来,就不和她计较这么多了。

  他大方的想。

  保姆看到顾瓷,也很惊喜,不过她表现的比较矜持,赶过去帮顾瓷拉着行李箱。

  “您回来了!”

  “这段时间有劳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厌厌很听话!”

  顾瓷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他要是敢不听话,她直接棍棒伺候。

  没有看出自己亲妈用心险恶的顾厌跟在她身边,虽然嘴上说着不想,但他的面容雀跃,甚至连情绪都安静了不少。

  一路回到家,顾瓷把自己扔到沙发上。

  将口罩摘下来,她舒坦的吁了一口气。

  还是这里安全。

  这个地方太过偏颇,基本上没人会过来。

  所以那些狗仔们并不知道顾瓷会在这个地方住。

  刚才顾瓷没有摘口罩,顾厌看不清她的表情,这会儿,顾厌才发现她脸上充斥着疲倦。

  回来一次不容易,她为了赶进度,上个星期都没怎么睡觉,在飞机上也没敢睡,又要躲着狗仔,到家之后,她的疲倦才涌上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