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第43颗厌厌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阮邪儿 2060 2020-07-24 19:00:00

  “难道他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服务员更激动了,他回答道:“老板希望您早点回去!”

  顾瓷:草,她就知道:)

  憋着火气没吭声,直到到了酒店,顾瓷才冷冰冰的对服务员说道:“你对他说,做梦去吧!”

  说完,顾瓷便转身上楼。

  这酒店是住不下去了,要是被那个人给逮着了,说不定自己活都活不了了。

  她跑的极快,全然没看到身后那个服务员满脸惊愕的表情。

  不过,顾瓷也不会管他究竟怎么想,回到酒店之后,顾瓷原本想着自己立马拿着东西就走。

  但仔细一想,那个人肯定是油腻老大叔,家中也肯定有老婆,这么长时间不找她,必然是等着她自己先低头!

  她思索了半天,最后还是坐下来。

  这会儿都一点多了,那人怎么也不可能过来找她。

  想到这里,顾瓷又安心了。

  甚至去洗了个澡。

  忙活完自己的事情,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她拿起手机,忽然想起今天晚上的时候,顾厌好像给她打了一个视讯。

  当时在忙,顾瓷说话也没怎么走心。

  现在想来。

  小家伙不像之前那样心思单纯,现在敏感的不行,任何一点举动说不定就黑化了。

  顾瓷越想越心惊,她原本想给顾厌打个电话,但是又注意到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

  躺在床上的顾瓷毫无睡意。

  她想着最近顾厌的改变。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契机让她儿子重生,但在顾瓷的心里他已经算得上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对这件事顾瓷并不算太惊讶,毕竟她自己都是个穿书的,有个重生的甚至两个她都能接受。

  真正让顾瓷犯愁的是顾厌的性格,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切开黑,要是再往偏的地方养,那未来肯定要比顾厌上辈子更惨烈。

  顾瓷努力细想之前小助理在她脑海中唠叨的剧情。

  忽然发现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忘记问顾厌了。

  他应该知道他爸是谁吧?

  可顾瓷又不太敢问。

  她一问不就代表着自己也暴露了吗!?

  黑暗中,顾瓷叹了一口气。

  想了半天没想出来半点有用的东西。

  现在顾瓷唯一能做的竟然只有努力不把顾厌养歪。

  她默默的拿起手机,开始问某度。

  问:怎么才能把养歪的孩子给掰回来。

  答: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西方鼓励教育法,你值得拥有。

  答:什么歪不歪的,冒头就是一棍棒的事儿。

  答:看孩子究竟多少岁,如果只有五六岁,那还能纠正回来,如果二三十岁的成年人了,这里建议二胎重头再来哦亲。

  顾瓷:......

  鼓励法什么的不适合顾瓷,毕竟她自己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

  她看着手机,慢慢思忖将顾厌打一顿的可行性。

  一夜无眠,顾瓷看向镜子,又是一叹。

  顾瓷的皮肤好是好,就是容易留下痕迹。

  仅仅是一夜没睡,她就顶上了大大的黑眼圈。

  收拾好东西,顾瓷拉着行李箱下楼。

  前台的服务人员见状,神情微怔。

  随即很快就调整好。

  顾客是上帝,她要退房难道还能拦着不成?

  就算是大小姐,也不能拦着!

  办完退房手续之后,顾瓷便搭着一辆出租车,前往音乐室。

  而顾长宁,知道昨晚大小姐的话的时候,已经是今天早上了。

  “大小姐说,想让她回去,您是,您是在做梦。”

  带话的人也是耿直,说话都不带委婉的。

  顾长宁气绝,抬手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

  “这不孝女!让人订机票!去云城!”

  特助默默说道:“老板,大小姐在今天早上就已经离开酒店了。”

  “您今天的行程也已经满了,如果要改时间的话我现在就去和杜总商量。”

  顾长宁这会儿冷静下来,哼嗤一声,“不用了,该是什么安排就是什么安排。”

  特助一顿,“那大小姐那边?”

  顾长宁:“她不是挺厉害?老子管她做什么?”

  特助自动翻译:我不管,你去管,要是大小姐出什么事,你提头来见。

  特助:“好的老板,我明白了老板!”

  给了特助一个上道的眼神,顾长宁坐下来,不着痕迹的揉了揉自己的手。

  桌子是实木的,这一巴掌拍的他自己挺疼。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来到音乐室之后,顾瓷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往她的录音棚走。

  路过的工作人员看她。

  “你的歌做完啦?”

  顾瓷声音带着些微笑意,“哪能,早着呢。”

  “那您这是?”

  “哦,现在住的酒店不舒服,换个地方住。”

  顾瓷不欲多言,道:“先过去了。”

  打完招呼之后,顾瓷就回到了录音棚,她把行李箱放一边,再看一眼时间,嗬,七点多。

  这会儿顾厌应该醒来了。

  她利落的把电话拨过去。

  此时的顾厌正准备在保姆没醒来的时候偷偷溜出去找大白鹅。

  他穿好鞋子,走之前还特地去保姆的房间看了一眼,确定她还在睡觉,这才安心。

  像是妙妙屋的奇妙探险,顾厌还给自己准备了小水壶,背包里面放了一把可折叠的小板凳。

  你问他拿小板凳做什么?

  为了一会儿走累了可以坐下来歇歇==

  门把手很高,不是现在的顾厌能碰到的,他搬了一个板凳,自己站在板凳上,哼哧哼哧的开了半天,愣是没板门打开。

  等顾厌仔细一看,却发现这门在房间里面也能锁,必须用钥匙才能开。

  而钥匙,不用说肯定是在保姆房间里面。

  这一认知让顾厌十分的懊恼。

  他坐在搬到门口的凳子上,苦苦思考,到底该怎么出去。

  忽的,手机响起来。

  顾厌的手机除了顾瓷会打电话过来,其他人也不会。

  他拿起来一看,果然是顾瓷。

  还因为昨天顾瓷没理他的事情生气的顾厌哼了一声,小肉手利落的点在挂断上面。

  他人虽然小,但是也是有脾气的!

  不是你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

  看到被挂断的电话,顾瓷眉毛轻扬,好小子,敢挂她电话。

  她又打过去。

  等到这回没有挂断,但也等到即将自动挂断的时候,那边才慢悠悠的接起来。

  “这么早打电话干嘛?”

  顾厌颇为大爷的把手机放在地上,意图居高临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