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第40颗厌厌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阮邪儿 2065 2020-07-22 19:01:00

  顾瓷把玩手机好一会儿,最后终于是把手机放在了一旁。

  最不济就是被打回来改几遍。

  最开始顾瓷没有当歌手之前,业余帮人写歌,被打回来十几二十遍,反反复复的改,改到她都快忍不住自己的暴脾气发火的时候,那人沉吟思忖半晌,对她说:“我还是比较喜欢原版。”

  那你他妈让我改这么多遍是为了什么!?

  这话气的顾瓷差点没过去。

  自那以后,顾瓷就没给人写过词,自产自销,倒是混出了名堂。

  现在的顾瓷自认为自己的脾气已经好了不少,如果王导让她改个一两遍,她还能接受,但是她绝不接受一遍一遍的改。

  水杯中的水喝了个精光,顾瓷拿着杯子开门去接水。

  还未往外面走一步,却看到一个人挠头抓耳,在她的门口走来走去。

  来者是小半个月未见的陆景同。

  她抬手摸摸自己的脸,感觉到口罩,心中便淡定起来,抬眼冷静的看着他:“你在这干什么?”

  听到顾瓷说话的陆景同被吓了一跳,有些不自在的抬手挠挠脸,说道:“你今天怎么出来了?”

  这话说的让顾瓷侧目。

  陆景同说完,才觉得有点不对劲,他连忙摆手,“我不是每天都等你的意思。”

  每天都等她?

  注意到顾瓷越发怪异的目光,陆景同更惊恐了,“不是喜欢你的意思!”

  眼看着他越描越黑,顾瓷抬起手,“你能不能说重点?”

  陆景同被按了静音键,好一会儿,才小声的说道:“你能不能帮我改改歌词?”

  说完,陆景同就觉得被打通任督二脉,利索的说道:“我特别想唱这首歌!”

  “我也可以给你付钱,只要你帮我把这首歌改好!”

  “要我给你改歌你本来就要付我钱。”

  “......”

  看他一脸沮丧,顾瓷说道:“你唱两嗓子,让我听听。”

  闻声,陆景同双眸乍亮,他轻咳两声,开口清唱最近比较火的一首歌。

  有点难度,却很能把自己的歌喉展现出来。

  顾瓷一听,就能判定他的声域很宽,高低音都能驾驭,音线也挺好,干净没有杂质。

  她微微扬眉,这家伙写词那么烂,唱歌倒是挺好。

  “让我改也行,我收费很贵,你提一个要求就要加钱。”

  现在顾瓷浑身穷的叮当响,能赚则赚。

  还以为陆景同会讨价还价,结果没想到他连忙点头,“成交!钱都不是问题!”

  快到生怕她反悔似的。

  陆景同这些天来音乐室的次数不少,每次都能听到顾瓷那房间里面不停地传来音乐的声音。

  很美妙的旋律,越听越上瘾,他原本还觉得这个一直带着口罩的女人什么都不懂,但仅仅在外面偷听了两天,他就彻底改变了自己对她的看法。

  这家伙其实还是有一点真材实料的。

  顾瓷接下了这个活。

  “会唱rap吗?”

  “啊?会一点。”

  “如果你要把这首歌当成rap改,说不定能把你这歌词里面大部分的东西给留下来。”顾瓷中肯的说道。

  他的词写得没有主题,只是把自己的情感一股脑的堆砌在一起,用rap的形式,可以将他零散的情感归到一起,再把词稍加改动,不仅会押韵,还会充满力量。

  陆景同有些尴尬地挠挠头:“实不相瞒,这首歌我也是接的一个电影的主题曲,不是什么热血电影,恐怕没有办法唱rap。”

  这个是顾瓷没有想到的。

  她有些遗憾的叹了一口气。

  “你先把词给我,等我把词改完你看了再说。”

  “你等等!”

  陆景同跑回自己的音乐室,又匆匆的带着一个档案袋回来。

  “这个是我这几天又改了一遍的词。”他有些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不必,你掏钱我干活,钱货两讫。”顾瓷非常无情。

  陆景同也没介意,那张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傻笑,“那我什么时候能看到这词的成品?”

  “明天。”

  “这么快?”

  顾瓷双手环胸,因为带着口罩,所以根本看不清她的面容和表情,只有那慵懒的语气,带着无比的自信,“明天你看了就知道了。”

  “行吧。”

  看着顾瓷的口罩,陆景同还是忍不住问一声:“你叫什么?”

  “我姓顾。”

  “顾小姐。”他拿出手机,“不介意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吧?”

  顾瓷点头,拿手机和他加了微信。

  顾瓷请他进来,开始说一些细节和他的条件。

  “这首歌是谢古谢导演的新电影的主题曲,你可以先看看这个电影的一些片段,因为是虐剧,所以风格不能太轻快和燃向。”

  顾瓷点点头。

  拿着手机,她直接搜了谢古导演的新剧,只有片段和插曲,主题曲还未定。

  古代仙侠凄美爱情电影。

  “你写的,好像和这个电影也没多搭的。”

  不说别的,顾瓷这张毒舌的嘴,就能让陆景同羞愧到挖坑把自己给埋进去。

  他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强行把这个歌给要过来,准备用来出道用的吧?

  陆景同以后的目标可是写唱跳全能的歌手,没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败在了写上面。

  又和他聊了一会儿,顾瓷才说到付费上面。

  “因为是在你写的基础上做改动,所以给你算便宜一点,一首二十万,谱曲五十万,你要提要求,改一次一万,有问题吗?”

  后者没说话。

  顾瓷微顿,难道是嫌要价太贵?

  却听那人皱着眉,小心翼翼的问,“这么便宜?”

  顾瓷:......

  他几乎是利索的,拿手机准备给顾瓷转账。

  “一次只能转二十万,这先算定金行吗?”

  顾瓷:过了没钱的日子,看别人大手大脚,竟然觉得有些羡慕。

  “行。”

  利落的回答让陆景同更开心了。

  他喜形于色,就差一蹦如天高了。

  顾瓷没留陆景同。

  送走他之后,顾瓷在录音棚里面找乐器。

  王导那家伙死抠,连个乐队都不愿意请,除了人声和和声之外所有乐器的弹奏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完成的。

  还好录音棚里面的设备齐全,不然顾瓷能怄死王导。

  她挑了一把瑟,这种古乐器顾瓷并不算精通,只能说可以弹。

  一边带指甲,一边思索,等带好之后,她才尝试着开始弹奏。

  

阮邪儿

大家好我叫陆景同,我的爱好是,唱歌跳舞,rap.....等等没有篮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