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第38颗厌厌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阮邪儿 2096 2020-07-21 19:01:00

  她投入工作之后,便将其他的事情给全部抛到脑后。

  没一会儿,一阵阵音律便从房间里传出来。

  音乐室的隔音做的还不错,只要不靠近房间,外面基本上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陆景同从另外一间录音棚里面出来,满脸不爽。

  被人劈头盖脸的骂一顿,任谁也不会有多少好心情。

  烦躁的挠他的头发,陆景同准备再找其他人去给自己谱曲。

  他就不信自己不能出一首歌!

  走在走廊里,路过一间录音棚的时候,他忽然听见些许细微的音律。

  不算是很轻快,却轻而易举的勾起人心中的情绪。

  陆景同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一个画面。

  苍茫戈壁,飞沙走石,金戈铁马。

  腾起的热血让他犹如在战场一样。

  等他的热血沸腾到一个值域,节奏猛然一停,攥住高高悬起的心脏。

  片刻后,一阵充斥着肃杀的琵琶声传来,陆景同惴然落地,他有些惊奇的发现。

  这是......十面埋伏?

  音律在里面传来的时长不过三十秒就停了下来。

  陆景同被这段音乐给勾的心痒,他走进房门,从门上开起的玻璃门洞,看向里面。

  一个背着他的身影出现在房中。

  只有一个人?

  这让陆景同感到惊讶。

  他原本还以为是一个团队在里面忙碌,结果竟然只有一个人。

  陆景同顿感有趣。

  他刚想敲门,却见那个还在忙碌的人扭了个头,和他都对了个面。

  陆景同:......

  他刚想着抬手去和顾瓷打招呼,哪知里面那个人,平静的转身继续忙自己的,仿佛他不存在一样。

  陆景同:???

  他不禁摸摸自己俊美异常的脸。

  难道他今天不好看吗?

  掏出手机,从黑着的镜面里,他看到了那张令人陶醉的俊脸。

  嗯,今天也帅到惨绝人寰呢。

  他拽拽自己的衣服,又抬手拨拨自己的头发,自认万人迷一样,抬手扣门。

  听到门响,顾瓷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她很讨厌别人在她忙碌的时候打断。

  忍耐着脾气,顾瓷走过去开门。

  却见一个穿的花里胡哨的男人,自认帅气的摆着poss,表情做作。

  “有事?”

  她的口吻冷淡极了。

  “小姐姐你好,刚才我听到一串很美妙的旋律,刚才是你在作曲吗?真好听。”

  “说重点。”

  “......实不相瞒,我这里有一首绝世好词,就差作曲了,我看你作曲挺厉害,再加上我的词,这首歌不火都难!”

  顾瓷微挑眉头。

  他的声音倒是很好辨认,刚到音乐室的时候,把那个人气走的家伙就是他。

  陆景同看她挑眉,还以为是对自己的词感兴趣,连忙将揣兜里的那张词给拿了出来。

  上面折痕不少。

  见他毫不见外的把词都拿出来了,顾瓷便接过来。

  只在这张纸上扫了一眼,顾瓷就知道为什么那个人会被他给直接气走。

  写歌是为了表达情感,通过一个主题宣泄自己心中的感情,而陆景同写的词,通俗点叫大杂烩,低俗的说就是狗屁不通。

  没有主题,就算你再有文学修养和底子,也没有办法写出好的东西。

  他想用一首歌把自己所有的想法都表达出来,这是不现实的事情。

  “怎么样!是不是思如泉涌!立马就能谱成曲!?”

  陆景同双眸噌亮,对自己的实力没有一点认知。

  “我觉得,不太行。”顾瓷冷酷又无情,“不押韵,没主题,歌词太长,ab段不明显,没亮点。”

  一通话,把这首词批的毫无优点可言。

  论谁听了,都会觉得太狠了。

  但顾瓷说的是实话。

  实话都不好听。

  陆景同艰难的咽口水,“真的有那么差?”

  “不是有那么差,是很差。”

  “你又不会写词!你怎么知道我写的很差!”陆景同不满的看着她。

  “不管我会不会写词,但我能告诉你的是,这个是没有人会帮你编曲的。”

  “建议你多看看古诗词,说不定你能知道什么叫押韵。”顾瓷将东西还给他,“我还要忙,回见。”

  说完,便利落的将门给关上。

  陆景同手里拿着那张纸,心情沉重。

  顾瓷现在没时间去照顾别人的心情,她一股脑的扎头在王导那部电影的五首歌曲上。

  等到完成一小个阶段,她抬起头看表的时候,发现已经快晚上了。

  她揉揉因为弹奏乐器而有些泛疼的手指。

  这个身体可能没怎么碰过乐器,所以手嫩的很,没有适合弹奏的茧,着实让顾瓷有些手疼。

  将东西都存到u盘中,顾瓷才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出门。

  等出了音乐室,顾瓷才发现有一件很严肃的问题没有解决。

  她还没找住的地方。

  轻啧一声。

  顾瓷掏出手机,开始询问某呼。

  有推荐哪家酒店的隐私性比较好吗?

  网友一:寰宇旗下酒店!除了贵没有一点毛病!

  网友二:楼上加一,除了贵,没有半点能挑剔的地方。

  顾瓷看了回复,不由挑眉。

  她在网上搜了一下寰宇。

  涉及产业极广,大到宇航卫星,地产,小到餐饮,食品,家电,基本上都能见着它的牌子。

  现任老总顾长宁,控股百分之五十,说一不二,在寰宇是犹如帝王一般的存在。

  竟然和她一个姓。

  四舍五入五百年前是一家。

  顾瓷漫不经心的想着,手下又点进寰宇旗下的酒店。

  全球连锁,主打高端。

  评论清一色的说贵。

  却没有其他的问题。

  也是奇葩。

  顾瓷放下心来,她寻思自己的钱能住寰宇多久,手下却利索的订了一个看上去不是那么贵却仍旧不便宜的标间。

  没办法,她赚的钱有一大半付了律师费,剩下也没多少了。

  顾瓷看了一眼自己的余额,心不由得滴血。

  随即打了个车,前往酒店。

  等到她到地方,顾瓷看着眼前轻奢的建筑,感叹了一声。

  怪不得那么贵。

  还未进去,就有服务员帮她提起行李,一路引导她来到前台。

  前台的服务人员面带笑容,体贴又不让人引起反感。

  顾瓷将自己的身份证递了出去。

  服务人员看到她的名字,不着痕迹的办理好,脸上带着惊喜又得体的笑容,“顾小姐,恭喜您成为我们酒店第三十万位入住的客户,我们这边将免费为您升级住宿为总统套房,希望您入住愉快。”

  非酋本非体质的顾瓷:?

阮邪儿

特助:老板!大小姐来我们旗下酒店入住了!   顾长宁:哦?住哪了?   特助:x城酒店!   顾长宁皱眉:别让她住总统套房,浪费资源。   特助:大小姐住的标间。   顾长宁:什么!?给她升总统!   作者气弱:在?有人吗?吱个声啊,骂我更得慢也行啊,我自己码字好慌呜呜呜呜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