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第36颗厌厌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阮邪儿 2039 2020-07-20 19:01:00

  顾厌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到顾瓷的身边。

  目光早就在顾厌从浴室里面出来就关注到的顾瓷等着顾厌过来。

  “身上怎么还有水?”

  “浴巾自己掉水里了,我没有把它救上来。”

  顾瓷:行吧。

  她招招手。

  顾厌赶紧过去。

  抽了一条干净的浴巾,顾瓷抬手摸向顾厌的衣服。

  “你干嘛!”顾厌警惕。

  “你的身上没干,这样睡觉会感冒。”

  “我自己来!”

  “不许动!顾厌!老娘是你妈!”

  “......”

  受尽屈辱的顾厌终于以为自己从魔王的魔爪中逃脱出来的时候,哪知,魔王又掏出来一个让他目瞪口呆的东西。

  “我!不!带!尿!不!湿!”

  “不行,你不带会尿床。”

  “我不会!”顾厌在床上急的手舞足蹈:“你快把尿不湿收回去!我不带尿不湿!”

  “顾厌!过来!”

  “我不!”

  “过来!”

  “不要!”

  ......

  保姆在外面听着二人生龙活虎的声音,欣慰的感叹了一声,开始给夫人发消息。

  最终,顾瓷还是没能说服顾厌穿尿不湿。

  她累的直掐腰,气喘吁吁,颤巍巍的指着顾厌:“很好,你要是敢尿床,我明天拿你狗命。”

  顾厌也累,趴在床上,哼唧半天,没说出来一句话。

  等顾瓷再看过去的时候,那小家伙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

  开始安静的房间,顾瓷仔细的看了一会儿顾厌。

  最后漫不经心的轻笑一声。

  还是个孩子。

  她把人放在床头,给他盖好被子。

  将大灯关掉,只留桌子前的一个灯。

  顾瓷坐在桌前,她捏着一支笔,在本子上写下一串歌词。

  再次抬头的时候,时针已经走向凌晨一点。

  打了一个哈欠,顾瓷躺在床上。

  又过了一会儿...

  她猛然坐起来。

  掀开被子。

  被子上,湿了一大片。

  黑暗中顾瓷的目光幽幽。

  她先是敛声屏气,气沉丹田,随后如决堤之洪。

  “顾厌!”

  “你他娘的尿床了!”

  被叫醒的顾厌,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呆呆的看向顾瓷目光直视之处。

  下一秒,他便感觉到自己坐的地方好像有一点不对劲......

  谁他妈尿他床上了!

  顾厌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怒视周围。

  而整个房间里,只有两个人。

  除了他之外的另外一个是他妈。

  顾厌登时一抖。

  发现事情不太对劲。

  他好像。

  尿床了......

  顾厌心虚到不敢看顾瓷。

  房间陷入冗长的安静。

  “尿不湿,穿不穿?”

  顾瓷面目严峻。

  后者点头如捣蒜。

  将尿不湿扔给他,“自己上一边穿去。”

  “哦。”

  顾瓷把床上的东西都换了一遍。

  再看向顾厌时,他光着腿只穿了一个尿不湿和上衣睡衣,老老实实的呆在角落里。

  安静如鸡。

  顾瓷叹了一口气,打开柜子,又给他找了一套睡衣。

  “过来,给你穿上。”

  换了一套新的睡衣,顾瓷这才让他躺到被窝里。

  刚才直接就睡着了,顾厌还没查觉,现在他才发现,自己是和亲妈一起睡的。

  虽然他妈已经怕了他给他重新开辟了一个被窝......

  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的顾厌感到十分的羞耻和害羞。

  他钻进被窝里面之后,就不敢再出来。

  生怕被顾瓷看出他的不自在。

  好在,顾瓷也是困极,她象征性拍拍顾厌的小身体,敷衍道:“赶紧睡觉。”

  说完,她就秒睡。

  过了好一会儿,顾厌没听到顾瓷说话,这才把憋得红彤彤的脸蛋露出来。

  他小心翼翼的看向顾瓷。

  他想,如果他妈可以一直都这样的话,哪怕天天噎到他说不出话,他应该可以考虑原谅她。

  天色大白。

  顾瓷吃完饭,便带上口罩出了门。

  顾厌还想跟着一起去,被她坚决的拒绝了。

  一路来到警察局。

  直接报警。

  她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就深受网络暴力的强烈压制,如果不是她的心脏足够强大,恐怕早就沦落到和原身一样的结局。

  没有人比顾瓷更直接的懂得网络暴力对人的伤害有多大。

  甚至到现在已经影响到她的正常生活。

  昨天泼的是垃圾,那明天,可能就是硫酸了。

  警局的人对顾瓷的到来也感到了十分诧异,又觉得理应如此。

  诧异的是,顾瓷身为一个公众人物,竟然愿意将被恐吓,被施暴拿到明面上来。

  坦白讲,很少有公众人物愿意将这种事闹到警察局。

  因为担心会对自己的事业有所影响。

  他们都会选择私了。

  而顾瓷不一样。

  除了音乐和顾厌,她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留恋的。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她坐在椅子上,后背挺直。

  警局里的女警察偷偷地看着她。

  她们对顾瓷偶有听闻,对她虐子一事其实还是感到气愤的。

  可现在看过去,她双目澄明如镜,言行举止都坦然大方,一点都不像会虐待孩子的模样。

  顾瓷在路上还针对那些往她身上砸东西的人的罪行和律师讨论了一下。

  那些人属于蓄意伤人,哪怕没有对她的身体造成什么重大的损伤,但这么大规模的蓄意犯罪是事实,严重影响治安和社会安全,必然会量刑。

  顾瓷自然不会放过他们。

  因为那些人蓄意伤人的事情,顾瓷在北城停留的时间比较久。

  她又专门请了一位律师专门负责这件事,就算不把他们送进监狱,也要让他们掉一层皮。

  顾瓷不止要让他们在这里拖一层皮。

  这些证据和证词最后都会放到他们最害怕的地方。

  看着那些人一个个被请到警察局,顾瓷目光冰冷如寒雪。

  那些人年龄不大,看上去也就只有十六七岁的年龄,最大的也就二十多岁,忽然被叫到警察局,他们惶恐不安。

  等他们真正被录笔录的时候,才感到了害怕。

  在被一句一句的询问中,他们也恐慌的感到如果他们不说实话,可能真的要坐牢了。

  就算不坐牢也会留案底。

  十九二十个人,其中有十个说出自己是受他人指使。

  他们本来就不喜欢顾瓷,那人说他们去拿垃圾扔顾瓷,就是为社会解决渣滓,不仅没有做错,还会收到褒奖。

  一番高昂的鼓励。

  再加上不菲的钱财。

  他们心动了。

阮邪儿

顾瓷:你尿床了!   顾厌:我没有!这是你尿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