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第30颗厌厌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阮邪儿 2021 2020-07-17 19:01:00

  不是那个被丑闻缠身的女明星吗!?

  怎么会和老板有交集!?

  一想起最近这个女明星被骂的有多惨,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就这么钻进老板的车,陈阳不由得后背发凉。

  有些小心的看向老板。

  却见老板注视着她的脸,好一会儿,才开口:“你姓顾?”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问这种问题,但是顾瓷还是点点头。

  他收回目光,淡声对司机说,“开车。”

  他的话,犹如天籁般,让顾瓷的心脏惴然落地。

  唇角扬起笑容,那张艳如桃李的面容,便点上最美的一笔,顾盼神飞。

  “多谢。”

  “去哪?”

  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救她,可他对她伸出援手,顾瓷便真心实意的说,“他们应该只在机场堵我,一会儿您将我随便放在路口就行。”

  “去哪?”男人的眉头微蹙,似乎对顾瓷一直说无关紧要的话而感到不耐。

  顾瓷:......

  她的脸上保持微笑。

  既然这人想送,有车不坐是傻子。

  “明和医院,谢谢。”

  男人抬眼瞥向司机。

  后者心领神会,立马开车掉头,往明和医院而去。

  开车后,里面的气氛变的尴尬起来。

  没人开口。

  以前只有陈阳和老板,陈阳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陆总的性格就是沉默寡言的,可现在又多了一个女人!

  陈阳从来没有在陆总的车上见过女人!

  这是第一次!

  还是个女明星!

  还是个丑闻缠身的女明星!

  还是个已经有孩子的女明星!

  陈阳心里土拨鼠尖叫了半天,直到感觉车上的氛围变得诡异。

  他的目光在二人的脸上不断的闪过。

  自认为小心翼翼,却被顾瓷逮个正着。

  她现在心里极为担心厌厌,脸上连笑容都没有。

  注意到那位助理的目光,顾瓷也没兴趣探究。

  陈阳刚鼓起勇气想和顾瓷说什么,却见她面无表情的挪开目光。

  陈阳:......QAQ。

  顾厌醒来的时候,只看到白色的天花板。

  一股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不停在鼻尖围绕。

  这就是地狱?

  也没怎么可怕。

  他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那个男人失望的目光,别人厌恶惧怕的躲避,他穿着囚衣,监狱门落上锁。

  “你是个怪物!快滚!”

  “他怎么还敢来学校!好恶心!”

  “杀人犯!”

  “你快滚开!”

  在耳边围绕的,是别人或高或低辱骂的声音。

  在监狱里,受了那人的指示,他每天遭受的毒打不断。

  那时候他已经不想活了。

  有什么意思?

  他生来就不被期待,可以随意被抛弃。

  就连他唯一的光,也为了别人把他舍弃。

  顾厌怨恨把他带到世上的那个人。

  既然不愿意养他,又何必生他!

  他来这一遭,究竟是为了什么?

  被人当做臭虫,扔在角落看一眼都觉得脏。

  顾厌捂住自己的眼睛,连成珠子的泪流到耳边。

  保姆刚打完水,便看到一个女人拎着行李箱过来,她看到那女人的眼睛,心中一阵激荡。

  是小姐回来了!

  她赶紧走过去。

  “您回来了!”

  顾瓷点点头,这里的人太多了,她不方便把口罩取下来,“厌厌呢?”

  “还没醒。”说起厌厌,保姆就一阵自责,“都怪我,要不是我的疏忽,他也不会从跷跷板上掉下来。”

  保姆说着还留下眼泪。

  顾瓷拍拍她的肩膀,“不怪你。”

  她急着看厌厌,将行李箱交给保姆,便走向病房。

  然后,她就看到用胳膊挡着眼哭的小家伙。

  额头上还绑着绷带,看的顾瓷心中一疼。

  脚步匆忙的走过去。

  “宝贝儿,你醒了?”顾瓷将帘子拉上,隔绝旁人的目光,摘下口罩,赶紧走过去。

  她其实想把他给抱起来,又担心碰着厌厌的头,便忍下来。

  温软的女声带着他从未听过的关切。

  地狱的魔鬼都这么温柔吗?

  顾厌想笑,却笑不出来。

  他将胳膊拿开。

  却见一张如芙蓉一样美丽的脸庞。

  她的秀眉紧皱,就这么注视着他,宛如看的是什么绝无仅有的宝贝一样。

  见厌厌一直不说话,顾瓷还以为他碰到了头部,不由轻轻的将手放在厌厌的脑袋上,“是不是很疼,包这么多纱布,吓坏妈妈了。”

  妈妈?

  提起这个词,顾厌的心中就腾起恨意。

  他惨烈一笑,“您也下地狱啦?”

  顾厌的脸苍白到不行,这么一笑,又软又可怜,只是说出的话,让顾瓷心中狠狠一拧。

  “你在说什么呢?”顾瓷觉得厌厌应该是十分缺乏安全感,便小心翼翼的将他抱起来。

  她的怀抱温暖极了。

  柔软又温暖,就像是世上最有安全的地方。

  让顾厌一阵恍惚。

  顾瓷走到窗户旁,拉开窗帘,外面已经走到西方的太阳,流露出温暖又舒适的光芒,他听见抱着他的女人轻声说,“你好好活着呢,妈妈也好好的活着呢。”

  顾厌怔怔的看着夕阳。

  他又注视起自己的手。

  又白又嫩,还带些许肉肉,丝毫不见一点因为时光化作利刃在他手上留下的伤痕。

  “妈妈?”他看向顾瓷,声音又轻又空洞,仿佛风一吹就散了。

  顾瓷看的心疼,只觉的他想念自己想的紧。

  将他搂在怀里,顾瓷的声音有些微噎,“是的,妈妈回来了。”

  她鲜少会关注别人的心情如何,而现在看到厌厌这副模样,心中却感到一阵疼痛。

  带着暖意的体温,鼻尖还有馨香,顾厌抬起手,自己的胳膊上掐了一下。

  很疼。

  霎时,他放声痛哭。

  重生了?

  回到他还没有在福利院的时候?

  他早就忘了自己的母亲长什么模样,也忘记了母亲的怀抱是怎样的感觉。

  他应该恨她。

  恨她把自己抛弃,让他被人践踏,见不到一丝光明。

  可现在,他却无比留恋这个怀抱。

  太暖了,暖到他生不出一点恨意。

  顾厌悲痛欲绝,仿佛是天塌下来了一样。

  顾瓷心里犯愁到不行,皱着眉头,想安慰又不知到底该说点什么好,只道,“不哭了,我不是回来了吗?你再哭一会儿医院都能被你给整淹了。”

  哭的正伤心的顾厌:…...

  

阮邪儿

此时的顾厌还不知道自己亲妈面对他就是个憨憨。   本文设定是轻松向的,有打脸有虐渣,但不会太沉重。   顺便把我们家的陆总拉出来溜溜,求个收藏和评论。   呜呜呜呜呜呜,求你们康康我可怜的评论区叭!它比厌厌惨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