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第26颗厌厌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阮邪儿 2055 2020-07-15 19:01:00

  那一天,无论过多少年顾瓷都铭记在心。

  她得到了触碰音乐的机会,甚至担心自己的双手太过肮脏,而慌乱的去洗干净手。

  站在比她都高的三角钢琴前,她心跳如鼓,整个大脑都是空白的。

  其实刚洗干净的手又开始冒汗,不齐的心律让她感到阵阵眩晕。

  可她不想退缩。

  因为顾瓷知道,这可能是她人生唯一一次触摸她梦寐以求的东西。

  可当手指碰到黑白键,清脆的琴声落在她的心尖,手不停的颤抖,大脑兴奋到了极致。

  她的眼睛亮到发光,仿佛找到了人生的终极目标。

  弹钢琴要比她想象中的难。

  纵使她从老师的弹奏中知道了哪个键对应哪个声音,按哪些键会弹奏出什么样的声音,可理论归理论,到实践上的时候,就是另外一件事。

  最开始指法上的生疏,引的哄堂大笑。

  他们都叫嚣着让顾瓷赶紧下来,别在上面丢人现眼。

  顾瓷镇定得很,熟悉琴键之后,她的动作就利落了起来。

  听着那不算悦耳(对顾瓷而言)的声音是从自己的手下面传出来的,顾瓷就感到一阵阵的颤栗和兴奋。

  等到老师出错的那个地方,她停了一下,认真的看着老师,“你要仔细听!”

  说完,她就将之前老师弹的声音又弹了出来。

  和刚才老师弹的一点都不一样。

  老师面红耳赤,看了一眼琴谱,说道:“我今天没弹错,是昨天弹错了。”

  顾瓷:(°ο°)

  众人嘲笑的声音瞬间就响彻整个教室。

  “原来她根本不知道哪个是乐谱,她是笨蛋!哈哈哈。”

  毫无顾忌的大笑让她的脸瞬间变红,像是被煮熟了一样,头顶都在冒烟。

  顾瓷慌乱的跑了出去。

  那时候她个子很小,俩眼红的像小兔子。

  莽莽撞撞的,一头栽到眼前人的腿上。

  “啊!”顾瓷一屁股坐在地上,她屁股也疼,羞愧交加,张开嘴委委屈屈的哇的哭了起来。

  滚烫的泪水往下滑,她哭的很伤心。

  她在自己最想表达,最想证明自己的领域闹了大笑话。

  “呜呜呜哇哇哇!”

  老者看着坐在自己眼前哭的不能自己的女孩儿,有些想笑,又莫名觉得有些心疼。

  “老师弹的是《小星星变奏曲》你没有听过原版,所以不知道什么样的版本是错的,对吗?”老者蹲下来,含笑的对她说。

  有人给她找到了借口,顾瓷一边呜咽,一边点头:“是,是的。”

  “以前学过钢琴吗?”

  “没有,我买不起钢琴。”

  顾瓷的脸还有点红,但哭声已经止住了。

  脸红纯粹是因为她在别人面前大哭,显得很丢人。

  老者细心的听出了她话中的其他信息。

  “你能听出来老师弹出来的音乐不同吗?”

  “能!”她的小脸红扑扑的,目光闪亮。

  “喜欢音乐吗?”

  “喜欢。”

  老者轻笑,拉着顾瓷的手,朝着走廊外走去。

  --那里迎着光,迈向的地方,是属于音乐的殿堂。

  后来顾瓷才知道,这位老者是当代最著名的钢琴王子,而她,是她的弟子。

  顾瓷学的乐器太多了,各种民族的乐器都有涉猎,因为它们发出的声音都各不相同,顾瓷很喜欢去探究乐器的声音,后来她开始尝试自己写词,编曲,演唱。

  那时候的她犹如一匹黑马,以势不可挡的速度,席卷整个乐坛。

  而现在。

  顾瓷摸摸自己的喉咙。

  嗓子限制她的发声,没有绝对音准,她就没有办法辨别音乐中最细微的差距,哪怕她弹奏的再好听,也没有办法将音乐表达到极致。

  顾瓷垂下眼眸,浓密的睫毛在她的眼下投出暗影,藏起的瞳孔颜色浅淡,承不住那么多的思绪。

  倒在床上,顾瓷沉默了好一会儿。

  一声长吁,短暂的厌世被她抛诸脑后。

  再看向手机时,屏幕上安睡的小家伙,让她神色温软。

  现在,她找到了新的究极目标。

  她安心的挂断视讯,躺在床上,闭眼睡去。

  处在漩涡中央的主角,睡的安稳,可是,有些人却没有办法入睡。

  首都某处豪宅中,一辆宾利驶入。

  管家走过去,将车门打开。

  “先生,您回来了。”

  从里面出来的男人,看上去不过中年,可身材挺拔一丝赘肉也无,身上的高定打理的一丝不苟,面容儒雅,眼尾的几丝鱼尾纹,非但没有折损他的俊朗,更为他多了两分岁月沉淀的韵味。

  他走进房中。

  还未说话,迎头而来一个花瓶。

  “滚!你不把事情解决!别回来!”

  花瓶应声而碎。

  “......”

  “把他赶出去!”

  女声呵斥道。

  “别闹了。”

  中年男人满脸无奈。

  他一边移步走到女人身边,一边说道:“我派人盯着呢,虽然闹腾的比较厉害,但依照咱们孩子的性格,不可能这点困难都挺不过来。”

  “你知道什么!?”女人不让他碰,桃花眼一瞪,“你难道就不想看看我们外孙长什么模样?”

  “你说你和女儿置什么气,一闹就是这么些年,这么多年了,一次电话都没往家里打过,你太狠心了!”

  说着,女人就开始抹泪,声音哽咽,面露悲切,“现在你连亲闺女都不帮,我外孙要是被人给吓着了,我跟你没完!”

  男人:......

  他梗着脖子,又不想服软,“她有困难怎么不来找我,为什么要我找她!”

  女人被他直男语录给气的险些昏厥,不由目露凶光,“你给我出去!”

  将人推搡出家中,女人大声叫佣人把男人的衣服全部打包,“都给他扔盛庭去!只要我女儿没回来谁都不准给他开门!”

  她愤愤的瞪着男人:“顾长宁,你自己一个人过去吧!”

  “一个人过就一个人过!你可别来找我!”顾长宁冷哼一声,坐上车,声音冷冽:“开车!”

  刚出豪宅,顾长宁便扭头,他就不信她真的一点挽留都没有。

  哪知。

  里面的女主人,拢好衣服,命人关上大门,头也不回的进去了。

  顾长宁:......

  差点没被女人的决绝给气个半死。

  “先生,您又何必和夫人置气。”

  副驾驶上的特助有些无奈。

  “那是她和我置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