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第21颗厌厌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阮邪儿 2021 2020-07-13 19:00:00

  网上,对于抵制顾瓷的声音越来越响。

  现在的她就像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只要你骂顾瓷,我们就是好朋友。

  有些人看不过去他们这么骂人,说了两句公道话,就会瞬间被问候全家。

  气的那些人反而维护起顾瓷来了。

  ‘有本事拿出来顾瓷有金主,虐待孩子的实锤,不然少在这里瞎泼脏水。'

  ‘楼上顾瓷舔狗石锤,赶紧滚。’

  ‘说吧,顾瓷给你多少钱,让你来洗她的?’

  ‘xswl,楼上俩人没脑子,人家说句公道话还能喷,职业的吧,少做点这种缺德事儿,以后小心遭报应。’

  ‘了解了一下,顾瓷虐童事件,原本的意思是,顾瓷带孩子吃路边摊,我寻思你们是天天出入大酒店吧?也没见你们看见别人吃路边摊就黑别人。’

  ‘不好意思,之前说了一句顾瓷的公道话,被人连怼三天,老子把话放在这了,现在老子就是顾瓷的粉丝了。’

  ‘楼上加一。’

  ‘加一。’

  ‘顾瓷糊成这样还能有粉丝?买的吧。’

  ‘这里不是你们顾灰(骨灰)的聚集地,赶紧滚。’

  网上吵得天翻地覆。

  顾瓷也没有闲着。

  王导将这只死鸡拿下来之后,再也没忍住,给这只死鸡拍了一张照片,发布到微博上。

  王自荇:坏事做多了,是要遭天谴的。【附图】

  ‘不会是别人给顾瓷寄过去的吧?’

  ‘是哪位好汉?真的牛。’

  ‘王导还是尽快和顾瓷解约吧,她真的带不起来。’

  ‘牛逼,666。’

  ‘大快人心。’

  ‘楼上的人留点口德吧,指不定哪天就是您了。’

  ‘只有我觉得可怕吗?只因为顾瓷未婚先孕,生了个孩子,就被人寄这种可怕的东西,那如果是下一次呢?细思极恐。’

  ......

  发完之后,王导就没怎么看手机,因为那位被自己气走的大小姐来了。

  王导冷淡的打开门。

  戚雅满脸堆笑:“王导,您吃了吗?”

  “你来干什么?”

  这么不欢迎的口吻,戚雅仿佛没有看到一样,谄媚的笑容看上去虚伪至极,“我经纪人从隔壁市带了点特产,想着给您尝尝。”

  戚雅身后的助理立马站出来,大包小包,全是腊肉。

  王导在剧组里是出了名的喜欢吃腊肉。

  特别是川地的,要是可以,王导能天天吃。

  王导还没抬手,戚雅那双漂亮的眼睛就开始蓄起眼泪。

  “我知道之前做的事情太过分惹到您的不快,我以后再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了,希望王导能再给我一个机会。”

  “等下我就和顾瓷道歉,王导,您就原谅我这一回吧。”

  泫然欲泣的模样,无论哪个男人看到都要心软半截。

  王导平静的看她演了好一会儿。

  自己哭的这么狠,对面那人却铁石心肠,面无表情,戚雅心中把王导骂了个千百遍,最后抽泣两声,最后可怜巴巴的望着王导,“您不愿意原谅我吗?”

  “还有下一次?”

  “绝对!绝对没有下一次了!”

  王导将助理手中的腊肉给接过来,“行了,你回去吧。”

  总算过了这关了。

  戚雅在心里松一口气,“那我先走了。”

  王导哐当一声,将门给关上。

  离开之后,戚雅脸上表情一变,狠狠地哼了一声。

  看着戚雅,助理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

  “雅姐,咱们真要去给顾瓷道歉吗?”

  “道歉?”戚雅瞪她,“道什么道!她自己没本事被我从镜头里挤出去,凭什么让我道歉!”

  助理连忙应是,附和道:“对对对,现在顾瓷在网络上人人喊打,听说今天早上在她窗户前还被人挂了死鸡呢!”

  戚雅冷嗤,幸灾乐祸,“她咎由自取!”

  回到房间后,戚雅看了网上的评论,心情因为王导不识趣的愤愤,立马就转变为愉悦,那些黑粉最好把她那张脸给刮花!看她怎么在娱乐圈蹦跶!

  戚雅无比邪恶的想着。

  他人想法顾瓷暂不得知。

  宋青来找了她一次。

  却见顾瓷该干什么干什么,仿佛根本就没有被今天早上的那只死鸡给吓到。

  二人随便说了一会儿,顾瓷把她送走。

  恐吓艺人的事情屡见不鲜,并不准备就这么轻拿轻放。

  她请旅店里的老板帮忙调看监控。

  也不知道是不是别人有意为之,昨晚的监控根本没开。

  而旅馆里其他的工作人员,也全部摇头,对这件事一问三不知。

  任凭恐吓事件在网上如何发酵,网友们的话中都带着一股逼顾瓷出来解释和发声。

  他们迫切的想要看到顾瓷张皇失措,甚至恐慌的脸。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感到胜利和喜悦。

  而顾瓷现在在干什么呢?

  她倒了一杯水,放在眼前一个怯懦的女孩面前。

  女孩坐在沙发上,双手并拢,放在膝盖上,她低着头,时不时地看向顾瓷,手指不安的搅动,看上去很是害怕的模样。

  “喝水。”

  顾瓷的声线里自带了一股妩媚,可她动作和语气却都十分的利落干净,中和掉那股媚劲儿,就连女孩听起来,都不自觉的红了脸。

  “谢,谢谢。”

  看她喝了水,顾瓷才开口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女孩听到顾瓷的话,这才手忙脚乱的把自己的手机给拿出来。

  “我,我昨天晚上的时候,和朋友一起出去玩,所以回来的比较晚,到旅店,就看到有人在我们旅馆的半空上吊着,因为喝了点酒,我们还以为是什么搞笑博主拍视频,就拍了一下。”

  女孩的神情镇定下来,“本来我们也没有想太多,可今天早上的时候,我起床看到那个热搜,才把这两件事情联系到一起,来之前我还特意去外面您房间的位置,所以,我才想我可能,把昨天那个恐吓您的人给拍下来了。”

  顾瓷接过她的手机,照片里的人影有点晃,但可以明确的看清楚,他手中拿着的黑色袋子,而他所在的位置,确是旅店四楼,她房间所在的位置。

  那女孩见顾瓷面容平静,有些忐忑,“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