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第十九颗厌厌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阮邪儿 2053 2020-07-12 19:00:00

  怼完那些人,顾瓷拿出手机给保姆打电话。

  “事出突然,我希望你能尽快带着厌厌先去其他地方躲躲,不要让厌厌出门。”

  “顾小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顾瓷没把事情告诉保姆,只让她尽快把孩子带走。

  保姆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您为什么不和家里的人联系呢?”

  她什么都不知道,哪知道原身有没有爸妈。

  顾瓷没有谈论这个问题:“尽快带厌厌走,钱的事情,我拍完戏会把钱给你。“

  保姆连忙说道:“能帮到您我也感到很开心,您放心,我很快就会带着厌厌走的。”

  挂了电话之后,顾瓷的脸上浮现出些许冷芒。

  不发威,真当她是病猫吗?

  就看看,是她把这些媒体人教训到叫苦不迭,还是这些人,把她的脊梁骨打断。

  那些媒体人离开不过两个小时,各种关于顾瓷的黑料开始层出不穷的涌现出来。

  水军,黑子,一拥而上,在各种报道上面开始骂她。

  骂她耍大牌,骂她未婚先孕,不知道陪过多少男人,连带着孩子,都被叫上野种。

  连路人看到这些报道,都会第一感觉的将顾瓷代入进一个不知悔改,虐/童,耍大牌的人,下意识的对顾瓷产生不好的感触,很败坏路人缘。

  王导因为网上的事情,也被牵扯其中,甚至有人认为王导也是顾瓷的裙下臣之一,整个剧组,因为顾瓷的黑料而深受牵连。

  这两天拍摄直接延缓。

  顾瓷的经纪公司,开始主动的向媒体表示,自家早已和顾瓷解约,现在顾瓷已经不是他们旗下的艺人,你们要骂去她自己微博骂去。

  顺便还附上了和顾瓷解约的合同。

  她看到这条消息,眉毛轻扬,拿出手机给陈姐打电话。

  “你还好意思打电话过来?”

  “陈姐生什么气,听说我和公司解约了,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一回事?”

  “就算你解约了,你也得老老实实拍戏给公司赚钱,你知道因为你的丑闻让公司损失多少钱吗?”

  “你作为我的经纪人,你又在我陷入丑闻的时候做了什么?”顾瓷轻笑,“还有,我从十八岁签约,到二十二岁,这几年的工资,你们什么时候给结一下?”

  “你还想要工资!?”陈姐猛然变得尖锐起来,“我告诉你,公司一毛钱都不会给你!”

  “那就老老实实的把解约合同给我送过来!”顾瓷神色一凌,厉声呵道,“你可别忘了我那里也有一份王导这部剧的合同,把我惹毛了,我手里的合同,明天就不知道会不会在我手里了。”

  “你敢威胁我?”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顾瓷垂下眼眸:“陈姐,我等着你的解约合同。”

  说完,她便不再给陈姐留任何说话的机会,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公司里的陈姐,面容扭曲,目露怨毒,狠狠的将手机砸在地上。

  心中腾起恨意。

  挂了电话之后,顾瓷盘算起剧组的事情,她知道自己这次呛声对剧组的危害有多大,可她并不后悔。

  这些娱记,就像是那水里的水蛭,吸你血,吃你肉,倘若不知道往上面撒盐,那些水蛭就会把你的血抽干。

  她坐在房间里,看着电脑上的这些报道,面容冷淡如寒冰。

  ......

  阴暗的地下室。

  到处都潮湿的很,门口的纸箱放的杂乱无章,房中地方很小,一张床占了大半的空间,床旁边是一个电脑桌,上面放满了各类的书刊,一股霉味儿传来,让人感到十分不适,不期然间,跑过一只老鼠,带动纸箱的声响,却没有对坐在床上看电脑的人产生一点影响。

  房里没有大灯,只有一个LED灯发出昏暗的光芒,照射着桌子上的电脑。

  桌前的人翻看着这些资料,在电脑上敲下最后一行字。

  他松了一口气,拿起桌上一直没打开的牛奶,一次喝了个精光。

  ......

  下午,顾瓷去找了一趟王导。

  他这两天没有动工,一直在房中呆着。

  顾瓷来找他的时候,他还有些惊讶。

  “很抱歉,因为我的问题,连累整个剧组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王导将烟按灭,“要我遇见有人骂我儿子,我也得和他们拼命。”

  顾瓷笑了一声。

  她看到王导的桌子上放着几个本子。

  “这是?”

  “哦,定的主题曲,还没有选好用哪一首。”

  “能让我看看吗?”

  “想看就看。”

  顾瓷拿起来,她仔细的看了作词和编曲。

  里面一共有四首,都算不上太出众,只能说很一般的歌。

  她的手指摩擦着纸张,心中有一个主意。

  她开口对王导说道:“王导,我想知道我公司给您下了什么样的圈套,才让您没有把我开除的?”

  说起这事,王导冷嗤一声,“在你没有爆出丑闻之前,你算得上剧组里咖位最大的一位了,我们请你花了最贵的钱,谁知道你竟然爆出来未婚先孕的事儿,我本来也准备把你给开了,结果被你公司给摆了一道。”

  “里面有两条细则没理清楚,他们不赔因为你的丑闻到来的损失也就算了,我要是把你开了,还要反贴你公司五千万。”

  王导阴阳怪气:“你公司的胃口可真是大啊。”

  顾瓷的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我没什么能赔偿您了,我对音乐有点研究,如果您信任我的话,给我两天时间,我帮您写主题曲。”

  “你?能行吗?”

  他满脸怀疑。

  顾瓷的笑容变得自信,“回头我拿demo给你。”

  “哦对了,您这有调音设备吗?还有乐器。”

  “没有!”

  他翻起白眼,本剧组很穷,什么都靠租,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顾瓷面露遗憾,“那算了。”

  “导演,如果可以,把我的镜头能删的都先删了吧。”

  这还是第一次,有演员主动找他删镜头的。

  王导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事先说好,我并没有什么个人英雄主义的意思,但这件事总归是因我而起,我要负责。”

  话落,顾瓷站起来,“您好好想想,我不打扰了。”

  离开之后,顾瓷就赶紧回自己的房间,开始去琢磨词曲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