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第15颗厌厌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阮邪儿 2009 2020-07-10 19:00:00

  本来今天宋青的戏已经结束了,但看到顾瓷的时候,她还是没有回去,而是安稳的坐在椅子上,喝着温水,看她演戏。

  本来,她是看过顾瓷的一些作品的。

  她对顾瓷的演技没话可说,毕竟这家伙一点演技都没有。

  现在看去,她一颦一笑,都带着王导讲述的那样,有模有样,姑且能打个及格的分数。

  看来顾瓷参演的那几部作品的导演都不会教人怎么演戏。

  宋青垂下眸子。

  秀气的打了个哈欠。

  “我们走吧。”

  她站起来对助理说道。

  “哎?不看了吗?”助理抽回目光,有些沮丧。

  顾瓷这张脸,她能看一辈子都不觉得腻。

  宋青笑骂:“我看你应该是顾瓷的助理才对吧。”

  助理有些不好意思,食指扣扣右脸,带上宋青的东西,和场务打声招呼,才跟上宋青的脚步。

  厌厌在家里认真的完成着妈妈交给他的任务。

  他很聪明,明白拼图和乐高是怎么玩的之后,便找到了窍门。

  要不是顾瓷说要他三天完成一个,厌厌一天就能把拼图拼好!

  他坐在地毯上,仰头看着周围,没有发现妈妈。

  便落寞的低下头,难过的在眼中蓄起水雾。

  保姆做完家务,便看到厌厌躲在角落里,双手抱着膝盖,小小的肩膀一抽一抽的。

  她连忙走过去。

  保姆声音轻柔,“厌厌怎么啦?”

  厌厌不肯吭声,原本抽动的肩膀,这会儿不动了,委屈的哭声就变大了。

  保姆连忙将他抱起来。

  “呜呜呜呜,厌厌想妈妈。”厌厌泪眼婆娑,哭的鼻子都红了,说话时都是抽噎的。

  “妈妈肯定也想你的,不过妈妈现在没时间找厌厌。”保姆拍着他的后背,“等到晚上,厌厌再和妈妈说想她好不好?”

  厌厌的情绪逐渐被安抚,眼眶红红的,但没有继续流泪。

  “妈妈也想厌厌吗?”

  “妈妈当然会想你,不信晚上的时候你问妈妈。”

  厌厌点点头,保姆又带着他看动画,厌厌这才从想妈妈的思绪里抽离出来。

  他有空还看看外面的天空,迫切的等待天黑。

  .......

  王导拍完一场之后,对顾瓷和颜悦色了一点点。

  她是个能听得进去别人意见,又充满灵性的人。

  演技分为体验派,方法派和表现派。

  一个是把自己沉浸在角色之中,一个是假装自己是这个人,另一个则是通过模仿把自己看上去像这种人。

  而国内现在最推崇的就是体验派,只有你把自己带入这个角色,才能演好这个人物,但相对的,体验派会很容易沉浸其中,很难走出来。

  王导更喜欢方法派。

  入戏容易,出戏也容易。

  当然,体验派演员的戏无可厚非

  而顾瓷,他隐隐的看到对方的身上有方法派的影子。

  她很容易就将自己的思想和动作从戏中抽离出来,这就代表着她摸到了表演的门槛。

  这是让王导感到很欣喜的事情。

  拍成一部戏,远远没有把一个对演技一窍不通教成精通演技的演员来的成就感大。

  此刻的顾瓷,还不知道自己拿着拍广告片的三脚猫演技,已经被王导列为可塑之才的行列了。

  她今天的戏份已经结束,正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回去给自家儿子打个电话。

  “顾瓷!”

  拉着行李箱还没有走出去的顾瓷,就被人叫住。

  她扭过头,发现是之前去小镇入口接她的剧务助理。

  他手里拿出一张卡片,“这是咱们剧组住的旅馆的房卡。”

  顾瓷接过来,“多谢了。”

  剧务助理脸上带着薄红,“旅馆距离咱们拍戏的地方有点远,王导让我开车送你回去。”

  没想到王导也是一个细心地人。

  顾瓷勾唇,“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

  顾瓷原地等了一会儿,很快,剧务助理就把车给开到她的面前。

  甚至还殷勤的帮她把行李箱给搬了上去。

  因为资金有限,剧组承包的住所并不算太好,只能算得上合格。

  像宋青和戚雅,她们早在来这里的第一天就把自己住的地方升级了。

  顾瓷左右打量房间,还挺干净。

  她现在不是有钱的人,所以也不奢求房间有多奢侈了。

  将自己带来的被罩床单和枕头尽数换上一遍,顾瓷又在浴室和其他地方看了一番。

  并不是她小心,有些藏在暗处的东西,一旦被人拍下什么画面,那就真的要和娱乐圈说再见了。

  没有在房间里发现什么摄像头,顾瓷才去洗个澡。

  刚从浴室出来,她的手机就在响个不停。

  顾瓷用毛巾包住头发,走过去。

  划开视讯,某个萝卜头就出现在画面里。

  她的目光在厌厌的身上扫过。

  这小家伙应该刚洗完澡,白白嫩嫩的,看着就让人喜欢。

  厌厌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到手机里出现妈妈的身影,眼睛一亮,冲着就大喊:“妈妈!”

  顾瓷的耳朵没被他给喊聋了。

  “在呢。”顾瓷坐在桌子前,把自己护肤品拿出来,问他:“在家闹人没?”

  厌厌连忙摇头:“厌厌听话!”

  “今天做了什么?”顾瓷在脸上涂涂抹抹。

  小家伙掰着手指头,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小肉手给举起来,“玩了积木,看小猪,吃糕糕,洗香香,还有还有,想妈妈,给妈妈打电话!”

  “那你还挺忙。”

  “妈妈今天做什么了呀?”

  “坐车,赚钱。”

  “还有呢?”

  “没了。”

  “不对。”厌厌的腮帮子鼓鼓的,“妈妈没有想厌厌吗?”

  顾瓷瞥他,“想你干什么?”

  无情又冷漠。

  厌厌立马被顾瓷的冷漠无情给震惊到了,今天姨姨还说妈妈很想他呢!

  他的眼睛里浮现水意,“妈妈不想厌厌吗?”

  仿佛只要顾瓷说不想他,下一刻就会有大雨倾盆。

  顾瓷:......

  母子俩人互相对视了半分钟,最后还是顾瓷败下阵来,“你真是我祖宗,想你想你行了吧!”

  听到妈妈确切的回答,厌厌才把眼泪收回去,冲着顾瓷露出一抹又大又灿烂的笑容,“厌厌也想妈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