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第十一颗厌厌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阮邪儿 2096 2020-07-08 19:00:00

  保姆在一旁看着母子俩打趣,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随即拿着手机,把这幅画面给拍了下来。

  她低头捣鼓着什么,顾瓷的注意力都在厌厌身上,并没有看到保姆的动作。

  而寻找零件的厌厌,终于在一个犄角旮旯里找到了那个被顾瓷扔走的零件。

  他脸上挂起灿烂的笑容,冲顾瓷跑来:“妈妈看!找到啦!”

  顾瓷把人抱进怀里,冲他白皙的脸蛋亲了一口:“我儿子真棒。”

  亲完之后,顾瓷自己都楞一秒。

  回过神之后,她看厌厌的目光更加的柔和了。

  厌厌,就是她的儿子。

  陪厌厌玩了一上午的乐高,顾瓷本想去做饭,可那个保姆却争着来到厨房,“做饭这种事情还是让我来吧,您支付我这么高的费用,再让您做饭我心里实在是难安。”

  顾瓷看了她一会儿,随即点点头。

  “不用做太辣的。”

  “好的。”

  吃完饭,顾瓷将前往剧组拍摄地点的机票订好。

  下午,顾瓷将人哄睡着之后,带着帽子和口罩出了一趟门。

  她准备去给厌厌买一点东西。

  她不能冒风险在网上买,万一泄露地址,恐怕要更糟糕。

  顾瓷穿的普通,她对镜头颇为敏感,躲着镜头走,没有一个狗仔能拍到她。

  走进商场,顾瓷就看到一楼正中央正在举行唱歌活动。

  她抬头扭头看过去,大大的背景板上写着“欢唱无极限海选”

  原来是某个唱歌节目的海选区啊。

  顾瓷在心里感叹了一声。

  她的脚步未停,因为帽子的阻挡,扭头时,猛然撞上一堵墙。

  她给撞的鼻子都酸了。

  这墙怎么建在这?

  她抬头。

  眼前的是高定西装。

  再往上性感的喉结滚动,再再往上,一张极为俊美的脸就出来了。

  他的唇微薄,此刻正紧抿着,似乎是碰上极为棘手的事情,在往上,高挺的鼻梁上,有一颗很小的,浅棕色的痣,看上去莫名撩人,对上他的眼睛,这人的目光很锐利,像是鹰的眼睛,深邃又暗藏危险。

  顾瓷还想多看几眼,却发觉眼前这个人的目光愈发的冷凝。

  她收回目光,略带歉意的声音响起:“抱歉。”

  那人的目光落在顾瓷的眼睛上。

  顾瓷莫名的感到一阵压迫。

  听到顾瓷的声音,他便收回了目光。

  “陆总?”男人身后,还跟着好几个同样穿着西装的男人,他们都看着眼前这个人,很是恭敬。

  顾瓷没有再去看他。

  一阵脚步渐行渐远,头顶的压迫感终于消失了。

  顾瓷这才敢将目光看向那群人中央的男人。

  这个人很不友好惹。

  随即收回目光,走向她准备去的地方。

  她要先给厌厌买一个电子用品。

  她干净利落的拿了一个最新款的手机,再去买其他的东西。

  睡衣,内裤,日常穿的衣服,顾瓷挑了好多件。

  她来之前还特意看了一眼厌厌穿的尺码。

  一样买了三分。

  正常尺码两份,大一码的一份。

  保姆告诉她小孩子都长得快,买正常码数穿不了多久就要买新的。

  顾瓷就多买一套大一码的。

  还有小孩儿用的洗漱用品,再加上自己的。

  厌厌的玩具也少,她又拿了好几个乐高和拼图,那孩子喜欢玩这个。

  她又买了几包粗粮面包和一箱牛奶。

  牛奶是给厌厌买的,他多喝点牛奶,能长高!

  零零总总,东西还不算少。

  她正往前走着,忽然被一个走路晃来晃去的人给撞了一下。

  东西洒在地上,顾瓷不由得皱起眉头。

  “抱歉。”那人说话的声音也有气无力的。

  顾瓷抬眼。

  落魄青年,深受社会打压,这种人不少见。

  顾瓷将东西捡起来,从里面拿出一包面包和两瓶牛奶,递给他:“祝你早日找到心仪工作。”

  那个青年看着眼前的东西,没有接,抬眼看向顾瓷。

  她全身上下只有一双眼睛露了出来。

  很眼熟。

  “我并没有施舍你的意思,热心市民的单纯帮助。”顾瓷将东西塞进他的手中,“再见。”

  说完,便匆匆离开。

  青年看着她的背影,刚才那双眼睛,他觉得眼熟极了。

  他抓紧手中的面包和牛奶,嘴唇微动:“谢谢。”

  顾瓷并没有听到他的感谢,不过这也和她没多少关系。

  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顾瓷使出吃奶的劲儿,才将这些东西给搬到了家里。

  她打开门,就听到一阵哭声。

  心中一咯噔,顾瓷将东西放在门口,便急急的跑进去。

  卧室里面,保姆抱着厌厌正哄。

  厌厌一醒来就看不到妈妈,立马就慌了,在家里面找了个遍,也没有看到妈妈。

  他以为妈妈不要他,立马就嚎啕大哭。

  保姆怎么解释都没用。

  顾瓷走过去,“怎么哭了?”

  厌厌耳尖的听到妈妈的声音,他的身体立马朝顾瓷的方向扭,小脸上挂满了泪珠,抽抽噎噎的,还打起了哭嗝。

  冲顾瓷伸着俩手臂,带着哭腔,厌厌冲着顾瓷喊,“妈妈抱!”

  她抬手把厌厌从保姆的怀中接了过来。

  像是找到安全的港湾,厌厌紧紧的抱着顾瓷的脖子,哭的更委屈了。

  安抚的拍着他的背,“妈妈给你买东西去了,你看看,这些都是给你买的。”

  她走到门口,对保姆说:“麻烦你先拿进来了。”

  保姆赶紧将东西拿进来。

  “妈妈要带着厌厌。”厌厌抽噎的说道。

  “可我明天就要去给我们赚钱了呢。”顾瓷平静的看着厌厌的眼睛。

  厌厌一听,哭的更厉害了,“不要妈妈走!”

  顾瓷这回没哄他。

  她的工作性质放在这里,以后出差要更多,要是厌厌这次没有办法接受,以后她想出去工作,厌厌肯定哭的更厉害。

  等厌厌的哭声逐渐弱下来,顾瓷才温柔的把他脸上的泪水擦拭干净。

  “妈妈知道厌厌能听懂妈妈的话。”顾瓷慢慢的,一字一句的和厌厌说:“妈妈现在是大人,要养妈妈和厌厌,所以妈妈要出去赚钱。”

  “厌厌现在是小孩子,外面坏人多,会做对厌厌不好的事情。”

  “所以,厌厌在家里等着妈妈赚钱回来,好吗?”

  顾瓷一说到要离开,厌厌就忍不住落泪,倒在她的怀里,像个林黛玉一样。

  顾瓷觉得厌厌被养的有些娇气。

  男孩子就要有男孩子的样子,不能动不动就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