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第八颗厌厌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阮邪儿 2049 2020-07-06 19:00:00

  顾瓷无奈的将人抱到床上。

  她将门关上,在客厅里准备吊嗓子。

  顾瓷想看看自己的声音究竟能不能唱歌。

  把手机上的录音打开,顾瓷清咳两声,唱起一首难度不大却需要转音的歌。

  转音是一个歌手唱歌必备的一个基础技巧。

  顾瓷录完之后,重新播放。

  有些娇媚的女声逐渐响起。

  原本平静的面容,随着女声逐渐变得扭曲起来。

  顾瓷不信邪的又听了一遍。

  这声音,犹如魔音穿耳,没有一点天籁可言。

  她又练了几首不同的歌曲,听完之后,顾瓷的脸彻底黑了下来。

  针对自己的这副身体的声音,顾瓷有了一些判断。

  音质尚可,可原身恐怕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声线进行练习,音域也窄。

  声音像是女中音,提不上去,往上提接近两度就会破音,更加不下去,声音会变得嘶哑,听上去更加难听。

  除了说话好听,这嗓子没有一点可塑性!

  得到这个结论的顾瓷瘫坐在沙发上,一时间有些茫然。

  她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唱歌和写词。

  舞台是她一声的信仰。

  现在一臂竟然被生生折断,这让顾瓷怎么能接受?

  她在沙发上颓废了一刻钟。

  一个鲤鱼打挺,又坐起来。

  声音往上提会破音是肺活量不够,她可以跑步进行锻炼自己的肺活量,降不下来是因为气息不够平稳,也没有练习过声乐,她可以练习声乐,拓宽音域,只要坚持练习,总有一天她可以重新唱歌。

  无论如何,她都要重新登上那个舞台!

  打定注意后的顾瓷拿着纸和笔给自己列了一个作息时间表。

  她一忙就是一下午。

  厌厌醒来之后,没看到妈妈,就立马从床上爬下来,费力的打开门。

  噔噔的往客厅跑。

  身后猛然撞上一个小炮仗,顾瓷只觉得自己这一天,被撞得内伤了好几次。

  “醒了?”顾瓷将笔放下,把人从自己的身上扯下来。

  没两秒钟,人又黏上来,扒着她的脖子不放。

  “你是属粘人精吗?”顾瓷把人抱起来,在胳膊上颠颠。

  算了,就当是练臂力了。

  厌厌觉着好玩,搂着顾瓷的脖子,咯咯直笑。

  顾瓷眉宇间也染上一抹笑意,索性带他玩了一会儿。

  晚间顾瓷给自己整了一份低脂的水果拼盘,为厌厌泡了奶粉。

  等他吃完奶之后,顾瓷看着他,忽然想起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这家伙,是不是还要洗澡!?

  她从来没有给小孩子洗过澡!

  昨天这家伙和自己一块去了医院,昨天就没洗。

  有轻微洁癖的顾瓷坐在床上和厌厌大眼瞪大眼。

  良久后,顾瓷有些谨慎的问,“你会自己洗澡吗?”

  厌厌萌萌的眨着自己的眼睛,然后摇摇头,奶声奶气的:“姨姨给洗。”

  那姨姨就是保姆了。

  可保姆要等到明天才能上班,在她没有来之前,给厌厌洗澡的事情只能顾瓷亲力亲为。

  认命的将人抱起来。

  走向浴室。

  “我第一次给人洗澡,疼了说。”

  然后,里面传来水声。

  “妈妈,耳朵疼!”

  “啊,抱歉,我帮你把水给倒出来。”

  “妈妈弄疼厌厌了!”

  “就你皮肤嫩,别吵,我轻点。”

  “妈妈,泡泡进眼里了。”

  “什么?别动!让我给你洗干净!”

  .......

  四十分钟后。

  顾瓷抱着用浴巾包裹的小家伙从浴室里面出来。

  给这家伙洗个澡,顾瓷觉得自己折寿了一年。

  果然,孩子并不像看着那么容易养。

  厌厌的头发没干,顾瓷用一条干毛巾给他擦头发。

  她用力没有那么轻柔,厌厌的身体跟着顾瓷的手而来回晃动。

  厌厌还自己给配了个音:“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顾瓷没忍住,笑了一声,“你嗯什么嗯?”

  “厌厌是小马达,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那你可真棒!”

  厌厌听到妈妈的夸奖,扬起白嫩的小脸,冲着顾瓷露出一抹可爱的笑容。

  顾瓷只觉着自己的心里有一处轰然倒塌。

  她把厌厌的头发擦了个半干。把浴巾从他的身上抽走,用毛毯把人抱起来,准备往他的房间走。

  厌厌察觉到顾瓷的动作,立马就抱着顾瓷的脖子,眼里蓄泪,说哭就哭:“妈妈不要把厌厌放进小黑屋!”

  顾瓷:哪有小黑屋!

  “那是你自己的房间,你怎么说是小黑屋?”

  “厌厌怕!妈妈,厌厌不要自己睡!”厌厌哭的厉害,手脚并用的扒拉着顾瓷,越哭越可怜。

  顾瓷看向厌厌,他布满泪痕的脸上,写满了对他自己房间的恐惧和害怕。

  两岁的孩子......应该没有自己一个人睡的吧.......

  万一小家伙做噩梦,又找不到她,岂不是哭的更厉害了。

  顾瓷一补脑那个画面,不免心软。

  “好了好了,不让你自己睡!”她抬手将厌厌脸上的泪水擦去。

  顾瓷又抱着他回自己房间,“不过我们提前说好,你不许尿床。”

  厌厌抽抽噎噎:“厌厌不尿床,厌厌有尿不湿。”

  听到尿不湿,这下顾瓷安心了。

  她把人放在床上,用毛毯裹好,“你在这等着,我把你的尿不湿拿过来。”

  在厌厌的房间里找了找,很快她就找到了尿不湿。

  之前没仔细看厌厌的房间。

  现在看过去,房间里除了床和柜子,再也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干净得像一个牢房一样。

  恐怕原主看到厌厌就讨厌,更别说给他添置东西了。

  想到这里,顾瓷不免对厌厌多了两分怜惜。

  这间房间,回头要重新装修一下才行。

  在心里这么想着,顾瓷拿着尿不湿回到自己房间。

  还在床上的厌厌露出小小的脑袋,微湿的头发乖巧垂下来,葡萄一样的眼睛直溜溜的看着她,模样又萌又乖。

  “妈妈!”

  顾瓷没理他,低头看着尿不湿的使用方法。

  两遍之后,她觉得自己懂了。

  拿出一片,顾瓷走到厌厌身边,“过来,我给你穿上。”

  厌厌身上现在光溜溜的,也没穿衣裳,两岁的孩子还不知道什么叫羞,顾瓷一叫他,厌厌就能飞奔进她的怀中。

  顾瓷生疏的给厌厌套上尿不湿。

  厌厌摇摇屁股,奶声奶气:“不舒服!”

  “哪不舒服?”

阮邪儿

唱歌技巧纯属作者胡编乱造!仅供娱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