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第七颗厌厌

穿成反派boss亲妈后 阮邪儿 2051 2020-07-05 19:00:00

  收拾好之后,顾瓷将手机和钱包放进包内,这才锁上门,往外走。

  这次顾瓷学聪明了。

  她将电梯停在二楼,力大无穷般的搬着幼儿车,走楼梯到一楼,在另外一个出口出来,在小区里绕了一大圈,从对着正门的小门出了小区。

  这小区距离商场倒是很近,顾瓷淡然的走在大路上,仿佛是一个普通人带孩子一样,任谁也猜不出来她是被黑的体无完肤的那个人。

  不过顾瓷也没有在外面逛太久,她直奔商场里的超市而去,买了日常生活用的东西,路过玩具区的时候,厌厌坐在购物车上动都动不了。

  顾瓷今天在家里转了一圈,都没有发现有厌厌的玩具。

  看着厌厌直溜溜的目光,顾瓷心中微软,推着车走了过去。

  将人从购物车上抱下来,顾瓷说道:“去自己挑个。”

  却见厌厌连忙摇头:“不要,买了没钱,饿肚子!”

  顾瓷眉毛轻扬,倒是没想到这孩子心里还能想这么多东西。

  她的手不客气的抓了抓他的脑袋:“想要就去拿,不让你饿肚子。”

  厌厌的眼中一亮,瞧见顾瓷鼓励的眼神,立马欢快的叫了一声,随即就奔入玩具的海洋。

  周围的人听到厌厌欢喜的声音,不由得在顾瓷母子二人身上转了一圈,然后发出一声善意的笑容。

  旁边紧挨着的就是奶粉区。

  顾瓷跟着厌厌挑玩具。

  这家伙也不贪,拿了一个绿色的小恐龙,还有一个蜘蛛侠,便心满意足了。

  顾瓷又给他拿了一套乐高的积木玩具。

  这才将孩子放在购物车上,去买奶粉。

  她回想了一下出门时给厌厌泡的奶粉的名字。

  “妈妈,那个!”厌厌指着正中央摆放的奶粉,兴冲冲的对顾瓷说道。

  他自己都记着呢。

  “行,就那个。”

  她拿了两罐。

  应该够吃一个月吧?

  新手妈妈在心里预估。

  买好东西之后,顾瓷带着厌厌打道回府。

  这么多东西,顾瓷幸亏带了幼儿车。

  她让厌厌蜷着腿,把一兜最重的放进幼儿车里,另外两兜她自己拎着。

  看厌厌在幼儿车里坐的十分不舒服,顾瓷弯腰,隔着口罩亲了一口他的脸:“辛苦我们厌厌了。”

  厌厌双眸发光,脸上露出清澈又干净的笑容,奶声奶气:“厌厌不辛苦!”

  看着小萝卜头灿烂的笑容,顾瓷竟然也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又被重新注入了力量一般,唇角勾笑,声音变得温和了一些:“那我们回家。”

  “回家!回家!”

  拉好遮盖帘,顾瓷仿佛打仗一样,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小区。

  她看了一眼狗仔所在的地方。

  心中泛起一丝冷笑。

  随后便毫不在意的从那群狗仔的面前走过。

  他们看到一个女人推着幼儿车的时候,还有点兴奋。

  可看她手里大包小包的,没有一点明星形象,瞬间就把她给排除了。

  顾瓷带着顾厌有惊无险的坐上了电梯,成功到家。

  将厌厌从车里抱下来,顾瓷把身上的装备给卸了开始给自己准备吃的。

  她自己也是从娱乐圈里面一点一点打拼出来的。

  一个女明星,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身材管理。

  她没穿过来之前,就有专门的教练给她进行健身指导和训练。

  以前有人在她的营养师上面做手脚,差点把她的喉咙给毒哑了,打那之后,顾瓷在外面少吃,在家自己做。

  久而久之,她自己做的减肥餐还挺好吃。

  顾瓷在厨房里忙活,厌厌就拿着新买的小恐龙在客厅玩。

  他一手一个恐龙,一手一个蜘蛛侠,自娱自乐,玩的不亦乐乎。

  他玩一会儿就会跑厨房里看一眼,见到顾瓷的身影,就又安心的回去自己玩自己的。

  也不知道到底在担心些什么。

  顾瓷自己吃了点,又喂厌厌吃了点,二人的午饭这才结束。

  等顾瓷有空拿起手机的时候,终于发现那位王导给她发了消息。

  王导:后天过来报道。

  顾瓷:OK。

  将去剧组的时间定下来之后,顾瓷才有空去翻剧本。

  她以前的业务都在唱歌上面,唯一的演技大概就是拍mv了。

  厌厌自己拿着玩具玩的起劲,顾瓷则拿着剧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页一页的翻看着。

  王导的剧是一个大女主的剧本。

  讲的是古代替父从军的花木兰的故事。

  花木兰作为翻拍界的大ip已经不知道做过多少次的改版了。

  王导这次改动,写的是花木兰替父从军归来后,获封巾帼将军,她想组建一支只有女子的军团,突破重重阻碍,证明女子不仅不会不如男,更是要比男人更加有韧性,有血性。

  而顾瓷,所要饰演的角色,就是其中第二个被花木兰列为麾下的女人,叫花芸。

  一个考上举人后另取他人后,被抛弃的良家女。

  这个角色充分的诠释了什么叫女人是水做的。

  举人去赶考,她哭着给举人送行,举人金榜题名,她又感动到泣不成声,别人打趣她说要成为探花郎夫人,她羞得回家哭,举人被榜下捉婿,另娶他人,她差点没给哭昏过去。

  最后花木兰看不过去,怒骂她一顿,才把她给骂醒。

  然后,她就顺理成章的成为花木兰麾下的一个小士兵。

  入营之后,她还哭。

  训练太累,她晚上躲被子里面哭,别人受伤了,她又觉得可怜,继续哭。

  最后打仗快输了,她又哭。

  打仗反败为胜,她继续哭。

  这剧本顾瓷看得只觉着自己像是泡在泪水里面。

  这角色确实适合她。

  长得漂亮,不需要多少演技,只要哭就行了。

  看完整个剧本,顾瓷发出一声叹息。

  她只能拿出拍mv的那种三脚猫的演技去演这个角色了。

  把剧本放在桌子上,顾瓷喝了一口水。

  目光落在抱着小恐龙倒在地毯上的小家伙身上。

  她走过去一看,发现这家伙竟然闭上了眼睛。

  这一状况把顾瓷吓了一跳。

  她将忙将人抱进怀里,“顾厌?你怎么了?”

  小家伙在顾瓷的怀里翻了个身,像小猪一样哼唧一声,继续睡。

  明白厌厌在睡觉后的顾瓷:.......你这小家伙是猪吗,睡了一上午还睡!

阮邪儿

五万之前日更两千,如果尽快签约的话,五万后就是日更四千,上架我尽量稳定在日更六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