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沦为偏执大佬的掌中物

第0010章:她是逆鳞,也是救赎

沦为偏执大佬的掌中物 顾李里 2100 2020-06-14 23:56:34

  楚君衍觉得谁惹上江城这三个少爷真是谁的不幸。

  一个疯疯癫癫的像神经病,为了一个女人要死要活,一个护弟狂魔,眼里除了弟弟就是弟弟,没有其他人。

  还有眼前的这个!

  虽然他不熟悉,但他知道这个是江城三少之一赫连图。

  这人刚刚拦车的样子,还有傻傻看着傅情深车子离开的样子,看起来好像不太聪明。

  赫连图这才反应过来,瞅了瞅楚君衍,见自己不认识,英气的眉蹙了蹙,“你是?”

  “楚君衍!傅少爷的专用医生!”说话的同时,楚君衍已经坐回了车上。

  楚君衍,南城有名的大医生,据说他医术精湛,有起死回生的本领,据说每天挂他号,想看他会诊的人,排队排到了京城。

  赫连图这就疑惑了,傅情深好好的带个医生在身边,他爬上楚君衍的车子,不禁好奇,“那家伙的专用医生?看什么?肾亏吗?”

  楚君衍摇摇头,面目表情很是严肃,“傅少有着严重的心理障碍!”

  赫连图像是听到了笑话一般,哈哈大笑,“就他,还心理有障碍?你没搞错吧?”

  傅情深是所有豪门之子当中最幸福的人了!

  家财万贯,家庭温暖,父母恩爱,还有个哥哥把他当宝贝疙瘩似得捧在手心,更有一大堆的名媛淑女围着他转,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唯一一次的不顺,大概就是林楚了吧!

  难道这样就得了心理障碍?

  他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楚君衍像是能捕捉到赫连图的心思,笑了笑道,“他病的很重,前两年在监牢的时候,好几次都弄伤了自己!”

  赫连图大吃一惊,但很快的神色就恢复了正常,他恨恨的道,“那也是他的报应!”

  当年拒绝许深深,后来遇见了林楚,坐了牢,还得了心理障碍病……

  这不是糟了报应是什么?

  楚君衍动了动唇,却没有再出声。

  傅情深和赫连图之间的恩怨,他当初给傅情深做心理治疗的时候知道的。

  傅情深的病情和那件事也是有关联的。

  确切的说,是几件事一起压在了傅情深的心头,才导致他易怒暴躁,到最后无法控制自己的。

  另一边————

  傅南城已经驾着车子来到了梅山矿场。

  海风很大,他的风衣,在风中拼命的飞舞着。

  拉开车门,他用力的将林楚从车上拽下。

  林楚的眼睛被蒙着,手也被绑在身后,他拎着她,好像拎小鸡一样,大步的往海边的岩石上走去。

  黑暗中,林楚感觉到自己被人提着,虽然不知道自己到了那里,但是她能听到海水拍打岩石的声音。

  她猜测这里是海边。

  傅情深一定是想要淹死她!

  “傅情深,你杀人是犯法的,要被判刑的!”

  刚刚她在夜场休息室里等待着一千万买主的男人来接她的时候,几个人进来说傅情深要见她,就把她带走了。

  这一路,傅情深虽然没跟她说过一句话,但他对她那些粗鲁的动作,还有身上的那种杀气,都告诉她,他就是傅情深。

  傅南城依旧没有出声。

  既然这个女人觉得他是傅情深,那就是傅情深吧,反正她马上就要死了。

  从再次看见这个女人开始,他的心里就一直有个不好的预感,他的弟弟将来可能会因为这个女人丢了命,为防止万一,他必须要在自己的弟弟意识到还爱着这个女人前,先解决了这个女人。

  只有她死了,他的弟弟才会正常,他们兄弟才不会再次反目,傅家也不会再被闹得鸡犬不宁,他的弟弟也不会再受伤难过。

  走到岩石边,傅南城将林楚扔在地上,林楚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人就被他推了出去。

  “砰”的一声,她落进了海里。

  海面溅起些许的浪花。

  海水特别的凉,迅速的渗透她身体的每一寸皮肤,涌进她的耳朵,眼睛,鼻子……

  好难受!

  她没有挣扎着,闭上眼睛,想要就这样死去,可是脑海却浮现了几张她熟悉的脸孔。

  姐姐拿着刀到处乱砍时的样子……

  韩时光悲痛欲绝的样子……

  恩赐哭着找妈妈时的模样……

  还有傅情深的!

  傅情深在她耳边笑的像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林楚,你以为你死了,我就会罢休了吗?我恨死你了,凡是跟你有关的人和事,我统统都要毁灭,我要把你姐姐送进疯人院,受尽折磨而死,我要打断韩时光的双腿双手,我还要把你的孩子卖掉……”

  不!

  她不能死!

  她如果死了,万一傅情深对付姐姐她们,怎么办?

  谁来护着她们?

  还有姐姐和恩赐都需要她的照顾,如果她死了,以后谁来照顾她们……

  本能的,林楚开始挣扎被绑着的双手,可是挣扎了好一会,绑着她的绳子也没有松懈,最后她只能靠着两腿不停的蹬。

  她一边蹬着腿,一边朝傅南城喊,“傅情深,你不能杀我,我不能死……”

  傅南城一动不动的站在那,他冷眼看着林楚在水里不停地挣扎,扑腾,标志的脸上尽是讥讽。

  他以为这女人有多倔强呢?

  死到临头,还不是求饶了?

  可惜啊,他傅南城是坚决不会把这种害人精救上来的。

  就那样眼睁睁的,他看着林楚力气耗尽,最后慢慢的没入海底。

  海水依旧汹涌的拍打着他脚下的岩石。

  一颗心好像在不停的颤抖着,傅南城从兜里掏出一包烟,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根,“呲溜”的一声,火光乍现,烟被点燃。

  他两指夹着烟,或明或亮。

  狠狠的抽了一口烟,他以为心会就此平静,谁知比海面还要波涛汹涌。

  他目光沉沉的看向刚刚林楚沉下去的地方,那个女人终于死了,那个女人再也不会挑拨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了,那个女人再也不能伤害他弟弟了。

  他们的生活终于恢复了平静。

  又狠狠的吸了一口香烟,他将烟头扔进了海里,然后转身往岸上走去。

  漆黑的夜晚,整个天空几乎连一颗星星都没有。

  傅南城走到车子边,拉开车门上了车。

  PS------

  礼拜一了,求票票和评论冲新书榜,么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