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沦为偏执大佬的掌中物

第0008章:昔日好友,昔日往事

沦为偏执大佬的掌中物 顾李里 1745 2020-06-13 23:57:05

  哪里是什么财务部,分明是傅情深的专属包房。

  男人刚刚走到门边,门就从里面开了。

  两个服务生站在门口,朝他恭敬的弯了弯腰,“赫少,我们总裁在里面等你!”

  男人好像一点也不意外,快步的走了进去。

  里面的装饰堪称奢侈。

  傅情深单手插兜的站在玻璃窗子前,一只手端着红酒杯,此刻他正望着舞池里已经跳完舞的林楚。

  他竟不知道她还会跳钢杆舞?

  黑色的眸子同外面绚丽多彩的灯光一样,在这漆黑的夜晚变幻莫测,叫人看不清喜怒。

  男人轻笑一声,不请自便的坐在了傅情深的专属座位上,他懒洋洋的着朝傅情深打招呼,“傅少,一别八年,过得挺滋润啊!”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拿掉了脸色的面具。

  傅情深是金煌的老板,每个客人领面具的时候都会登记身份,所以从他现身的那一刻,傅情深就应该已经查过他的身份了。

  加上他和傅情深之前那么熟,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傅情深就会把他认出来。

  “赫少,也过得不错!!”傅情深转过身,用带着审视的眼神看着男人。

  这个男人叫赫连图,赫连家的长孙,从爷爷辈开始,两家就是世交,他们两个从小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可以说,赫连图不脱裤子,他都知道放的什么屁了。

  “如果你打算利用她报复我,那你就错了!”傅情深漫不经心的摇晃着,透明的杯壁激起一阵阵红色的涟漪。

  灯光下,像血一样艳丽。

  赫连图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的眉目飞扬,“傅少怕是想多了,我这次回来是祭拜深深的!”

  末了,他故意补充了一句,“那个女人有那么一点像深深!”

  许深深。

  许家大小姐,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为了她,他可以连命都不要。

  可,许深深心里的人却不是他。

  她喜欢傅情深,只是傅情深不喜欢她。

  十八岁成人礼的那一天,她鼓起勇气当着所有宾客的面向傅情深表白,没想到傅情深当场拒绝了她,她觉得面子下不去,哭着跑了出去,结果被一辆大卡车撞到,不治身亡。

  因此他恨极了傅情深。

  如果不是傅情深太绝,他就是骗一骗,他的深深就不会死。

  后来,他和傅情深掰了,并老死不相往来。

  见他提到了林楚,傅情深放下酒杯,一张脸冷若冰霜,眼神肃杀,“她不是许深深,许深深已经死了!”

  他的这句话,彻底惹怒了赫连图。

  赫连图拍案而起,他指着傅情深的鼻子,“傅情深,深深她是怎么死的?你对她就没有半分的愧疚吗?”

  他激动极了,整个人面红耳赤,“傅情深,你怎么可以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深深她那么爱你,她那么想和你在一起?你怎么可以喜欢别的女人?”

  “赫连图,你他妈的有病就去看病!”傅情深也不甘示弱,他起身一把抓住赫连图的领口,整个人逼近赫连图,咬牙切齿的说,“当年你喜欢许深深追不到人家,知道许深深喜欢我就要我也喜欢,赫连图,你他么的到底哪国的理?凭什么你喜欢的女人我就一定要喜欢?我凭什么要听你!”

  “告诉你,我傅情深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喜欢许深深,更不可能会为她守什么!”

  “傅情深,你他妈的混蛋,那个女人让你坐牢是轻的,她应该让你死才对!”赫连图说着就准备动手,结果才刚抡起拳头,就被傅情深的胳膊挡住。

  傅情深冷冷的盯着他,并出言警告,“那个女人,你要是敢动一下试试!”

  即便他恨极了林楚,即便他想狠狠的折磨她,可那也只限于他。

  别人动一根汗毛都不行。

  赫连图也不是善茬,他朝傅情深扬起一抹戏虐的笑,“如果我非要不可呢?”

  早些年他就听说过傅情深和林楚的事,当时他以为傅情深从大牢里出来一定会弄死林楚的,却没想到傅情深竟留着林楚到现在。

  如今还弄到了自己身边。

  虽然名义上说恨她,要报复她,实际却不让别的男人叫价买她,这不是爱是什么?

  今晚,当他看见林楚站到舞台中间的那一刻,心里不由得就升起了一抹报复的欲望。

  他要从傅情身边抢走这个女人。

  他要利用这个女人来报复傅情深。

  他要傅情深跪在许深深的墓前说爱她。

  “赫连图,你他么的要是敢打那女人的主意,老子灭了你全家!”傅情深忍不住的爆出口。

  这是他第一次对赫连图爆粗口。

  哪怕是许深深刚死的那一段日子,赫连图处处为难他,他也没有这样对过赫连图。

  赫连图更开心了。

  傅情深越生气,就代表越爱林楚,而他,就越要得到林楚不可。

  他笑的很是无害,如春风拂面,声音也温柔极了,“那不好意思了,我已经打电话给你爷爷说,我喜欢今晚这个礼物了!”

  傅情深脸色迅速就变了。

  傅家和赫连家是世交,他爷爷一直很疼爱赫连图。

  就像对他和傅南城一样,凡是他和傅南城有的,赫连图必定会有。

  甚至有时候,爷爷还经常叫他让给赫连图,说什么兄弟就是相互谦让的。

  见傅情深的脸色瞬间变了,赫连图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他笑的越发张狂,“你爷爷说了,金煌,不管我看上哪个姑娘,都可以直接带走!”

  “你他妈的做梦!”

  傅情深愤怒至极,扬起拳头,对着赫连图一直引以为傲的俊脸就是一拳。

  赫连图的脸被打偏。

  他偏着头,舔了舔龇裂的嘴角,有浓浓的血腥味,他更加刺激傅情深,“还有,你信不信那个女人会自愿跟我走呢?”

  这无疑是在刺激傅情深。

  林楚是被他强迫的,对他也没有半分的爱,如果赫连图站出去要带她离开,她一定会十分欢喜跟着他走。

  傅情深只要想到林楚会眉开眼笑的跟着赫连图离开,他就愤怒的想杀人。

  PS-----

  还有一章哦,明日中午更,感谢小仙女们的打赏,求票票和评论打卡哦,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