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沦为偏执大佬的掌中物

第0007章:钢杆一舞,惊动人心

沦为偏执大佬的掌中物 顾李里 2127 2020-06-13 16:12:52

  忽然,一道灯光从上而下投射在舞台中间,一巨大的像箱子样的东西跟随着这道灯光缓缓的落下。

  箱子被红布蒙着。

  看不到里面。

  主持人嘹亮的嗓音在整个夜场的上空盘旋,“我们傅总说了,由于今夜的礼物不是“原厂包装”,今夜低价起拍,一千,只要一千,凡是今夜在场的所有人,不管你是清洁工还是流浪汉,不管你是缺胳膊还是少腿,只要你出的价格是全场最高的,这份礼物今夜就归你所有!”

  没有一个脏字,可每一字每一句都在侮辱。

  金煌,哪怕最低级的“公主”包夜费最少也几万起步,主持人的话无非是在告诉所有人这个礼物连金煌最低级的鸡都不如。

  所有人表示都不信。

  傅情深五年才出手的一次酬谢礼物,怎么可能这么廉价,低级?

  所有人,包括门口的保安和清洁工都纷纷踮起了脚尖,伸长了脖子,都想要看一看这个如此便宜的廉价货到底什么模样。

  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而落,箱子上蒙着的红布被缓缓拉开。

  林楚一身麋鹿装扮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玲珑有致的身躯,除了背部那里的布料不是透明,其他的地方都是透明的,她的皮肤雪白,站在灯光下,极美,极艳。

  下面立刻引起一阵骚动。

  不过不是惊艳的,而是辱骂的。

  A:“怎么是她啊?”

  B:“你们说傅总把这个害人精弄到这里是什么意思啊?”

  C:“不管傅总是什么意思,这女人我们大家还是少惹为妙!”

  其他人觉得C说的很有道理,纷纷点头附和,“就是呢,这女人害过傅总,傅总和傅家怎么可能会让她好过?万一惹上她连累到我们怎么办?”

  听着下面的窃窃私语,林楚知道这些人是认出了她。

  也对,当年她和傅情深的事情闹得那么大,整个江城,估计除了连三岁小孩,没有人不认识她了吧?

  几分钟过去了,不但没有人喊价,人还都渐渐散开了。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

  主持人尴尬的咳了一声,拿着麦克风继续说,“我们的礼物小姐,长得如此美丽,身材堪比魔鬼,经验又丰富的不得了,380式样样精通,一千块,一千块,只要一千块,你们就可以和她共度一夜情缘!”

  说着,主持人直接走到那个一直垫着脚尖的呆呆看着林楚,保安,他故意把话筒送到那保安的嘴边,“这位保安大哥,一千块,一千块你要吗?”

  保安大哥明显有那个色心,没那个色胆,他连连摆手,“不要,不要,我不要!”说完便跑开了。

  林楚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傅情深故意羞辱她的。

  他明知她只要一出现所有的人都会认出她来,他明知道这些人忌惮他,这些人怎么可能还敢招惹她?

  他是故意不让她挣到五百万。

  他就是想要看她沦落风尘,然后像烂泥一样踩着。

  只有那样,他才会高兴。

  忽的,她在二楼的卡座里撇见了一抹熟悉的声影。

  是傅情深。

  此刻他双腿交叠的坐在那里,见她看见了自己,他拿着酒杯朝林楚扬了扬,脸上挂着尖锐又讽刺的笑。

  林楚咬唇,这个男人心里一定笃定的认为在场没有一个人敢叫价买她吧?

  抿了抿唇,身侧的手拽成了拳头。

  她是林楚,她不会坐以待毙的,她不会让他如意的。

  挺直了脊背,脖子也抬的高高的,她就不相信,这些人里面没有和傅情深是竞争对手的?

  想着,她迈腿快步的走向舞池的钢杆那。

  这是专供舞女跳杠杆舞的地方。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长腿一勾,整个人就半空中打转。

  几个动作下来,一气呵成。

  没有音乐,可就是那么美,艳,那么惊动人心。

  原本离散的人又都围了上来,舞池顿时被围的水泄不通。

  “哦……”台下响起了一道尖叫。

  一些人因为这些尖叫,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整个都沸腾了起来,“天哪,没想到这女人还有这一手!”

  “怪不得,当年傅大少那么迷她,原来功夫这么牛!”

  “你们看那腿,笔直,修长,弄起来的话一定很带感……”

  “一千万,本少爷要了!”

  人群里,突然的,毫无预兆的有人喊出了这句话。

  所有人迅速转头,纷纷寻找这道声音的来源。

  只见一个男人背光而站,身材十分高大,四肢欣长,看上去十分的健壮,他的脸上带着一副虎头面具,看不到长相,只看到那一双眸子,在灯光下发着如同枭鹰一般锐利的光。

  他的唇很薄削。

  见众人都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自己,男人笑的十分开怀,仿佛得了这世间最珍贵的宝物,“这么有趣的猎物,你们不要,本少爷可要了哦!”

  声音也十分的好听。

  带着磁性。

  个个面面相觑。

  权贵A:“这谁啊,这么大的胆子,敢买这个麻烦精,不要命了?”

  权贵B:“不知道啊!”

  大家进来后都会有专门的人发面具,每个面具都不一样,除了金煌内部人员,谁也不知道彼此的身份。

  舞池上的主持人脸色变得很难看,幸好各种灯光打在他脸上,不易被别人发现。

  傅总命令他让林楚难堪,但不允许有人带走她,林楚上台前的五分钟,他都私下里给全场客人都发过短信不准她们叫价的,本来一切都进展的那么顺利,谁知现在突然杀出个程咬金来。

  灵机一动,他拿着麦克风从舞池下来,快步的走到男人的身边,问,“这位公子是真的打算出价一千万买我们的礼物吗?”

  他的脸上虽然挂着主持人才会有的标准式微笑。

  可眼睛微微眯着。

  男人从他的眼神里捕捉到了威胁,不以为然的笑笑,张口反问主持人,“我很确定出价一千万,该不会是金煌想出尔反尔不卖了吧?”

  “怎么可能!”主持人早就见惯了各种大场面,这种突如其来的,也经常处理的游刃有余,他指了指舞池左边的方向说,“那里是我们的财务部,公子交了一千万,就可以把人带走了!”

  男人满意的笑了笑,迈着长腿往主持人说的地方走去。

  ps------

  感谢莫忘初心200书币,许许如生2000书币,三十三度灰2000书币的打赏,今晚十一点五十还有两更四千字更新哦,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