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沦为偏执大佬的掌中物

第0006章:他受伤了,她自杀了

沦为偏执大佬的掌中物 顾李里 2043 2020-06-11 18:06:00

  傅南城来不及,他已经一拳打在了那些碎玻璃上。

  血迅速的流了出来。

  “傅情深,你这个傻子,你醒醒!”傅南城紧张的上去抓住他的手,怕傅情深继续利用这些碎片去伤害自己,他死死的抱着傅情深,然后着急的朝楚君衍喊,“你弄好了没?”

  楚君衍已经准备好了镇定剂。

  他走上前,给了傅情深一针,针管里的药慢慢推进傅情深的身体里。

  直到那双被怒火烧红的眸子,渐渐变得冷静,里面不再有风云残涌。

  傅南城才放开了他。

  楚君衍提过医药箱,动作利落的拿出消毒棉球,眉头蹙了一下,替他擦拭着手上的血水。

  玻璃扎的很深,已经到了肉里。

  还有几道伤口很长,源源不断的往外冒血,必须缝针。

  将血水擦拭完,他又拿来工具,蹙着的眉头才稍稍的放下,他没好气的挑眉揶揄傅情深,“大少爷需不需要来一针麻药缓解一下疼痛啊?”

  傅情深白了他一眼,这家伙是故意的。

  明知他从不用麻药的。

  他气呼呼的模样瞧在楚君衍的眼里,像一个委屈的小媳妇,楚君衍笑了声,不知他是不是故意的,镊子捏住玻璃渣的时候,特别的疼。

  傅情深蹙了蹙眉。

  楚君衍终于不在嬉皮笑脸,他冷着一张俊脸,“我还以为大少爷不知道疼呢?”

  “抱歉,我刚刚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傅情深看着玻璃渣子一片一片的从自己的手背上取下来,血顿时往外冒,眉头蹙的更甚。

  来这里之前,虽然他也火大,但他都能克制住自己。

  是林楚的那一句,“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直接杀了你?”真正的激怒了他。

  她害他坐牢不算,居然还想要他的命?

  那一刻,他体内好像有座即将爆发的火山,他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只能靠摔东西,惩罚自己来宣泄。

  傅南城看不下去,双手抱着肩站在傅情深跟前,双眼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像是不想要错过他的每一个神情,“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个女人?”

  声音异常的冷漠。

  傅情深抬头看了他一眼,脸上随即扯出了一抹讥诮的笑,“怎么可能?”

  他对那个女人只有恨。

  恨之入骨的恨。

  有一天,她就是死在他跟前,他也不可能会心软一下。

  “没有最好……”傅南城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地上傅情深被摔坏屏幕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的话被打断。

  三个人齐刷刷的看向手机。

  屏幕虽然被摔坏了,却能看到是谁打来的。

  是陈经理。

  傅南城的第一反应便是和林楚有关,他看向傅情深,想看傅情深什么表情。

  傅情深脸上的表情冷冷的,和刚刚没多大的变化,他见傅南城瞧着自己,对傅南城说,“南哥,麻烦你替我把手机拿过来!”

  傅南城点了点头,弯身将手机捡起来给他。

  他立刻接了起来,里面传来陈经理的声音,“总裁,她刚刚自杀了……”

  “不是叫你看住她,你干什么吃的!”不等陈经理把话说完,他像恶狗一样,一口咬了上去,体内刚刚平静下来的怒火又迅速的“噌”起。

  一双眸子似乎要滴出血来。

  这个女人竟敢自杀,还在他的地盘?

  她是嫌害他害的还不够,又想给他加上杀人的罪名吗?

  陈经理从来都没见过自家总裁像今天这样暴躁易怒,吓得说话也不利索了,“总……总裁……她没事……被小李救了下来……”

  听到她没死,傅情深体内的那股恨意稍稍的减褪,漆黑的眸子也迅速的沉了下来,他冷冷的道,“看好她,她如果死了,你们跟着她一起陪葬!”

  她害他坐牢,还想要决定自己的生死?

  想的美!

  在他还没有消恨之前,谁也不能决定她的生死。

  她的命是他的。

  傅情深不知傅南城一直盯着他看着。

  眼睛眨都不眨的那种,好像眨一下就会漏过最重要的东西。

  蓦地,傅南城的心头涌出一丝不详之兆,他隐隐的有一种预感,将来有一天他这个弟弟可能还会做出比伤害自己更疯狂的事情来。

  暗暗的咬了咬牙,傅南城想,他要做点什么才行。

  …………

  此刻,七楼的造型室。

  陈经理双手叉腰的站在换衣间,她厉声命令一屋子的造型师和保镖,尖锐的嗓音冲斥整个房间,“总裁说了,她如果死了,我们所有的人都要给她陪葬,所以你们都要给我把她看好了,一刻也不能放松!”

  就在刚刚,她接个电话的功夫,林楚差点就用水果刀割腕了。

  幸好她回来的及时。

  不然,这会她们这里已经血流成河了。

  随即,她手随意点了点几个造型师,“你们几个给她换衣服做造型,二十分钟内她必须要上场!”

  傅情深只给了她半小时。

  已经过了快十分钟,她们必须要抓紧时间才行。

  林楚知道自己无法反抗,连死也死不了,她只能认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任由她们脱下身上的衬衫,又让她们给自己穿上特供的宠物服。

  这是一件小鹿服,穿在身上就像一只小鹿,加上衣服该遮的地方布料都是透明的,穿在身上,身材显得异常妖娆,魅惑。

  这是权贵们喜爱的宠物游戏。

  站在镜子前,林楚都能清晰的看见自己身体的特殊部位。

  几个造型师早就被她的样子给惊艳住,这种权贵们玩乐的场所,从来都不缺乏美女,可这个女人不一样。

  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面不惨一丝杂质,仿佛是这世间最干净,最清澈的泉水。皮肤如上好的瓷器,细腻,白皙,鼻子小巧却十分挺立,唇不点而红。

  小鹿服穿在她身上,好像迷路的鹿儿,灵气逼人。

  令人迷之向往。

  楼下的场子被打的火热。

  主持人高亢的声音在整个大厦响起,连大厦外面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接下来是我们的特别节目,为了感谢各位老朋友一直以来的支持,金煌决定今晚送一份特别的礼物给大家!”

  一听到特别的礼物,所有人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五年前晚上的那个礼物。

  鲜嫩,美好的让所有的人都颤了心。

  他们砸下巨资,只想做那第一个采撷鲜嫩的人,只可惜到最后,那礼物归了别人。

  一听说,今晚又有神秘礼物。

  他们的第一反应,又是像那晚一样鲜美,甜嫩的美人儿。

  纷纷雀跃而起。

  权贵一:“奶奶的,老子今晚非要做那人**之人!”

  权贵二:“放屁,分明是本少爷,那礼物非本少爷莫属!”

  权贵三:“今晚,谁也不准跟老子抢!”

  见他们争论不休,主持人知道自己预热做的很成功,朝远处打了一个响指,整个夜场陷入黑暗中。

  在场的所有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这个礼物从天而降。

  PS-------

  更新来啦,求票,求支持,小仙女们别怕,很快就有甜甜的了,么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