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第0098章 旅途中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宁小白 1160 2020-12-23 08:03:00

    二月十二日,吃完美味的佛跳墙,李星星跟随赵海云等人登上前往燕京的列车。

  特快列车,高级软卧。

  这是李星星和随行人员住的。

  双人包厢,上卧下座,还有靠窗的一张桌子,三餐均由列车提供,还有茅台酒和果汁、面包、饼干、糖果等紧俏物资。

  如果以为待遇很豪华,那就大错特错了。

  詹姆斯夫妇和赵海云住的均是一间卧室,带着独立的卫生间和餐厅,配有会客室,宛然就是小型的简单版总统套房。

  而列车的外表和普通绿皮车没有两样。

  简直就是那什么?

  内有乾坤。

  李星星真长了见识,六十年后她坐火车,都没享受这种级别的待遇。

  相比六十年后的车速,此时的火车跑得不算快,据说得二十个小时才能抵达燕京,时间难熬,赵海云教詹姆斯夫妇打麻将,三缺一,叫上李星星。

  打麻将,李星星不是很在行。

  老爷子觉得赌性重,不是好东西,没教她,只跟同学们打过几次纸牌。

  一把十块钱,接连输了十几把。

  “星星,原来有你不会的东西呀,我赢了好几把,你却没有赢一把。”詹姆斯太太掩口而笑,无名指上的一颗粉钻鸽子蛋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李星星摸麻将牌的手却干干净净:“我是普通人嘛,做不到样样精通的!”

  詹姆斯太太很喜欢和她聊天,因为她不像别人那么拘谨,反而有一股说不出的洒脱,那是一种见识过大世面的涵养和气度。

  赵海云先是暗暗称奇,后来化作十分欣赏。

  实在是个妙人儿。

  无论詹姆斯夫妇提到什么话题,她总能搭上一两句,往往又自嘲略懂皮毛。

  提到国粹,她更是妙语连珠。

  就像这会儿,她跟詹姆斯夫妇说起了麻将的历史,“麻将牌,又叫麻雀儿牌,麻雀儿是一种害鸟,喜欢偷吃粮食,据说最开始的麻将牌是太仓的‘护粮牌’。”

  “什么是护粮牌?”詹姆斯先生打断她。

  詹姆斯太太道:“保护粮食的牌子?可我看玩法和保护粮食没有一点关系。”

  “有关系的,玩麻将的术语和捕捉雀鸟保护粮食分不开关系,这就要说到很多很多年前了。那时,太仓是皇室的粮仓,囤积大量的粮食,引得鸟雀铺天盖地,损失不少,于是粮仓管理者就发明护粮牌,用来奖励捕捉鸟雀保护粮食的下属。护粮牌是竹制的筹牌,记录下属捕捉鸟雀的数目,用来发放奖金。”

  李星星先把起源说给他们知道,然后拿起一个麻将,“上面的符号、玩法和术语其实都和捕捉鸟雀有关。万是奖金的单位,筒是火枪筒,束即索,用细绳串起来的鸟雀……”

  碰是枪声,和同鹘,鹘是捕捉鸟雀的鹰,等等等等。

  詹姆斯夫妇听得大开眼界。

  “你们的祖宗太有奇思妙想!和了!”詹姆斯太太开心地叫,“给钱,给钱!”

  李星星又输了。

  见她跟前的钱所剩无几,赵海云叫人拿一沓大黑十放在她手边,继续玩。

  给他们端茶倒水的列车员忍不住私底下和同事说道:“国家不是禁止玩麻将的吗?他们竟然顶风作案,玩得可疯狂了,一把就输掉我一个月的工资。”

  年轻列车员的疑惑,换来同事无声的讥笑。

  有个老前辈比较好心地提醒道:“无论他们做什么,你看着就行,谨言慎行,别评价。你没见过,不见得不存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