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从现代飞升以后

第七十二章 您想做什么呢

从现代飞升以后 郁雨竹 2057 2020-07-09 12:00:00

    清风和娄子尘等人也都选了一枚玉简。

  这些玉简并不都是魔族的功法,可能是因为她是个半魔的原因,她收集了不少人修的功法。

  能够被渡劫期的前辈放在修炼室的功法品级自然不会差,大家都很心满意足。

  就连许贤都忍不住将这些玉简从头到尾摸了一遍,然后就要往空间里收,他收了一枚玉简,伸手再去收一枚时却被推开了。

  许贤一愣,伸手再去拿,发现他的手在快要触到玉简时再次一滑,被推开了。

  他不信邪,运起灵力就去拿,却不知道碰到了哪个点儿,修炼室里一阵震动,所有人都被瞬间传送了出去。

  易寒在传送阵亮起时下意识的抓住了林清婉,而他们在传送出去时还能听到许贤啊啊啊的叫声。

  和林清婉一样,易寒第一时间想的是,那些没来得及收的宝贝怎么办?

  林清婉和易寒才一落地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味,俩人立即看向四周,就见他们正置身花海之中。

  抬头一看,天上的大太阳挂着,显然,他们出来了,只是这个地方不知道是在哪里。

  这是一片以粉色和紫色花居多的花海,非常的漂亮,如果是去旅游,林清婉一定很有心情拍上几张照片。

  但这会儿,这块未知的地方有可能潜藏着风险,尤其许贤他们不知道传到哪儿去了。

  俩人便没有更多的关注这片花海,而是手牵着手往外走。

  走了好一会儿,他们就看到前面一片竹林,竹林背后隐隐有一栋房子。

  俩人脚步一顿,走上前去。才进入竹林,他们便看到了后面的一座田园式的小院子。

  院子用篱笆围着,矮小的竹门正对着他们敞开,显得毫无防备。

  林清婉和易寒相视一眼,牵着手慢慢的走上前去,一脚就踏了进去。

  俩人一只脚站在院内,一只脚还在院外,俩人滑稽的停住,却发现什么事也没有。

  这简直很不修仙界,于是俩人把另一只脚也给抬进来了,依然什么事也没有。

  门内没有阵法,也没有陷阱,似乎就是很正常的农家小院。

  俩人走到木门前,林清婉伸手要推,易寒抓住她的手,将她扯到身后,自己伸手慢慢推开了那道门。

  门内一桌四椅,一床俩人而已。

  俩人……

  易寒和林清婉看着盘坐在床上的人,以及站在桌子边的人愣了一下,然后快速反应过来,往后退了一步,躬身道歉,“晚辈等贸然前来,冒犯之处还请两位前辈见谅。”

  屋里的人没回话。

  易寒和林清婉便相视一眼,觉得这是人家的住处,不请自来,还进门去的确很不礼貌,于是伸手将木门给关上了,又道了一次歉,“打扰前辈们了,晚辈等这就离开。”

  易寒和林清婉行了一礼,转身便要离开,已经关上的木门突然啪的一声又打开了。

  俩人吓了一跳,下意识回头看向屋内。

  屋里一站一坐的俩人依然没动静,这下易寒发现了不对,站在门口看了好一会儿道:“坐着的那位前辈好像仙逝了。”

  俩人相视一眼,这才小心翼翼的走进去,确认坐着的那位修士的确没了气息,但他面容祥和,倒像是自然坐化。

  易寒这才绕到站着的那位修士前面,发现他眉头紧皱,眼睛紧闭,呼吸有些急促,便知道他是陷入了幻阵之中,当然,也有可能是别的阵法里。

  易寒和林清婉对视一眼,都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是哪儿,不知道木屋的主人是谁,自然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而且这屋里的东西简单至极,一眼便能看到底,要说奇怪,那就只有一个奇怪的点儿,那就是这屋里的东西都是凡品,一件修仙物品也没有。

  所以话说,屋子中央站着的人是怎么入阵的?

  易寒和林清婉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站在屋中央的修士,看着四十许,留着胡子,面色沉郁,修为嘛……

  俩人忍不住一惊,看不出来……

  所以这人的修为一定在他们之上,再感受一下他的威压,易寒和林清婉想也不想便决定离开。

  这人应该是个化神。

  好歹飞升也有好几个月了,他们早摸清楚了,像在修仙界这种有可能跟你抢机缘的人,当然不可以靠口才把人劝退,绝大多数人是直接一掌把人轰死,然后再独享机缘。

  这小院子看着很平凡,偏偏来了一个化神修士,他们当然要走啦。

  只是俩人转身才走到木门前,木门啪的一声在他们身前关上了。

  易寒和林清婉一时没动。

  他们倒可以使用穿墙术,但他们觉得这穿墙术多半也没用,所以他们就不冒险去试了。

  易寒问:“怎么办?”

  林清婉就皱眉,“首先我们得知道,是谁关的门,是谁想我们留下来。”

  易寒和林清婉一同看向床上打坐的尸首,都忍不住寒了一下,后退了两步看他,“难道是他的魂魄没散,还在这儿?”

  易寒咽了咽口水,安抚林清婉道:“别怕,清风他们不也是鬼吗?”

  说的也是,林清婉放松了一些,和易寒小心翼翼的上前,对着他作揖,“前辈有什么遗愿还请明示,我和我丈夫但能做到的,一定尽力而为。”

  屋里什么反应也没有。

  难道他们想错了?

  俩人不由把目光瞟向桌子边的化神修士,想想又觉得不可以,把目光移回来。

  他们进来这么久了,那化神一点反应也没有,显然是完全陷入阵法之中,既如此,他当然不可能再有精力留下他们,恐怕他巴不得他们赶紧走呢。

  可床上的死人不开口,他们也不知道他有什么要求呀。

  林清婉试探性的道:“您是想让我们安葬您?”

  屋里没反应。

  易寒问,“或是有什么信息要我们带给您的家人?”

  屋里还是没反应。

  俩人没办法,只能在屋里寻找起来,易寒还试探性的站在化神修士的旁边,学着他的姿态看去,想要寻找他入阵的引子,却什么也没发现。

  最后俩人累了,干脆就拿了椅子坐在床上修士的对面,望着他道:“你到底想让我们做什么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