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从现代飞升以后

第四十七章 渡劫

从现代飞升以后 郁雨竹 2296 2020-06-27 12:00:00

    他这边灵力才走了一个小周天,伤口的血才将将止住,还没来得及愈合,第二道天雷就准备好了,眼见着就要劈下来。

  这下连林清婉都忍不住了,上前两步,紧抿着嘴角看天上的乌云。

  易寒也紧绷着脸,忍不住道:“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就是天道看不惯许贤呗,连假装一下都不愿意,直接要把人劈得魂飞魄散,你们以为偷渡那么容易吗?

  还是光明正大的偷渡。

  许贤却自有自己的道理,他挨了第二道雷劈,趴在地上好久才爬起来,咬着牙继续恢复灵气,此时他已经看不出人样来了,浑身焦黑,混合着绽开的血肉,还有一股肉香味。

  他紧闭着眼睛,似乎不在意天道的针对,抓紧修炼,在第三道天雷下来时,终于丢出一件防御法器,减弱了这一道天雷的威力,但依然把他劈得不轻。

  许贤吐出嘴里的血,将它抹在另一件法器上,两件共同抵挡紧接而来的第四道,果然与他预想的一样,或许是因为他用法器抵挡,所以第四道天雷要直接粗大且强悍许多。

  许贤几乎已经不去思考这些,只知道吸收灵力,修复身体。

  他是重生惯了的人,这时候雷劈的痛苦并不比自己重塑骨肉强多少,所以他心神很镇定,也因此,虽然天雷劈得又急又猛,但他依然能恢复身体灵力和状况。

  雷电同样在滋养增强他的经脉和血肉,虽然看着很凄惨。

  许贤感受到了那股灭绝之意,所以他毫不怜惜的把法器一件一件的往外丢,丢到第七道天雷时,所有的法器都损坏了。

  而此时,许贤连动一下手指头的力气都没多少了。

  他从空间里拿出最后一件法宝,抬头看着天空,眼睛亮晶晶的,他看见头顶的乌云越来越低,云层中闪动着密集的电网,那股威压几乎把他压垮。

  许贤忍不住咧开嘴无声的笑,唇齿间皆是血沫,他想放狠话的,奈何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所以他连最后的狠话都说不出来。

  他感受到了死神到来,但他并不想就此认命,虽然他觉得最后的挣扎也是徒劳,可凭什么呢,凭什么呢?

  凭什么别人修炼就那么容易,他就这么难?

  这条路是他愿意走的吗?

  你是天道就了不起吗?

  明明我不是个坏人!

  许贤忍不住苦笑,虽然也算不得好人。

  许贤抬头看向远处的山崖,神识下意识的延伸过去,只是还没等他和站在山崖上的俩人交流,第八道天雷就轰隆隆的砸了下来……

  这是密集的电网,几乎是不间断的往下劈,黑压压和闪亮亮的一片,易寒他们以肉眼都看不到中间的情况。

  俩人只能用神识去看,去感受。

  易寒的手指紧捏着自己的空间戒指,紧抿着唇看着。

  许贤撑起了那件法宝,整个人卷缩在防御法宝之下,但是情况依然不乐观。

  虽然防御法宝挡下了不少攻击,但闪电通过它后依然有不少落在了许贤身上,最要紧的是,法宝在电网的强势攻击下,它慢慢开裂,最后一道闪电直接把它劈成碎片,落在了许贤身上……

  易寒和林清婉想也不想便冲上前。

  许贤已经不成人样了,他睁着眼睛,似乎一点意识也没有,呼吸浅淡,几乎不可闻。

  而第九道劫雷正在形成之中,和之前的八道一样,它形成的速度之快,简直是不给许贤反应的机会。

  似乎是察觉到下面新增加了两个人,觉得它的权威收到了冒犯,乌云翻滚着越压越低,大有把增加的俩人也给劈成碎片的架势。

  林清婉都没去看乌云,直接上手给许贤治疗,她的灵力有特殊的治疗效果,一层又一层的回春术套下去,许贤的呼吸依然几不可闻,但断断续续的却密集了点儿。

  易寒就知道,现在别说是第九道天雷了,就是一脚都能结束他的命。

  他脸色发臭的从空间里取出那座避雷针,直接安放在许贤不远处。

  这座避雷针有十八米高,易寒安放好后快速的将引下线埋到地下。

  想了想,还是在许贤的另一边也安排了一座避雷针,眼看着天上的乌云越来越愤怒,第九道天雷也快要形成,易寒便拽了还在套回春术的林清婉离开。

  俩人一离开天雷的区域,它似乎就没那么愤怒了,但看着依然很恐怖。

  它翻滚着,似乎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那个蝼蚁,“看见”他丹田里形成的元婴和他的身体一样四分五裂,呼吸也微弱,似乎只需轻轻的一小道小闪电就能彻底裂开。

  不过,它一向不那么善解人意,于是如巨龙一般的闪电往下一劈,把这半边天空都劈得一颤。

  闪电劈下,却没落到许贤身上,而是被旁边的尖塔给吸引过去了,那道闪电直接被引到了地下……

  显然乌云不会思考这些,它只是尽忠尽职的往下啪啪啪,都瞄准了许贤劈去,电闪雷鸣间,劈没劈中,乌云还真没留意,连远远留意这边的其他修士也不是很留意。

  毕竟,他们胆子没那么大,还真敢把神识探过去,仅以肉眼看,那一片都被闪电笼罩,似乎就是被劈着的。

  但山崖上站着的易寒和林清婉却紧紧地把手握在一起,他们清楚的知道,天雷被旁边的避雷针引去了,他们只希望天道不要发现这一点儿,而这两座避雷针能耐用一点儿。

  第九道天雷威势不比第八道差,等它啪啪啪的劈完,正要散去的时候,就察觉到地上趴着的人竟然动了一下,然后察觉到了他的生机。

  乌云显然没想到他还活着,翻腾着不肯散去,更不肯给祥云和灵雨。

  易寒和林清婉紧张的看着,见乌云虽然翻滚,但云层中的闪电的确消失了,便大着胆子飞过去。

  俩人停留在许贤身边,看了一下他的情况,知道他要是再不治疗,恐怕就是不被劈也熬不过去了。

  林清婉见祥云和灵雨迟迟不来,显然是乌云还没弄明白许贤为什么没死,想了想,她便跪下,仰着头对天空道:“我也不知道您能不能听见,如果您能听见,还请您赐他一条生路,您别看他行事桀骜,其实他是个好人,您只看他虽活了六百余年,但身上的积累的功德元光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坏人,不然以他修炼的这种功法,多少坏事做不得?”

  乌云卷了又卷,似乎在思考林清婉的话。

  林清婉继续道:“若您能放他一条生路,他今后逢年过节必三牲六畜,恭敬无比的祭祀您,就当是再生父母一样。”

  乌云卷得更快速了,半响,它终于不甘不愿的飘散,然后天空开始出现橘色的祥云,一场灵雨淅淅沥沥的往下落。

  易寒,林清婉,以及赶到的清风等人全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