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从现代飞升以后

第二十二章 残存的意志

从现代飞升以后 郁雨竹 2094 2020-06-15 12:00:00

    易寒下来,林清婉便接着站了上去,她身上的天道意志残存比易寒的还稍弱一些,但也很明显。

  展广轩看了一眼她明确比易寒少一截的意志残存,有些疑惑,不是说一起飞升的吗,怎么还有多有少?

  易寒对林清婉点点头,林清婉便下了石台,于是大家看向许贤。

  许贤轻咳一声,走到台上去,不仅易寒和林清婉都暗暗绷紧了脊背,清风三人也忍不住上前了半步,目光炯炯的盯着圆盘看。

  灵气才从许贤脚上升起,圆盘中的针就开始转动了,等到灵气笼罩他全身,圆盘中的针就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

  底下观看的俩人三鬼忍不住提起了心。

  然后唰的一下,针一下绷的一下转到了顶端,其残存意志之浓厚,让展广轩和娄子尘一起傻了眼。

  许贤注意观察大家的神色,见他们脸色怪异,也不知道他这是过关还是没过关。

  不过,管他呢,许贤佯装无事的走下石台,抬头看了一眼实盘,见针是转动了的,就笑问,“还有别的检查吗?”

  展广轩纠结,看了看易寒,又看了看林清婉,最后看向许贤,斟酌着问,“三位真的是同时飞升的?”

  三人同时点头,易寒想了想道:“展道友要是不信可以去飞升台那边打听,当时我们三人同时被接引上界是赵达等人亲眼所见的。”

  展广轩就笑道:“我当然是相信易道友的,只是这圆盘表现得也太怪异了,不然,三位再测一遍?”

  三人对视一眼,同意了,于是大家又轮流站了一遍,发现针转动的位置都差不多,许贤的还是绷紧了,要不是圆盘足够坚固,展广轩看着真的很怕那股残存的意志崩坏圆盘。

  展广轩心里存了疑惑,但易寒他们好歹也是元婴,并不好过多要求,不然招揽不成结了仇就不美了。

  他看向许贤,道:“许道友,你是从元婴跌落的,应该受了不轻的伤吧?要不要请位丹师给您看看?”

  那可就露馅儿了,许贤身上的伤已经好了。

  他暗暗的想,他此时自己受个内伤还来得及吗?

  林清婉反应最快,她小声的和展广轩歉意道:“许道友本人就是一位丹师,他已经给自己炼好了药,近来已经好多了,只是重新结婴有诸多困难,所以……”

  展广轩表示理解,毕竟千辛万苦的从金丹结婴,却又从元婴掉落金丹,一定会很郁闷的。

  只是这许贤运气还真好,都修为掉落了还能活着闯过界壁,他虽然是本土修士,从没经历过飞升,但也听说过,修士要过界壁简直是九死一生,有的修士勉强渡过界壁时都去了半条命,修为掉落那还是正常的啦。

  展广轩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安慰许贤的。

  三人三鬼都惊呆了,界壁这么难过吗?

  展广轩让三人稍作休息,他要去准备一些东西。

  娄子尘跟着他走了,“你还是派人去打听打听吧。”

  展广轩扭头问,“怎么,你怀疑他们不是飞升的?”

  想到易寒他们拿出来的手机,娄子尘摇头,“这倒不是,我反而确定他们是飞升的,却不知道他们飞升上来后到底犯了什么事,总之觉得他们都怪怪的。”

  展广轩却道:“是飞升上来的就行。”

  他笑道:“只要不是外头派来的细作,管他们以前做过什么呢。不过这次也长了见识,同时飞升的,天道留在他们身上的意志竟然还不同,以往也有过测量出来的天道意志含量不同,可那都可以理解。”

  “毕竟是不同世界,不同时间,不同飞升台飞升的,报到的时间也不一,所以天道残存意志量不同都可以理解,但今日他们三人是同一世界,同时飞升上来,又是一同来做测试的,这……”展广轩很好奇啊。

  娄子尘也好奇,“难道是跟天资有关?”

  展广轩就眼珠子一转,问道:“你问过他们骨龄吗?”

  “没有,谁会才认识就问这种话啊,万一他们五六百岁,是掐着寿数飞升的怎么办?”

  展广轩道:“不会,看他们的面容那么年轻呢。”

  “结婴以后能重塑肉身,你看修仙界里顶着一张嫩白脸的老妖怪还少吗?”

  展广轩无言以对,然后道:“那我给他们测测骨龄。”

  娄子尘看着他不说话。

  展广轩板着脸道:“我这也是为了准确的统计信息,办身份玉牌本来就是要问清楚的。”

  “你也说了是问的。”修仙界并没有易寒他们想象的那么严格,至少办身份玉牌时上面的年龄是可以自己报的。

  报多报少全靠自己心意,反正你是散修时,你能活多长你自己心中有数,而你想拜入宗门或拜师时,一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测骨龄,你想瞒也瞒不住。

  甚至修仙界内假的身份玉牌也不少。

  因为每天都有死人,他们大可以跟人买一个。

  但他们替换不了身份玉牌里的灵力和神识,所以那假的身份玉牌可以做的事非常有限。

  展广轩决定了要测他们的骨龄,就直接抱了一块大圆球去找他们。

  透明的,上面刻有年龄,骨龄除了摸外,这个方法是最直观便捷的,都不用输入灵力,把手放上去就行,只要手是原装的,那就能测出他的骨龄。

  三人三鬼并不知道办身份玉牌不用测骨龄,所以他们很配合。

  因为他们现代办身份证也要输入年龄呀,当然不是你说多少就说多少,是需要出生证明的。

  更早一点的,没有出生证明,那凡人是需要村委会或居委会开具的证明,而修者直接让修真者联盟摸一摸骨也知道了。

  所以三人特别配合的把手放上去。

  依然是易寒先上,圆球上的骨针指向了一个数字,娄子尘微微瞪大了眼睛,展广轩则是眼中瞬间爆发出惊喜,咻的一声看向易寒,然后哈哈大笑道:“难怪易道友看着这么年轻,真是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

  娄子尘抿了抿嘴,柳栖元在后面看着都惊呆了,他下意识的看向师叔。

  他们师叔眼中闪过懊悔,却一句话也没说。

  柳栖元就忍不住去捅他,上啊师叔,现在身份玉牌还没开始办呢,赶紧上啊。

  娄子尘站着没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